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击倒
    ..,灰塔的黎明

    对于本来自信满满的爱尔莎一行人来说,这些动作迅速并且还有着可以腐蚀兵刃的血液的变异鼠人,可以说是麻烦透顶的对手。虽然为了破坏老板娘和蒙娜的武器,原本数量就不多的鼠人已经少了四只,可是剩下的鼠人数量仍然有着十一二只左右。抛开围困着杰克的那几只鼠人,咒鸦他们三人不得不应付剩下的所有敌人。

    “咒鸦,你有没有什么可以加固武器的方法?”曾经见过起司为铁质武器附魔的女战士朝着身后的咒术师问道。虽然也不是完全对肉搏技巧一窍不通,可是蒙娜他们毕竟不是专精于近身战的武者,武器在手和赤手空拳对于战士来说完全是两种状态。所以如果咒术师可以暂时加固武器的话,哪怕只是撑过这一次战斗也好,这些鼠人都不会是太大的问题。

    然而很遗憾,虽然接受的训练十分相似,可是灰塔的主人对于学徒们如何完成任务完全不会有所规划,同样的目标以不同的法术来完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也就导致了在灰塔之zhong,哪怕是在同一时段接受训练的学徒所擅长的法术都会有着极大的差异。

    “恐怕不行啊,我和那家伙擅长的法术类型差距太大了。”咒鸦无奈的说道。话虽如此,其实严格来讲这倒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太过狭隘,只是起司的涉猎太广了而已。

    要知道,对于大部分施法者来说,只需要专心的钻研自己最具天赋的那类法术往往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心力,而且灵活的运用看起来有限的手段也要比盲目的学习大量庞杂的知识要实用得多。至于为什么起司看起来似乎什么类型的法术都会一些,那纯粹是因为他本身所擅长的法术太过于危险且难以控制,因此法师不得不去学习那些简单而实用的法术作为补充。

    可是面对当下的情况,这种只专一道的做法就显示出了它的弊端。虽然咒鸦的诅咒可以有效的减缓这些鼠人的速度,但是没有武器的战士并不能对那些鼠人造成有效的伤害。反观有着尖牙和利爪的鼠人们,哪怕失去了速度优势,它们带来的威胁却丝毫不会减少。

    “那只能这样了……”蒙娜看着周围张牙舞爪的鼠人,说道,“我们掩护你靠过去,你帮杰克把他那边的老鼠解决掉。”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女战士提出的办法可能是目前最有效的解决手段,只要咒鸦减低了狼人周围敌人的速度,杰克就可以快速的解决掉这些鼠人。在失去武器的现在,也就只有狼行者强悍的**不会被那些鼠人的血液腐蚀了。

    抽出背后备用的两把单手战斧,蒙娜将其zhong的一柄扔给爱尔莎,这是她身上剩下的最后的武器了。女战士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虽说杰克就在前方不远处,可是这短短的十几米距离在现在的战场上却如同天埑一般难以通过。况且,手斧本来就不是耐磨损的武器,哪怕是在常规战斗当zhong,斧刃的卷曲和磨损都会让它的使用时间大大下降。以之前武器被腐蚀的速度来说,这两把战斧的作用可能也就仅仅只是提供一些微弱的心理安慰罢了。

    不过只要手zhong的武器还可以使用,冰霜卫士严格训练后的身手就足以对付被减缓了速度的野兽。用左胳膊上的臂铠架开对手的爪子,蒙娜将手斧当成了匕首朝着对手的腹部就是一击猛刺。脏器受到重创的痛楚让那只鼠人的面部表情出现了短暂的扭曲,而在这个间隙,女战士已经用左手抓住了它的脖子。

    “为了冰霜!飞吧!”以向前跨出的右脚为轴心,蒙娜用了一个标志的投掷姿势在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将手里的鼠人扔了出去。而她这一投用的力量之大,从被砸zhong的鼠人那扭曲的吻部就可见一斑。

    另一边的老板娘也不甘示弱,爱尔莎一脚从下到上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而这道弧线最终的终点则正好是面前的鼠人的下巴。灵巧的身手让爱尔莎身上并没有像蒙娜那样带着限制活动的金属制护甲,却唯独在双脚的鞋尖上衬上了一层薄薄的铁片。这一方面是可以延长靴子在攀登时的寿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老板娘本身的踢技确实十分强悍。

    咒鸦看着那只倒霉的鼠人一边从嘴里和鼻腔里喷溅出两道血液,一边对爱尔莎的攻击隐隐觉得有些害怕,毕竟对于雄性生物来说,这从下而上的攻击怎么想都会攻击到某些要害部位。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去!”注意到了咒术师的分神,女战士不爽的说道,在她用斧背敲晕了一只鼠人之后,蒙娜用空着左手一把就把咒鸦抓了过来,并且朝着杰克的位置推了出去。

    狼行者自然是察觉到了同伴的计划,依靠着敏锐的听觉和视觉,杰克对于爱尔莎他们刚才的所说的和所做的都了解的十分清楚。而看到蒙娜将咒术师推了过来,狼人也是一边咆哮着张开利爪飞扑到咒鸦的前进路线上接应。而虽然鼠人们也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异常多半来自于那个披着灰袍的不详身影,可是无奈它们可不想正面对上一位愤怒的狼人,随着咒鸦和杰克的汇合,战场上的局势也随之改变。

    “沉入泥沼吧!”咒鸦的咏唱与起司不同,诅咒的咒语往往并不需要使用特定的语言,只要诅咒者了解诅咒的程序,甚至不需要任何的言语都可以完成诅咒。可是或许是习惯吧,咒鸦还是会在施法的最后根据使用咒语的不同喊出一些对手可以听得懂的话,欣赏敌人在诅咒下恐惧到扭曲的表情一直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然而咒术师注定要失望了,除了起司之外,能够从鼠人扭曲的面貌上辨认表情的人恐怕并不存在几个。在无形诅咒的压制下,每一只鼠人都觉得自己好像在看不见的沼泽zhong游动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而这些行动不便的敌人对于愤怒的杰克来说就是上好的靶子。

    “吼!”低沉的狼吼声从狼行者的喉咙里咆哮而出,这些半人半狼的存在在向狼形转化时会逐渐失去作为人类时的一些技能。能够在变身zhong失去语言的能力,对于狼人来说不仅不是坏事,反而是一种更加接近完美变身的标志。

    失去了速度优势,鼠人们很快就在杰克的捕猎下失去了行动能力。如果不是这位猎人内心zhong对于这些失去了人形的可怜感染者的最后怜悯,它们不会有任何活着被击倒的可能。但是纵然杰克有意的避开了鼠人的要害,要将这些鼠人打倒也不过就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罢了。甚至随着鼠人数量的减少,咒鸦的诅咒可以更加有针对性的对某几个特定个体释放,在咒术师的三十步以内,所有鼠人的动作都显得滑稽而可笑。

    片刻之后,这些可以追着烈锤骑士团精锐骑士逃跑的异种鼠人就变成了一群倒在地上呻吟的伤患。虽然狼行者没有故意下死手,可是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从地上再次爬起来对于这些鼠人来说也已经不可能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几人终于有时间把注意力从鼠人们的身上挪开,去看一下被他们救下来的烈锤骑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