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布置
    ..,灰塔的黎明

    暂时先放下铁堡外的烈锤骑士和爱尔莎他们不谈。在苍狮王都的一栋外貌看起来普通的建筑当zhong,灰袍法师和女巫的订婚仪式已经在见证下完成了。当起司走出这栋有着三阶台阶并且每节台阶上都点着一只蜡烛的灰色建筑时,法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看着自己左手上由荆棘组成的所谓的“戒指”,内心里深知这其实只不过是女巫们为了方便监视自己的猎物而做的魔法道具罢了。

    “这样你的目的就达到了吧?获得了本地女巫的帮助,你小子在王都的夜晚基本也就畅行无阻了。”罗兰扶了扶自己过于宽大的帽檐,虽然看起来老人在刚才的仪式上一直都是一副看新鲜事物的样子。但是不论是起司还是那些女巫都没有小看这个身上没有半点魔力的人的意思。就算是刚才在仪式之后和珂兰蒂的母亲爱米亚闲聊的时候,对方也为老人丰富的见闻和幽默的语言艺术而感到惊讶。

    “差不多了。接下来只要再联系一下黑山的人基本就算是完成布置了。”与女巫的交涉纯属意料之外,可是这意料之外的时间也让起司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的计划zhong,笼络或者使本地的黑暗生物加入自己的阵营只是第一步,不过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那些本来就栖身于此的存在有着很大的利用价值,他们在这座城市zhong有着法师现在十分欠缺的东西,根基。

    不说别的,仅仅是得益于女巫的帮助,起司就终于可以重新联络上灰塔了。当然,法师还没有蠢到会在女巫的家里将自己的最大的秘密透露给对方。可是狡兔尚且三窟,更何况是一个盘踞在这座城市zhong如此之久的女巫团体呢?想要从她们手zhong得到一处可以作为据点的房屋的使用权并不是难事。虽然那些房屋里一定也有着女巫设好的窃听手段,可是起司相信清理起来总要简单上许多。

    况且女巫们虽然不能完全代表王城zhong的所有行走在黑暗zhong的人,可是她们在这里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由女巫出面说服那些家伙加入起司的阵营要比法师本人出面快得多。既然已经将赌注押在了法师身上,爱米亚表示今天晚上就会动身去游说王都的异类们,这也是珂兰蒂没有跟着法师一同行动的主要原因,在已经失去了一位成员的情况下,珂兰蒂必须帮她的母亲完成一些工作。不然当这位未婚妻在起司身边的时候,她就可以以法师手上的戒指为媒介提供更多的帮助。

    “你还认识黑山的人?我听说那位洛萨爵爷可是有名的难以接触,你是怎么跟他搭上关系的?”罗兰虽然周游列国,可是对于苍狮那些声名远播的大人物还是有所耳闻的。而洛萨那近乎于狂热的行事作风和招牌一样的金盔金甲也早已让他的名声传播到了周围的国家。只不过就和在国内给人的感觉一样,这位爵爷的传闻大多不是正面的。

    “是啊,能得到洛萨爵爷的青睐可是整个苍狮都难得的事情。我也很想听听他为什么没有砍了你。”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另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出来。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她又不是那两位女巫zhong的任何一个。

    起司二人顺着声音转过头去,他们看到一个大概二十五六的女人出现在了女巫的门前,显然是刚从门里走出来。而令起司感到惊讶的是,她的身上也和罗兰一样没有半分魔法的气味。这说明她极有可能是一个普通人。

    “您是?”法师沉吟了一下问道。他隐隐觉得对方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来是在哪里见过。

    “唉……所以说找你们这些巫师作为盟友就是一个十足的错误。”那个女人摊了摊手说道,“你们一遇到事情就完全只顾自己,这次要不是我命大岂不是白白带你来这里了吗?”

    在这个女人摊手的时候,法师的眼睛敏锐的捕捉到了在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件什么东西,那看起来是一副面具……一副只有一只眼睛的镶嵌着红宝石镜片的面具。

    “你是……独眼?”好吧,虽然今天起司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很多刺激的体验了,但是似乎众神觉得他受到的惊吓还不够多。

    “你觉得呢?巫师阁下。”将面具挡在自己的面前,女人笑着说道。

    “……所以,爱米亚女士在把你的面具摘下来之后把你变成女人了?”起司的眼角抽动着问道。

    “当然不是。爱米只是把我脸上的面具摘下来了而已,况且……我也没说过我是一个男人啊。”“独眼”保持着笑容说。

    “呃……”法师感觉自己的脑子可能有点不够用了。

    “嘿,小子。我想有没有可能那张面具可以改变人的体貌特征?你知道的,这种魔法道具有那样的效果也不是很奇怪对吧?”罗兰虽然没有见过“独眼”之前的样子,可是听听两个人的对话,已经看过很多类似事件的老人大概也能猜出事件的经过了。

    而经罗兰这么一提醒,起司也意识到一张可以改变人全身外表的面具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只不过他原本以为面具上的魔力是用于将其附在“独眼”的脸上不让她拿下来的,没想到还有着这样的效果。

    “说实话,我现在觉得我越来越有可能被灭口了。”一副和起司有着差不多表情的影子这时也从门里走了出来。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追随了那么久的老大竟然是一个女人。

    起司毕竟是施法者出身,对于“独眼”的变化,他接受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对于法师来说,“独眼”究竟是男是女都不重要。

    “好吧,独眼……女士,既然您成功的把面具摘下来了,而且身体器官又没有什么明显的缺失。我想我们的交易可以继续下去,对吧?”已经恢复了冷静的起司说道。

    听到法师的话,“独眼”的表情沉了下去。

    “把我扔到女巫的房间里可不算履行了契约。起司先生。”

    但是就在起司认为对方即将提出交易取消的时候,“独眼”又说道。

    “不过呢,鉴于结果来说我确实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加上我现在心情不错,姑且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我们的交易仍然可以使用,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赤红之血不会把你拒之门外。毕竟你在做的可不是一件小事。至于现在嘛,我得回去整理一下要给你的东西,傍晚的时候我会让影子把它交给你的。”女人这么说完,就招呼着影子离开了。

    得到了盟约依然奏效的承诺,起司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独眼”手下的情报wang对于他接下来的行动还是很有帮助的。至于“独眼”变成了一个女人还能不能维持住她的势力,法师注意到她手上的面具依然有着魔力的气息。

    “可惜啊……可惜。”罗兰看着“独眼”离开的背影,突然说道。

    “可惜什么?”法师奇怪的问。

    “可惜她喜欢错了人,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女巫。”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同时慢慢朝着巷子外走去。

    “您在说什么,她不是女的吗?怎么会喜欢女巫?还有你怎么看出来她喜欢女巫的?”法师一脸迷惑的跟了上去,问道。

    “这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喜欢其zhong哪个的概率很低吗?至于我是怎么看出来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看过了我看过的东西,就会明白了。不过以你们这些法师的性格,可能永远也学不会也说不定。哈哈,想想就觉得有趣。”罗兰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

    起司极为少见的翻了一个白眼,对于他来说,老人讲的东西比最深奥的魔法还要难以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