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祖孙
    这个出现在起司面前的女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可能也就比法师和爱尔莎来的大不了多少。而就算以起司这个平日里都是在和非人的存在打交道,以至于没有什么正常的审美观的人看来,这个女人也可以算得上是实至名归的美人。同样的一头金发,在有烈锤玫瑰之称的希瑟头上就让人感觉像是太阳一般的耀眼,可是长在了这位女士身上,却让人恍然间觉得如同见到了秋天的麦田一般丰饶而又充满希望。一双深棕色的眼眸,却不像起司的双眼那样深邃,反而会让人觉得踏实,放心。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着自然的气息,这感觉如果让法师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恐怕就是,她看起来像春天。

    而哪怕这位春天小姐现在看着起司的神色算不上亲切,也很难让法师生出厌恶或者其它的负面感觉,反倒是有几分被人嗔怪的感觉出现在起司的心底。见到起司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那个女人不知是生气还是好笑,总之她就是转过头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叹息,然后伸手将起司从门口的台阶上拉入了屋中。可是在将法师拉进了房间之后,那个女人却从起司身边走到了门外。

    法师的目光随着对方的身影再次转回屋外,他看见刚才还在台阶上安静燃烧的蜡烛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起熄灭了。而这位女士正是在重新点亮这些蜡烛。她有些粗暴的将起司拉进屋子里或许也只是因为法师挡住了她出去点蜡烛的路径。

    “所以我就说你们这些巫师啊,做事未免太粗暴了一点。这些蜡烛虽然只是街边一枚铜币一把的便宜货,可是让它们燃烧起来的引火物却必须是狮鹫油啊!你知道点蜡烛的油要花掉多少钱吗?”像春天一样的女人一边点着蜡烛,一边抱怨道。可哪怕她在抱怨的声音却也依旧让人沉醉。

    “我当然知道,狮鹫油只能够通过狮鹫的尾巴提炼,因为通常情况下野生的狮鹫身上并不会有足以炼油的脂肪。而虽然听说最近有些人试图人工培育狮鹫,但是得到的结果却并不好。所以……”

    “所以什么也别讲,你先给我十个金币再说!”点火完毕的女人关上门回到起司面前,朝着法师伸出一只手,大有一副拿不到钱就不让起司移动的架势。而虽然法师知道仅仅是为了点燃蜡烛消耗的狮鹫油价值应该还达不到十枚金币,可是现在他有求于人,也就没办法指责对方狮子大开口了。

    无奈,起司只能从怀里掏出钱袋,但是他很快意识到,今天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他依然没有穿平日的那身灰袍,所以法师现在的钱袋里的钱恐怕不足以支付十枚金币的份额。

    “现在只有这些,剩下的下次给你。”起司将自己的钱袋交到对方伸出的手上,不知怎的,法师突然有一种被人抢劫了的感觉。

    “哼。”掂了掂手中钱袋的份量,那个女人露出一副今天先暂且如此的表情。然后转头朝着房间里走去,“进来吧,奶奶已经等你很久了。注意别往两边看,尤其是别看墙上的画,你要是把那个也弄坏了我真的会抓狂的。”

    起司在听到“奶奶”这个称呼的时候眼睛抽动了一下,这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是这个三人女巫团中最小的那个。

    跟着女人走入房间,起司看到的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这条走廊两边每隔几步就会有一人高的金质烛台提供照明,而在间隔部分的墙壁上则挂着一些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油画,偶尔还会有一扇看不出用途的门出现在两侧,不知道通向何处。哪怕不用魔力来改变视野起司也可以从两边的烛台和油画上感受到异常的能量,这或许也是对方提醒自己不要贸然观看的原因吧,毕竟这种价值不菲的一次性道具就算是女巫补充起来恐怕也要伤一些脑筋。

