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婚约
    ..,灰塔的黎明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起司回到了罗兰所在的旅店。正在马车里面整理表演道具的罗兰看见了从街上走回来的起司,以及跟在他身后的珂兰蒂。法师依然穿着昨天离开时的那身衣服,只不过从他的表情上来看,现在的起司可不太高兴。而与之相对比的,则是珂兰蒂脸上的表情。虽然还在为自己奶奶的死而悲伤,可是守护巢穴的老鸟死去也就意味着雏鸟终于可以离开束缚自己的巢穴。虽然从小就在王都长大,可是珂兰蒂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奶奶和母亲的教导zhong度过的,对于这座城市和它的居民,年轻的女巫实际上并不熟悉。

    “呦,一天没看见你你就弄回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姐?你这小子这点可比你老师强多了!”罗兰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下珂兰蒂,他并没注意到这个女孩并不是人类,在老人眼zhong看到的只是一个金发的年轻女子。

    “这位是罗兰先生,是他在城外救了我。同时他也是我老师的朋友。”起司虽然不情愿,可是还是带着珂兰蒂走到了罗兰的马车旁,法师向女巫介绍起了这位胡子长到看不见面貌的长者。而关于起司的老师,珂兰蒂也是曾经不止一次的从奶奶和母亲的口zhong听说过,虽然关于那个人的很多描述都隐晦不详,可是就和起司认为的一样,罗兰作为那样一个存在的朋友,想来也是个十分不凡的存在。

    “您好,罗兰先生。我叫珂兰蒂。”双手交叉放在腹间,珂兰蒂朝着老人微微鞠了一躬,这可以说是十分郑重的行礼了。而原本罗兰还在奇怪为什么起司会跟这个女孩提起他的老师,珂兰蒂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老人瞬间陷入了震惊之zhong,“我现在是起司先生的未婚妻。”

    “原来是起司的未婚……啥!?你说什么?”罗兰原本是站在车棚里跟两人说话的,这一惊之下老人差点从马车里摔下来。诸神在上,他可从来没有听起司说过自己有这么一个未婚妻。

    “她说的是真的?”老人的胡须颤抖着对法师问道。

    而面对罗兰的问题,虽然起司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可是最终他还是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恐怕是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老人将脸再次转向珂兰蒂,问道。

    “珂兰蒂小姐,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起司的吗?”

    “昨天晚上,先生。”珂兰蒂认真的回答道,她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额,珂兰蒂小姐,请你见谅,我这个老家伙恐怕得暂时借用一下你的未婚夫了。”罗兰的眼角抽搐着说道,同时老人以与自身外形不符的强大力量将起司一把拉进了马车的车棚里,并且放下了车棚的帘幕。

    “你小子可以啊!不是说你们这些家伙都是专心于探索奥秘吗?你怎么一晚上就骗了一个姑娘回来!这好歹也是一国之都,你诱拐贵族是要被砍头的!”罗兰在车棚里对起司低吼道。也不怪老人会误会,珂兰蒂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造价不菲,而从她脸上与年龄不符的天真来看,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无良法师勾搭了某个贵族家族里的无知少女,然后带着人家私奔的戏码。

    “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的。”起司的双眼无神的回答道,他现在的内心也是十分崩溃的,“我和她之间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

    “你还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样啊!那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来王都调查的吗?怎么一晚上就多出来一个未婚妻?”罗兰问道,老人的语气十分强烈,可是考虑到珂兰蒂就在马车外,而且布帘的隔音效果并不理想,他还是刻意压低了音量。

    “唉……变成这样我也不想的,事情的变化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关于您说的那位贵族少女,我只能说,她的姓氏是黑珍珠。如果真的有人能诱拐她的话,我恐怕也只有深渊里最资深的魔鬼了。”起司说道。他确实通过契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甚至女巫对于瘟疫的了解还超出了法师原本的预期。可是与女巫的交易也让他背负上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

    “黑珍珠?……你说我现在马车的外面站着一位受到黑猫钟爱的女士吗?”黑珍珠这个姓氏是对女巫的一种隐晦的说法,它源自于女巫用来迷惑世人的美丽外表和受到渡鸦以及黑猫拥戴的特质。罗兰作为一个走南闯北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见闻丰富者,自然对这种说法并不陌生。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大部分人里甚至包括了绝大多数施法者,和一位拥有黑珍珠这个姓氏的女性有交集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是的,我十分肯定。我昨天经历了一些事,而结果就是我现在和她确实是这种关系。”起司说道。

    “乌龟的苍蝇翅膀!你知道和女巫结婚是什么意思吗?”骂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脏话,罗兰对起司喊道。

    “我当然知道。而且您也别这么激动。这个婚约只是暂时的,只要我能解决苍狮的瘟疫,那么婚约就会作废。”法师说道。

    “该死的!你和你老师真的是一个样子,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给我看看你的手。”罗兰说着指了指起司的左手。

    “我们还没举行仪式,我手上没有戒指。而我今天回来找您就是希望您能主持我们的订婚仪式。”法师将自己的左手展示给罗兰看。他的手上确实没有佩戴任何的戒指或者视频,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起司左手的无名指上环绕着一条不起眼的黑色细线。

    “还订婚仪式!听我说小子,如果你还想活命,现在就切了这根手指。我出去把那个女巫骗走,咱们现在就离开这个国家!”老人说道。

    “没用的,我已经签过契约了。想要解除婚约,必须要清除这个国家的瘟疫。”起司苦笑着说道。他当然也想过毁约,但是现在想来葛琳之所以会准备那么严肃的契约,就是为了防止法师反悔。

    “……唉,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懂你们这些所谓的全知者,你们为了这么一些可有可无的信息可以把自己的性命和灵魂都当成是天平上的砝码……还是最轻的那种!”罗兰知道既然起司说自己签了契约,那么也就意味着以法师的能力是没有办法毁约了。老人虽然并没有认识起司几天,可是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起司给人的感觉虽然还是有些阴沉,但是他并不像其他施法者那样对于外界的一切完全不放在心上。这点让罗兰不禁会在法师的身上看到昔日友人的影子。

    “所以您愿意主持我们的订婚仪式吗?”起司问道。

    “主持,为什么不呢?我曾经主持过国王的婚礼,也曾经为巨龙献上过祝福,可是一个灰袍和女巫的订婚仪式,哈哈,这绝对又是一件让我庆幸自己活了这么久的事情。”罗兰说着就拉开了马车的帘幕。而虽然两个人并没有说上多长时间,珂兰蒂姣好的面容已经吸引了很多路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