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眷顾
    ..,灰塔的黎明

    时间稍微往前调整一些,在今早稍早的时候

    生长着粗壮树木的茂密森lin,在这lin间有着一小片的空地。说是空地,其实也长着一层青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花朵点缀在这些野草zhong,装点了有些单调的色彩。在空地zhong央有着一些建筑的遗迹,从仅剩下的这些残垣断壁zhong可以看出来这个建筑物本来应当是十分雄伟且庞大的。但是现在,被藤蔓植物布满的废墟也就仅仅只剩下偶尔被风吹开的叶片下的雕刻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这里是奶奶故乡的lin地。她一直很喜欢这片土地,所以当她决定要迁往北方的时候她就将这片土地一起带来了。”珂兰蒂从废墟的一扇木门zhong走出来,同时对身后的人说道。这扇木门虽然也显得有些年头了,可是还是和废墟的整体并不协调,可以很轻易的看得出来这扇门是后来才安装上去的。

    起司跟在自己的“未婚妻”身后从走廊里走入这片lin地。法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个空间zhong的魔力,如果说之前通过长廊串联不同的房间只是小手段的话,那么带走一整片现实zhong存在的土地就确实足以彰显出曾经的葛琳作为女巫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而且,不同于起司所认为的单纯的将土地及其上面的物质转移,法师可以看到天空zhong飘动着的云朵和更高处的太阳,甚至在这lin间的空气zhong还能嗅到一些来自海洋的独特气味。

    “令人心情平静的地方。”起司评价道。

    “只是看着如此罢了。其实这里的空间也只有一个房间大小,出了这片空地之外的景物只是本来就设计好的装饰。”珂兰蒂向前走去,同时说道。

    “即便如此,这里也已经足够美丽了。我想葛琳女士一定是十分喜欢自己的故乡吧。我能看出来在这个房间zhong的魔力充满着强烈的情感。”这倒不是起司的奉承,当施法者带着某种强烈的感情去施法的时候,他们的魔力自然也会受到影响,虽然这影响可能并不会改变法术的威力或者释放形式,但是当其他施法者靠近的时候,他们确实可以从魔力痕迹当zhong感受到类似于情感的东西。

    “是吗……我们女巫虽然生来就和魔法相伴,但是我们却不能像你们一样感受更多的东西。”听到法师的话,珂兰蒂沉默了一下。作为天赋异禀的女巫,她们确实不会对魔力有这么细微的感知,就像是人不会去仔细的分辨每一次呼吸的感受一样。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起司问道。对于珂兰蒂为什么一早上就把自己带来这个房间,法师还是有些好奇的。虽然理论上两人已经达成了婚约,可是契约也明确说明了只有当起司承认自己无法阻止苍狮王国的瘟疫并且整个王国已经确实毁灭的情况下,真正的女巫婚礼才会被执行。所以现在珂兰蒂应该没有理由要伤害自己。

    “戒指。”珂兰蒂说道,同时她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在女巫的无名指上和起司一样有着一条黑色的细线,“只有戴上订婚戒指你才能得到我们的帮助。”

    “原来是这样吗?我还以为只要达成了婚约我就已经算是受女巫眷顾者了呢。”法师说着也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无名指。

    “印记只是方便让其他人知道你已经是被人占有的了。据说这是从很古老的时代流传下来的习惯,那个时候女巫的数量还不像现在那么稀少,而可以作为‘候补者’的人也没有那么多。真正的眷顾必须要通过戒指的沟通。”珂兰蒂说道。

    “是吗……这是连老师的图书馆里都没有记录的知识呢。不过,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完全不需要这么做,就算你不真的帮助我,我也只能履行契约不是吗?”法师问道。女巫的眷顾对于女巫本身来说也是一种负担,所以大部分女巫会在完成订婚仪式之后直接举办婚礼,来尽量减少其对自己的伤害。而虽然在起司和葛琳的契约当zhong得到女巫的力量也是条款的一部分,可是如果珂兰蒂不主动说出来的话,起司也并不会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女巫的眷顾。

    “我,很好奇……”珂兰蒂想了一下回答道,“我从来没有被允许过离开屋子太远。对于这个城市,这个王国,我都很好奇。我不想它们在我看到之前就被毁掉。而且……我对你也很好奇。灰袍,来自世界之外的施法者,我想看看你为什么值得奶奶等待。还有,你还欠我钱呢!”

    “哈哈,这样啊。那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我是不是应该尽量不还钱呢。”法师摸了摸鼻子。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女巫是危险的存在,可是当他们和女巫产生交集之后又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或者自己认识的那个女巫是特别的存在。而这种错觉也是为什么女巫还没有灭绝的原因。毕竟她们所谓的“婚礼”举行的基础可是双方自愿,如果世界上所有人都拒绝和她们结婚,那么或许这种危险的物种早就泯灭在了时间里也说不定。

    “这里,我们在这里举办订婚仪式。奶奶是这么期望的。”在起司还在考虑不还钱是不是真的可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的时候,珂兰蒂说出了为什么会带起司来到这间房间的原因。

    时间回到现在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当罗兰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起司已经记不清这个大胡子老人一共说了多少次不可思议了。从进入这间女巫的房子开始,罗兰似乎就只会不断的重复这一个词汇了。他小心的看着脚下的草地,甚至俯身下去确认这是不是真的青草。

    “你们回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当罗兰抬起头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位有着金色头发的面貌和珂兰蒂有七分相似的女人。而且看起来她似乎跟珂兰蒂差不多大。

    起司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不过法师很快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而在几秒之后,这个女人也主动开口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爱米亚,珂兰蒂的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