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打扫
    既然获得了女巫手中房产的使用权,起司和罗兰自然就不必再栖身于旅店中了。在老人去牵马车的时候,起司已经独自来到了这一处建在王都港口区的房产附近。王都本身并不毗邻大海,这个所谓的港口区其实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名字罢了。不过虽然话是如此,还是有一条河流从王都的东南角穿过的。这条河流是龙血溪的分流,再加上沿途并入其中的其它水系,以较为平缓且稳定的流量成为了王都水路运输的快捷途径。而女巫们同意起司使用的那栋房子,就在这条河流的东岸。

    策马行过连接河流两岸的小桥,起司注意到除了这座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桥之外,想要通过这条河就必须要依靠水面上的渡船。而脚下的这座桥虽然还足以供两三个人并肩而行,可是恐怕只需要一辆普通的马车在上面跑动就足以让这座桥完全堵塞。也就是说,只要封锁了这座桥梁,整个河流的东岸恐怕都会陷入孤立之中。

    法师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地方哪怕在整个王都里都算得上是偏僻,河的东岸放眼望去都是一些仓库或者临时停放处,没有多少人会真的在这里安家落户。要知道,这附近连个卖食物的小店都没有,唯一可以算的上从事商业活动的店面也要先穿过这座小桥。恐怕一旦夜幕降临,整个东岸都不会有几个人。女巫把这里设为自己的一处后备地点,确实可以省去很多精力来掩饰行踪。

    通过了沟通两岸的桥梁,起司一身的打扮在这个不是商人就是船工的地方十分显眼。为了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法师不得不对周围的人释放了一个类似于心理暗示的法术,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身边走过去了一个牵着马的奇怪的人。

    “就是这里了吧?”拿着写着地址的纸片,起司在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整个东岸的中心位置,这里是一处被仓库包围的房屋,事实上,有那么多的仓库挡在外面,如果不是有心寻找,普通人很可能会忽略通往这栋房屋的小路。

    真是个不错的地方,起司这么想到。顺着小路穿过仓库间狭小的间隙,法师的眼前出现了一栋低矮的建筑。说它低矮其实并不正确,毕竟从窗户的数量上来看这栋建筑依然有着两层,但是或许是没有使用传统的尖顶吧,平坦的屋顶让房屋给人的感觉并不高大。而且这种建筑风格从高处看过来还很有可能会和周围的仓库弄混。

    这样的房子自然是不会有外墙保护的,或者说周围的仓库就是这栋建筑最好的外墙。起司从怀里掏出一把硕大的铁质钥匙,走到了房门前。然而令人疑惑的是这扇门上并没有锁眼,或者其它外挂的锁头。起司看着装饰着令人眼花缭乱花纹的厚重木质大门回忆了一下女巫们告诉他的进门方法,用钥匙的顶部按照某种规律轻轻敲打在木门的不同位置。如果有人将被起司敲击过的位置单独保留下来,然后去掉门上其它多余的花纹的话,那么他就会看到一个诡异的封闭图案随着法师的敲打慢慢清晰起来。

    “嘎……”在起司用钥匙敲击了十三下之后,房门发出沉闷的声音自己打开了一条缝隙。从随着房门打开而落下的灰尘来看,这些女巫肯定没有定期打扫自己房产的习惯。将钥匙收了起来,起司用双手才顺利的推开这扇沉重的木门,同时他也意识到如果自己要在这里待久一点的话,那么给这扇房门的门轴涂上一点润滑油应该是必须的工作了。

    “咳咳”虽然已经用袖子遮住了口鼻,但是起司还是被屋子里不知道积攒了多久的灰尘弄得咳嗽起来。根据珂兰蒂的说法,虽然她一直知道这栋房子的存在,可是自从她出生以来就没有来过这里,也不知道这种被荒废了将近二十年的建筑是为什么没有自然损毁。

    走入门廊,起司可以感受到弥漫在屋子中除了灰尘之外的另一种东西,魔力,来自女巫的魔力。这些魔力来自墙壁上看似不经意其实是有意为之的破损或者某些物品的摆放方式。这种力量既可以起到保护建筑本身不至于被自然的雨水伤害,也可以起到防盗的效果。起司敢保证,如果他不是用正确的方法进入这间房屋,那么法师此时的情况就绝对不仅仅是被灰尘弄得咳嗽两声就可以没事的。

    随手一挥,无形的力量化成了一阵清风将空气中和地面以及家具上的灰尘全部驱赶到了一处,光是门廊里的灰尘堆叠起来竟然都变成了人头大小的肮脏球体。清理掉了灰尘,屋子当中的家具看起来明亮了很多。伸手拿起挂在墙壁上的油灯,起司注意到灯中的灯油还没有完全干涸,也不知道用的到底是什么油脂。

    用随身携带的打火石点燃了油灯,法师提着这盏灯顺着门廊走了进去。在经过了一次转弯之后,这条狭窄的走廊就走到了尽头,在走廊的两侧分别是两扇房门,而前方则是向上的楼梯。没有犹豫,法师推开了右手边的房门,那是一间宽敞的客厅。

    步入其中,起司径直走向了客厅中的某一个角落,在那里摆放着一尊奇怪的石质石像,那个石像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蜷缩在一起的某种动物。而从石像伸出身体的头部来看,雕像所刻画的这种动物很可能是某种混合了蝙蝠和狼的奇怪图腾。然而起司却从石像上若有若无的魔法气息得知,这尊石像实际上才是这栋房屋的核心。

    再次拿出开门用的硕大钥匙,起司用带着女巫戒指的左手将钥匙插入了雕像张开的大嘴中,随着钥匙完整的插入到了那个雕像的长嘴里,起司感到有一股轻微的吸力从拿着钥匙的那只手上传过来。法师随即放开对魔力的限制,任凭那个石像从自己身上吸收了些许的魔力。被吸取的力量并不算多,就算是普通人被取走这些能量也仅仅只会头脑发晕而已。

    而在起司为这座雕像注入了魔力之后,雕像的石质眼珠诡异的动了一下。松开握着钥匙的手,任凭这把钥匙被雕像吞入肚子里,起司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惊讶。

    “您好,尊敬的男主人。初次见面,欢迎您回来。”虽然没有任何的口腔动作,可是从雕像的内部传出来了一个沉闷的声音。

    “你的名字。”法师如此说道。

    “您可以叫我费尔根,我是这栋房屋的守护者和管家。”雕像回答道。

    “跟我说说这栋房子里有什么配置。”起司走到客厅里的沙发旁坐下,对自称费尔根的雕像说道。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费尔根开始用另一种语言报告起女巫设置在这栋房屋中的法阵。这种语言是女巫内部使用的语言,就算是一般的施法者恐怕都不曾听说过这种古老而且极少被使用的语种,毕竟女巫的时代早已过去。而之所以费尔根会用这种语言报告,显然也是为了防止像是起司这样的短期使用者擅自更改这栋建筑里运行的法阵。

    可惜,对于起司来说,虽然需要短暂的回想关于这种语言的内容,可是受到过灰塔教育的法师确实具备使用这种语言的能力。起司挑出几个用于监听或者类似功能的法阵告诉费尔根停止它们的运作,哪怕现在和女巫是盟友关系,可是法师也不会蠢到活在对方的监视之下。至于费尔根会不会听从起司的指令,对于它这种低级造物来说,还不具备分辨下达命令的人的能力。

    解决了房屋中的监视,起司现在终于确定这栋建筑可以被自己暂时使用。而既然如此,联络灰塔也就是法师接下来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