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封存
    ..,灰塔的黎明

    在杰克的带领以及山德从天空zhong的策应下,爱尔莎他们几人终于成功的突破了围在宅邸外的鼠人大军。可是对于数量庞大的鼠人们来说,这一只小队能带来的损失根本毫无用处,受了重伤或者死去的鼠人很快就被同伴分而食之,变成了提供其它鼠人前进的动力。而老板娘他们打出来的那条安全通道,也在他们通过后迅速的再一次被鼠人们填满。

    “该死的,这些可都是人啊!”从围墙上翻下来的老板娘低声咒骂道。那些疯狂的鼠人在几天之前可能还只是普通的铁堡居民,然而只是这短短的几天时间,似乎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整个铁堡从一个繁荣的边境城市变成了可怖的人间炼狱。

    “最开始听起司那小子说起这种瘟疫的时候我还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看来,我能理解为什么他这么迫切的想要找到治愈瘟疫的方法。”从巨型蝙蝠变回人形的山德依旧是那一身黑色的贵族礼服,只不过或许是因为频繁的变身的缘故吧,他身上的衣服也不似之前看到的那么整洁了,破损和各种颜色的污迹都能在衣服上找到一些。

    “哪怕找遍所有的信仰也很难看到这么疯狂的地狱。做出这种瘟疫的人,我难以想象他到底是希望干什么。”咒鸦转头看着墙外朝着围墙叫嚣着的鼠人们,说道。对于咒术师来说,这种无理智的疯狂甚至比死亡还要让人难以接受。而同样的,哪怕不是作为一个诅咒散播者的角度来看,咒鸦也能感受到鼠人瘟疫zhong带着的浓浓的恶意。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鼠人太多了一点?”在几人还在从鼠人堆里死里逃生而感慨的时候,杰克却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它们不是一直这么多吗?在萨隆领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如此,好像死不完一样。”老板娘皱起了眉头,她将双刀上的鼠人血迹小心的擦拭干净,要是因为不小心沾染上而感染瘟疫未免就太不值了一些。

    “是转化率吧。我之前就稍微注意到了。只是不太能肯定,听你这么一说,鼠人的数量确实太过异常了。”蒙娜倒拖着战斧走过来说道,女战士刚才在城墙上的时候还帮助城墙上的士兵干掉了几只爬的太高的鼠人。

    “对!就是转化率!”杰克点了点头,蒙娜说的话正是他想说的。因为变成了狼行者,杰克失去了之前作为人类时记忆的情感,可是也正因如此,他能用更加客观的角度审视之前经历的种种。再加上狼行者敏锐的灵感,“猴子”其实是所有人zhong最早意识到鼠人数量有问题的人。

    “你们的意思是说,之前你们见过的疫区zhong的病人,并没有以这么高的比率转化成鼠人吗?”咒鸦在来铁堡之前也已经得到了一些关于鼠人瘟疫的情报,对于起司他们在萨隆伯爵领zhong的遭遇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何止如此!萨隆领的瘟疫可没有本事把全城的人一夜之间都变成怪物。”提到之前遇到的疫情,老板娘也说道。

    “而且那个时候几乎随处可见没有变成鼠人就病死的尸体,可是你想想看你们从外面杀回来的这一路上,有见过一具人类的尸体吗?”杰克补充道,“我看就算是全城的人都变成了鼠人,数量上也才和我们看到的这些怪物差不多。”

    “是吗……快速变异可以理解为早就将瘟疫之种埋在了这座城市里,可是这高的吓人的转换率恐怕才是对方的重点。看来对方是得到了某种突破阿。”咒鸦听了几人的话说道。

    “别在这里说了,有什么猜想也得让其他人知道,何况城主大人还等着你们呢。”山德说道,同时指了指依然保存完好的城主宅邸,示意几人还是赶快去将护送回来的物品交给沃夫城主。

    几人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爱尔莎包裹zhong的东西事关重大,甚至可以说这东西是现在仍然坚守在这里的人之所以没有逃跑的主要原因。其实在混乱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有机会第一时间逃离铁堡的,可是为了等待这个东西送到城主的手上,山德他们才不惜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固守这座宅邸。

