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面具
    拜访女巫不需要挑选时间。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她们的日程表。所以你也无需担心打扰了她们的某些献祭仪式或者其他什么令人恐惧的行为,当然如果你不巧碰到了,并且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也只是你运气不好罢了。也正因如此,起司建议“独眼”如果已经想好了想要打听的问题,不如立刻就动身前往女巫的住处。越早了结此事,也对所有人越有利。

    其实法师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一些报复心理在里面的,面对“独眼”这个将自己弄得手足无措的家伙,起司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里还是希望可以看到对方胆怯的样子。那会让法师的自尊心好受一些。然而或许是命运注定起司今天会注定失望吧,“独眼”竟然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法师的计划,甚至还让起司尽可能多的将有关于女巫的信息分享出来,方便一会儿的行动。

    黄昏笼罩下的苍狮王城,三个人骑着三匹马漫步在人影稀少了许多的街道上。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平常人的吃饭时间,而等到太阳完全落山街灯被点灯人点亮,整座城市又会再次沸腾起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自己家或者餐厅中补充着体力,为接下来的夜晚积蓄力量。

    “在我小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么热闹。不过现在的王城,这么平静的时候已经不多了。”“独眼”的面具在人群中显得十分特殊,所以为了不招惹来过于好奇的目光,他的身上和起司一样披上了一层宽大的带兜帽的长袍。而如果在平时这样一条长袍自然也不足以阻隔周围人的视线,所以起司对兜帽稍微做了一些处理,让阴影遮蔽了兜帽下大部分的部分。

    “如果不是你不愿意摘下那个面具,我们也不需要特意挑这个时候出发,这么早吃完晚饭,待会办完事一定又会饿。”法师骑着一匹灰色带着小块白色斑点的马,在“独眼”的右手边抱怨道。

    “还记得我说过我偷了那些女巫一些东西吗?”“独眼”突然转过头对起司说道。

    “记得啊,你最好把那些东西带在身上待会好还给她们。”法师无所谓的说道。

    “我也想还,但是得经由她们允许才行啊。”“独眼”的声音虽然还是毫无感情,可是起司却在其中听到了一丝的无奈。

    “你是说……你的面具就是……所以你不能自己取下来对吗?”法师歪着头认真的看着“独眼”的面具,一些情况结合对方刚才透露出的细节终于可以肯定了。“独眼”并不是由于个人喜好才一直带着这幅面具的,他会变成这样的真正原因是这张面具乃是他偷窃女巫的赃物,所以虽然女巫们没有杀死他,但是“独眼”也休想摘下这张面具。

    “是啊,巫师先生。我已经戴着这张面具过了多久我自己也快不知道了。起初我十分的想把它摘下来,我曾经试过所有可能的方法,可是……至于后来吗,你知道的,有些东西戴在脸上久了你也就不在乎它是不是你真的面貌了。”“独眼”说道。

    “真是讽刺,如果没有这张面具的能力。我想你也不会坐到今天的地位。你曾经努力试图抛弃的东西最后反而成就了你。如果今天那些女巫帮你摘下这张面具,你,还是你吗?真是讽刺,哈哈哈哈,我原本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如此!本来如此!”起司听到“独眼”的话笑了,他笑的如此张狂,好像随时会从马身上掉下来一样。可是就算起司如此大声的狂笑,那些走在路上的人却也仍然置若罔闻。

    而起司可以笑,影子却不行。这个“独眼”手下最信任的杀手现在背后直冒冷汗,本来他以为起司只是一个普通的交易人。最多是有些手段和胆量罢了,谁曾想到这位居然是一个正牌的巫师!而且从刚才的闲聊中他也已经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如果可以的话影子宁可去刺杀一个侯爵。要是起司刚才讲的话都是真的……见鬼,那些女巫恐怕比他见过最可怕的东西都要吓人。现在他又听到了自己老大最大的秘密,影子总有一种无论此行结果如何自己都会被灭口的感觉。

    “别怕,影子,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或许很私密。但是其实我脸上的面具为什么拿不下来并不重要不是吗?”“独眼”自然注意到了自己手下的情况。他出声说道,“就算你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呢?曾经偷窃过女巫从而被她们诅咒的人,你不觉得这反而会让我更加神秘吗?”

    “好吧,头儿,你说了算。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其实我还是很希望您能解开这个诅咒的。老实说我也很想看看您的样子。”影子耸了耸肩。他本来就是游走于生死之间的杀手,心理承受能力远远高于一般人。

    “是吗……老实说过了这么多年。我都不记得自己原本的样子了。”“独眼”低声说道。

    “你最好记起来。如果你彻底忘记自己的相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那张面具揭下来之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起司深知这种长期受到诅咒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原本某些特征的人在解开诅咒时会变成什么可怕的模样。这方面的知识说起来还是在咒鸦的实验室里得到的,像是“独眼”这种情况,如果彻底忘记了自己的相貌,那么他很有可能在揭开面具的时候失去所有的相貌……简单来说,整张脸变成一个鸡蛋壳。

    “好了,比起那些事情。我们先得想想怎么让那三位女士回答我们的问题。”“独眼”难得的岔开了话题,看来就自己身上的诅咒,纵然是这个人其实也心里没底,“我没记错的话,她们就住在这附近。但愿这么多年过去她们没有搬家。”

    “放心,女巫是很懒散的。只要没有被人拿着草叉和火把堵在家里,她们是不会轻易搬家的。因为汤锅很不好搬啊。”起司说道。同时开始环视四周的环境。在几人刚才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早就偏离了王城的大路,四周紧凑却整齐干净的建筑说明这里住的人都是一些有着稳定收入却并不富裕的人。

    “那里,门口有蜡烛的那一家。”起司在闭眼感觉了一下周围空气中流动的魔力之后做出了判断。他扬起下巴指了指一条小巷深处的一栋房子。这栋青色砖石砌成的建筑物的门口摆放着三根黄色的长蜡烛,或许是基于主人某些特殊的信仰吧,那三根蜡烛分别摆放在通往屋门的三阶台阶的左边。蜡烛上随风晃动的橙色火焰看起来是如此的令人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