    随着二人漫步在这条走廊中,起司可以肯定他们行走的地方绝对不是从外面看到的那栋建筑的内部,显然在通过房门的时候自己就被带进了某些特殊的空间之中。虽然不排除对方再带着自己原地绕圈的可能性,可是从那个女人脸上不耐的表情来看这个猜测可能性并不高。在经过了起司心中默记的第十五扇门的时候,带路的女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她推开一扇挂着一张羊皮作为装饰的房门,走了进去。

    起司跟着对方走入了这个房间,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在这条走廊的深处应该还有着很多的房间,因为法师还没有看到走廊的尽头。这可真是有趣的现象,因为一般女巫并不会十分刻意的经营自己的居所,至少不会设置这么多的防御机关还扩展了如此大的空间。而这个女巫团的住处嘛……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严重超标了。这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这个女巫团体的能量可能远超起司的期望,但是这也是坏事,因为这同时也意味着这些女巫可能在祭拜某些禁忌中的存在,才换来了如此富裕的生活环境。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吗?我还以为你们三人都会出来呢。”起司看到了房中的景象说道。法师走入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一栋林间小屋的内部,墙壁都是由圆木制成的,屋子当中唯一一个石制的部分应该就是燃烧着的壁炉了。这让起司一瞬间有那么些怀疑这里是狼巫露易丝的家,可是虽然在建筑风格上有些相似,这间屋子的装潢却要比住在铁堡贫民区的老妇人家里好太多了。镶嵌着贵金属制成的装饰的茶几,由名贵丝绸做的窗帘无一不在彰显着屋主人的富有和高雅的品味。

    坐在屋子里的人只有一个,那是一个穿着鲜艳红色礼服的中年女人。虽然说是中年妇人,可是她的容貌还没有到褪色的时候,反而在容貌有三成相似的带路的女性靠近她的时候衬托出了一丝不同的成熟风韵。不过即便不从容貌上来看,也可以轻易的看出这两位女士的血缘关系,她们的头发太像了。而如果说为起司开门的女人像是春天一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位妇人就像是秋天,代表着丰饶的收获和沉静的休蛰。

    “我的女儿还有一些话要和跟您同来的朋友要说。毕竟很多年前那个人从她的手里偷走了一些东西,那让她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至于跟您来的另外一位年轻的先生嘛,他在隔壁的房间睡得很熟,我想今晚我们要谈论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红礼服的女士说道,同时邀请起司在房间中的桌子前坐下。

    起司注意到这张桌子上有两个茶壶,一个靠近自己,一个靠近对方。而从靠近对方的那个茶壶里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快的魔力。

    “您已经不能离开汤行动了吗?夫人?”法师坐在了红礼服女士的对面,说道。既然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不像是前一个那么无礼,起司也就改变了自己的用语。

    “这还轮不到你来关心!”像春天一样的女人出声斥责道。但是却被另一个拦了下来。

    “我孙女的无礼还望您见谅。我和她母亲不擅长管理金钱,这个家的生计都是她在主持,所以她现在对于金钱上的损失有些锱铢必较了。”红礼服女士说道,然后继续说,“至于我嘛……您说的是正确的。我已经太老了,老到不能离开汤锅太远,甚至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栋房子外面的世界了。所以您的来访让我这个老人感到十分的欣慰。在这个垂暮的年纪还能看到您身上澎湃闪耀的魔力真是一份难得的慰藉。”

    “您看上去不像您描述的那么老,夫人。在我眼里您依旧美丽。”起司当然知道在这个中年妇人的皮囊下隐藏着的女巫本体很可能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形若枯枝的活尸,女巫世代都在寻找着可以延续生命的方法来弥补她们过短的寿命,在这样的前提下,虽然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可是这样的一个手头资源丰富的女巫显然还是成功活过了超越她应该有的岁月。但是这不能妨碍他去称赞对方的外貌,这无关其他,纯粹是施法者之间的尊重,在很多时候,哪怕你可以,也不要去试图窥视别人真实的面貌,尤其是你朋友的。因为那可能是他或她最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