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叩门
    “呼……真不知道这些女巫是怎么有钱买下这栋房子的。就我所知虽然这个区域的房价不是很离谱,可是也不会是一般人可以轻易拿得出手的。”影子看着不远处的那栋青色的房子小声说道。而他之所以会这么说,自然也是因为就算以他作为杀手的高回报,目前的存款也不够支付这栋房屋的价钱。按照影子的想法,既然女巫自身的存在已经远超了凡人,那么她们自然不会去做凡人的工作,而也因此,女巫们的金钱来源就是一个问题了。

    “这还不简单,只要她们愿意,我相信随时都可以得到大量的金钱。不提巫师先生提到的诅咒这样危险的能力,每一个女巫都是出类拔萃的药剂学大师。”“独眼”说道。他说的也没错,如果女巫愿意贩卖她们效果强大的药剂产品,想要获得大量的金钱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那恐怕并不可能。女巫的药剂自然有着其独特的效果,甚至有时候其效果会无以伦比。但是就我所知,女巫从来不以金钱作为自己交易的代价。她们只对一种东西感兴趣。”起司说着,率先翻身下马,这倒不是因为法师想要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礼貌一些。而是越接近那栋女巫的房子,他骑着的马匹就越抗拒继续前进。动物较为敏感的部分使得它们拒绝靠近危险。据说唯一可以靠近或者说愿意靠近女巫所在的建筑物的动物只有两种,渡鸦和黑猫。所以也有一些狩猎女巫为生的猎人依靠着这两种动物来寻找躲藏在城市中的女巫。

    看到起司的动作,余下的两人也注意到了自己坐骑的异状。而既然法师已经下马,他们自然也不会认为自己可以强制马匹走到建筑物前。于是很快,三人就决定将马匹拴在街角,然后徒步走到了有着三层台阶的房门旁。他们站在台阶的前面,但并没有人敢率先踏上那点着蜡烛的青色石阶,虽然“独眼”和影子都对起司投去了疑问的神色,可是法师却也没有做出下一步的指示。

    过了几秒钟,还是“独眼”等的不耐烦了,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影子走上去敲门。影子虽然对自己老大的命令显得不情不愿,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却也没有其他选项供他选择。无奈,这位年轻的杀手缓步走上了台阶,而当他踏上那青石做成的阶梯的时候,放在台阶上的蜡烛火焰慢慢的变成了明亮的黄色。

    “独眼”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幕诡异的景象,他想要开口提醒自己的手下。可是却被起司抬手挡住了。在法师的眼中,这三阶台阶和三根蜡烛上都笼罩着奇异的光晕,这意味着想要走上台阶去敲门绝对不像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但是由于女巫的法术多数无迹可寻,起司一时之间也搞不清这个台阶上的法阵是为了做什么而存在的,所以他才会等待其他人先走上去,法师需要观察才能判断这个法阵的具体作用。

    已经站到门口的影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蜡烛火焰的变化。他在回头看了一眼其余两人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敲响了女巫们的房门。

    “叩叩叩!”

    指节撞击木门的声音是如此的清脆。接下来,就是一段短暂的安静,没有任何人回应敲门声,屋子里也听不见脚步的声音。可是就在影子打算再敲击一次屋门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在起司和“独眼”的视野里,影子整个人慢慢的变的模糊,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不见了!看到这一情况的“独眼”下意识的就把脸转向了起司,超乎常识的情景让他迫切的需求法师的解释。

    “别着急。影子没事。他只是被屋主请进去了而已。”起司眯着眼睛说道,他的眼底闪动着魔力的光辉,虽然不像是施法时那么剧烈,但是也足以证明法师正在用不同于常人的视角观察着刚才的一幕。

    在短暂的沉默后,起司眼中的光辉渐渐消失了。他已经对这个小小的入门仪式有了一些了解。甚至通过这个法阵,法师也对屋主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而这份认识,让他对“独眼”说道。

    “接下来,你去敲门。”

    你在逗我吗?!听到这句话,虽然“独眼”没有喊出声,可是他的动作显然是在表达这个意思。可是同伴的抗拒并没有让起司解释自己的行为,他只是歪了歪头。

    “如果你还想看到影子,就去敲门。”法师说道。

    “独眼”到底还是在街头厮混的角色,虽然他对于影子诡异的遭遇心怀芥蒂,但是不论是出于道义还是内心里那股血性,这位地下头目都不允许自己就这么扔下手下离开。活动了一下双手的关节,“独眼”在看了起司一眼之后走上了那道台阶。

    “如果你骗了我,你会后悔的。”他在踏上第一道台阶前对法师威胁道。

    当“独眼”踏上台阶之后,台阶上的蜡烛火焰几乎瞬间就变成了刺眼的红色。这红色不同于火焰的红,而是如同鲜血一样粘稠而且令人心悸的颜色。站在台阶上的“独眼”像之前的影子一样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者说他在踏上台阶之后就对那些蜡烛视而不见了。那股红色的烛火以爆发式的速度快速变大,原本只比小指指节大一些的火苗瞬间窜的足有一人高,而且从火焰中传达出来的愤怒和杀意几乎丝毫不加掩饰。

    但是就在红色的烛火还在增长的时候,起司却动了。法师的手掌遥遥朝向“独眼”,他的口中默默的念诵起某种咒语。起司念的很小心,因为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咒语,如果一个音节的发音出错,天知道下一秒黑帮老大会不会被饱含愤怒的烛火吞没。不过好在法师的施法似乎十分的成功,那些烛火就像是被安抚下来的野兽一样渐渐平静了下去,在几秒钟之后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只不过颜色仍然是红色。

    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站在门前的“独眼”好像都不知情,在他的视角里,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眼前的木门。终于,在起司安抚下了红色的烛火之后,“独眼”也敲响了这扇屋门。

    和刚才影子敲门后发生的情况一致,“独眼”的身影也在敲门后的几秒消失不见了。原本的三人此时只有起司一个人还站在门前。而与他同来的两人都已经消失在了那道青石台阶上。

    法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是重点。三阶台阶并非是偶然,或许冥冥之中自有意志主导了今天的这次拜访,从起司看透的部分来看,想要通过这道阶梯进入屋中,必须要有三个人前后一起敲响房门,而且不能被台阶上的烛火排斥。本来“独眼”因为之前和女巫们有过节,理应无法敲响房门的,但是起司帮他强行通过了烛火的检验,接下来只要起司成功的敲响屋门这个法阵就会失去效力。

    缓步踏上台阶,起司瞬间就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他的视野被压缩到只剩下眼前的屋门。如果是普通人,或许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种异常的现象,可是作为经受过完整训练的施法者,起司在这个法阵中依然可以保有自主意识。虽然十分想要左顾右盼一下,但是法师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求知欲,通过这个法阵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如果在此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小动作而导致法阵崩溃以至于前功尽弃,那么起司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叩叩叩”法师敲响了房门。而这一次,一阵脚步声从门内传了出来。

    “请进吧,不请自来的客人。”一个声音从门后传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木门应声而开。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责怪的表情出现在了法师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