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异种
    不算咒鸦,在场的三个人对于希瑟的印象仍然是那个在甜水镇营地中带着一小队烈锤骑士以万夫不敌之勇出现的女武神形象。不管之后在萨隆领中对抗鼠人的战役多么艰难,希瑟都没有露出过任何怯懦的样子。这位烈锤玫瑰在几人的心中有着强大的号召力,甚至就算失去了之前的情感,可是杰克在回顾自己的记忆的时候都不得不承认,哪怕已经化为狼行者,希瑟的形象依然显得异常强大。

    可是就是这样的骑士,现在却被区区十几只鼠人追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狼狈。更靠近了一些之后几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的希瑟身上只穿着一身皮甲,而且皮甲上面还有着严重的破损,显然是曾经经历过激烈的战斗。甚至就连这位女骑士的脸上也染上了血渍和污迹,以希瑟的身手可以让她落得这个模样,可想而知敌人有多么恐怖。

    “曾经出手相助我们的人现在却需要我们的帮助,这个世界真是疯狂。”杰克低声说道,同时他的身上开始以极快的速度生长出狼一般的毛发。

    “看来你们知道这些人啊。那待会可得好好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咒鸦从另外几人的表情上自然是看出来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希瑟,而既然决定要救下这些骑士,咒术师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事实上,对于铁堡中发生的事情,咒鸦也是十分不爽的,对于他和起司这样的施法者来说,这个世界上绝对有着很多可以让他们狼狈的东西没错,但是那些东西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如果有机会的话。”蒙娜说道,抽出了自己的阔剑,在这种地形中和具有数量优势的敌人对抗,战斧就显得有些不够灵活了。

    在几个人准备的时候,希瑟他们已经靠的很近了。而显然这三名骑士也都注意到了突然出现在路边的一行人,他们此时的精神已经极度疲劳,甚至视线都已经很模糊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希瑟自然是无法认出路边的人正是跟在起司身边的冰霜卫士。但是或许是出于苍狮王国骑士的职责吧,虽然没有办法辨别爱尔莎等人的身份,女骑士长还是开口用嘶哑的嗓音喊道。

    “快跑!”

    “跑?那可不行。起司曾经说过救过您一次,我们要是在这里看着被他救回来的人轻易死掉的话,可没有办法回去向他交代啊。”杰克低吼着,朝着希瑟他们冲了过去。在他冲上前去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的双腿已经不是人类的模样,而手指上也生长出了尖锐的爪子。

    “你知道,我还是挺怀念之前的猴子的,那个时候他可没这么疯狂。”双刃在手,老板娘对蒙娜抱怨道。她可不能像狼行者那样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相比较陷阵杀敌,保护后方的施法者才是她和女战士的任务。

    “是吗?我觉得他比之前那个只知道躲在后面射箭的样子好多了。”对处于狼形的杰克有多强的力量,几人已经在铁堡的时候有着深刻的了解。不夸张的说,那十几只鼠人完全不需要他们插手,光杰克一人就可以将其清扫干净。虽然此时为了尽早结束战斗而加入作战,可是蒙娜他们的心情却没有多紧张。毕竟在见过铁堡挤满屋顶和街道的鼠人大军之后,在看到这些数量少的可怜的鼠人,真的很难让人感到恐惧。

    “女士们,虽然打断你们的谈话有些不妥,可是我还是要说,那些鼠人有些不对劲。”咒鸦有着和起司类似的魔力视野,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出这十几只鼠人的样子和之前在铁堡遭遇的敌人有着些许的不同。

    而就在咒术师说完这句话之后,希瑟他们的马匹也从三人身边奔跑了过去。女骑士长似乎十分不解为什么这几个人在听到了警告之后还没有逃离的举动,她在马上回头朝着几人看去,虽然视野模糊,可是咒鸦身上与起司相同的灰袍却让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小心!那些鼠人是变异种!”希瑟用仅有的力气发出警告,然后被自己的坐骑带离了这场遭遇战的前线。

    “变异种?这倒是有点意思,我们来看看这些家伙有什么本事吧。”咒鸦听到了女骑士的警告反而变得跃跃欲试起来,作为精通诅咒学的施法者,他也对鼠人瘟疫有着自己的理解,就像是起司那样,咒鸦对于这可怕的疾病除了畏惧之外,也有着深深的好奇。他十分想知道,这种酷似诅咒的魔法瘟疫除了能把人变成半鼠的怪物之外还可以赐予他们什么力量。

    而已经和冲在最前方的鼠人陷入了交战的杰克对于这些鼠人的异常则有着更真切的感受。狼行者除了在最初的冲击中将一只不知死活的鼠人一爪子拍飞之后,就被四五只鼠人包围了起来。对于这样的场面杰克倒是毫不在意,凭着强化过的**和免疫瘟疫的特质,狼行者就算站着不动,这些鼠人想要真的让他受伤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行。可是虽说不害怕对方的攻击,杰克很快发现自己的攻击也很难命中对方,这些鼠人的速度,有些太快了。

    “它们很快!”狼行者开口喊道,同时挥舞的利爪又一次无功而返。

    除去包围着杰克的鼠人,剩下的敌人们自然没有放弃追赶希瑟他们,所以它们也就理所当然的对上了已经摆好阵势的蒙娜和爱尔莎。这些鼠人有着连狼人都望尘莫及的敏捷身手,按理说身体素质仍然在人类层次的两人很难对它们造成伤害才对,然而事实却是,当那些鼠人自信满满的避让女战士的剑刃的时候,它们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灌了铅一样重。

    “嘿嘿嘿,放心,它们跑不快的。”咒鸦阴笑着说道,咒术师在清楚对方的优势之后自然可以做出十分具有针对性的回应措施。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想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那些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诅咒影响的鼠人们很快改变了战术,它们像是疯了一样的朝着蒙娜和爱尔莎的武器上撞过去,似乎想要求死一样。而老板娘她们自然也没有放过它们的理由,锋利的刀刃像是切开豆腐一样分离了血肉,绿色的粘稠血液从鼠人的伤口里喷溅出来。

    作为和鼠人作战次数相当多的战士,蒙娜她们很快意识到这些鼠人的血液颜色似乎不太对劲,比起同类的血,这些变异鼠人的血液似乎颜色太深了一些。而随即伴随着溅落在地上的鼠人血液发出“嘶嘶”这样的诡异声音,老板娘她们也意识到了除了携带着瘟疫之外,这些家伙的血还有着很强的腐蚀性!

    “该死的!”一脚踹开飞扑上来的鼠人,女战士发现自己的剑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鼠人的血腐蚀的难以使用。而从另一边传来的踢击的声音来看,爱尔莎的情况也并不比她好上多少。这些变异鼠人用大概四只同胞的性命换取了蒙娜她们手中武器的功能。

    “哼!”挥舞着带着戒指的手,狂风再次遵从咒鸦的意志降临在林间,只不过相比较之前在铁堡时使用的那次,这次施法的作用显然要小很多。长着植被的土地上可没有那么多的灰尘足够迷住敌人的眼睛,咒鸦的法术其作用也只是让蒙娜她们有时间向后撤退回咒术师身前罢了。

    但是这到底只是权宜之计,失去了武器,对于战士来说基本上也就丢掉了半条性命,女战士和老板娘拿着只剩下安心作用的剑刃相互对视了一眼,她们现在知道为什么这些鼠人可以让希瑟他们跑的如此狼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