    穿过城主宅邸的大厅,这里早就没有了平时的优雅,伤员,难民,这些人占据着这座建筑大部分的空间,而剩下的部分基本也就是作为食品和药品的储藏室了。沃夫作为这座城市的实际拥有者以及守护者,现在也只能在书房zhong支撑着保护着宅邸的结界。此时的沃夫城主早就没有了平时的安详,这个老人可以透过结界来观看整个铁堡的情况,而正是因为如此,瘟疫所带来的破坏也被他全部收入了眼zhong。

    “你们来了?”沃夫的声音嘶哑,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得出来这位老城主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东西我们拿到了。”爱尔莎说着将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倒到了老人面前的桌子上。那是一颗很奇怪的球体,它足有普通人头颅大小,呈现出纯粹的黑色,可是在这黑色zhong却又不时有着点点白色微光闪动。没有人说的上来这颗球体是由什么材质做成的,哪怕是咒鸦也仅仅只是能通过球体附近的魔力变化判断出这颗球体的不凡。至于其用处或者其它信息也是无从得知。

    “好极了,有了它我就能把铁堡封存起来了。”沃夫将手一抬,那颗球体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的召唤一样自己滚动到了老人的手边。

    “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守护战巫的传承,可是封存一座如此巨大的城市,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会难以估量吧?”咒鸦皱了皱眉说道。之前沃夫之所以派遣他们前去取回这颗被保管在城zhong其它位置的晶球,就是为了彻底的封闭铁堡和外界的沟通,把染病的鼠人囚禁在它们的城市里。

    “本来这个法术是为了在强敌进攻的时候等待支援才准备的。没想到我却要用它来困住城zhong的人。”沃夫苦笑了一下,他看着手zhong的晶球,说道,“这样的晶球每一个烈锤领的城主都有一个,这是我们为了壁垒计划做的后手。可是我实在是没想到它会被用在防止一场瘟疫扩散上。至于这个法术的代价,你不必为我担心,早在这些城市建立的时候,代价就已经被支付了。我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激活它而已。”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咒鸦问道,虽然他刚刚从鼠人遍地的城市zhong杀回来,但是就现在铁堡的形势来说,没有人会比眼前的老人更加了解。而既然沃夫城主提出了封存整座城市,那么这也就意味着铁堡的情况已经恶劣到了完全无法控制的地步了。

    “我看到每一个健康的人都被传染变成了怪物,我看到所有的情感和理智都被扭曲的**所吞噬。这场瘟疫,如果我们不能尽量拖延住它的脚步,不仅仅是烈锤,整个苍狮,甚至整个世界都会因此遭到可怕的破坏。”沃夫平静的说着,他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陈述一场可怕的瘟疫。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城主不愤怒,恰恰相反,沃夫的语调越平静,就越证明了瘟疫的破坏让老战巫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他们,我是说那些散播了这场瘟疫的人,他们在做实验。萨隆领只是一个开始,而现在这些家伙已经掌握了将感染者全数转化成鼠人的方法,绝对不能再放任他们继续下去,你们必须阻止这一场瘟疫!去找起司,他没有死。而只要他没死,他就一定会去苍狮王都,去那里找他,告诉他铁堡发生了什么。告诉他去找烈锤大公,他会帮助他。”老城主严肃的说道,“我的地下室里有一个传送法阵,它可以让你们离开铁堡。在你们离开之后我会启动这个法术,将整座城市封存起来。我相信你们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

    沉默,面对此时的沃夫城主,几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这担子太过沉重,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开口做出承诺。咒鸦在听完沃夫的话之后第一个做出反应,他朝着老人行了一礼,就像是当时起司第一次见到沃夫行的那种礼数一样。然后咒术师默然的打开了书房的房门,走了出去。有了咒鸦的带头,爱尔莎他们也以自己知道的最隆重的礼节像沃夫城主告别,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没有解决这场瘟疫,那么老城主和整个铁堡,恐怕都不会再出现在他们的生命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