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密林
    跟费尔根交代了有关于罗兰的事项后,起司就走上了这栋建筑的二楼。与一楼简单明了的布局不同,这栋房屋的二楼有着跟面积相比过多的房间。而这些房间之间虽然也有着可以相通的门,但是法师从费尔根那里知道,只有按照女巫们预设好的顺序来打开这些房门才能走到这层最中心的那个房间,也就是女巫们的安全室。

    起司打算将于灰塔相连的传送门开在安全室里,这间被各种防御型法阵保护的密不透风的房间是展开通道最理想的地点。从怀里再次拿出红色的粉笔,起司开始在安全室的墙壁和门框上写下他曾经在龙脊之巅的客房里写下的各种符号。很快,展开传送门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展开道路!”伴随着起司用晦涩语言所咏唱的咒文,他面前的空间像是被撕开的画布一样露出一条丑陋的缝隙。而随着法师将自己的魔力供给到这条缝隙当中,这条原本不起眼的裂缝慢慢扩大,最终在变成一人宽的通道后稳定了下来。

    没有什么犹豫,起司走入了这扇通往灰塔的传送门里。而法师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开启传送门的时候,那些原本被绘制在四周的红色符文,它们的颜色在某一个瞬间整齐的变成了灰色,而在下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潮湿……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灰塔的空气从来没有这么潮湿过。起司睁开眼睛,果不其然,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熟悉的灰塔,而是一片植被极为茂密的森林。一片,暗蓝色的森林。不论是灌木,树木,藤蔓,甚至草丛中开放的无名花朵都是一种颜色,一种失去了生机的黯淡的蓝色。空气中除了水汽之外还有着其它的气味,那是一种腥甜的气味,但是并不是血的味道。这气味比血腥味更加浓郁,且甜腻。

    法师见到这种诡异景色的前几秒,过于震惊的想法甚至让他忘记了呼吸。起司本能的回头去看自己穿过的传送门,他的大脑在飞速转动着,被自己的魔力打开的传送门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错,自己会来到这个错误的地点,很有可能是某些存在有意为之。而在转过头之后,法师发现原本应该是传送门的地方,此时竟然空无一物!

    怎么回事!?

    起司的身体好像被雷击了一样,传送门的消失意味着他无法快速的离开这里。法师快速的回忆着自己刚才施法前的操作,凭借着过人的心理素质和记忆力,起司可以保证自己刚才的操作绝对没有失误,那么眼前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莎莎”枝叶被碰触的声音引起了起司的注意。法师将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然而除了摇摆的树叶之外,那里和周围的环境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可能会将这异常当成是一阵林间的微风引出的声音。可是起司却知道,在这片森林中绝对不会有风这种东西,那么,是什么拨动了那些树叶呢?

    “呼……”在刚才的响动过后林间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在确认空气中的气味确实没有毒性之后,起司小心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四周五步范围内的植物都呈现出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切割的痕迹,看来是传送门在展开时对这些原本长在这里的植被造成了破坏。那么,要走出这个范围吗?法师在心里对自己提问道,这些奇怪的植物极有可能富有攻击性,自己或许是靠着这五步的安全距离才没有被攻击,现在自己是否要冒险离开这个区域呢?

    “该死的。”低声咒骂了一句,起司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可能又被人摆了一道,而不管扰乱并关闭了传送门的人是女巫还是什么其他存在,他们对自己显然是缺乏好感的。烦躁感又一次浮现在法师的心里,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摇了摇头将脑子中的想法暂时放下,起司知道自己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以及如何返回苍狮王都。

    试着将自己的魔力当做触角散播出去,这是一个比较稳妥的做法,以往这样的做法可以让法师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附近的魔法气息。而且就算碰到了有着危险能力的东西,起司也可以保证第一时间切断自己和魔力触角间的联系以求自保。只不过,这一次法师注定要失望了,起司发现自己的魔力一旦离开了五步的范围就会消失无踪,好像四周那些暗蓝色的植物有着某种力量,可以切断自己和魔力间的感知。而这也意味着,一旦起司踏入这片森林中,他就会失去所有释放魔法的能力。

    “莎莎”之前出现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法师的周围,听起来植被下的东西比之前更加接近了。而且,这次发出声音的地方不止一处!

    有趣,这是在逼我离开安全区吗?法师如此想到。这些声音太过于巧合了,就好像是在传达“如果继续原地不动就会被袭击”这样的信号一样。真正有经验的猎手可不会如此步步紧逼的恐吓自己的猎物,鱼死网破从来不是明智的选择。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是否要顺着对方的意思行动。毫无疑问的,在这片暗蓝色的森林里,有着什么东西正在监视着起司,并且,法师觉得那东西应该也会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想到这里,起司迈开了脚步,朝着与刚才那三次声音方向不同的地方走了过去。

    当法师踏上被植被覆盖的土地的时候,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力量迅速的消失了。跟猜测的一样,这片森林有着让大部分施法者失去能力的作用。只不过……在起司低着的脸孔上,法师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要知道,虽然大部分的施法法师都需要像其他人施法者那样从外界获取帮助,可是作为灰塔的学徒,每一个人都多少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而起司的手段,是可以在这里使用的。

    拨开浓密的枝叶,法师感觉自己好像正在走向这片森林的深处。原本在他的印象中已经十分茂密的树林变的几乎难以通过,而时不时跟在身后的“莎莎”声却在催促着起司继续向前移动。不过这也不能怪法师缺乏在林间行动的经验,实在是灰塔地处世界最北端,这导致了起司几乎没有见过南方的密林。在法师的印象里,树林这个概念更多的还是指代北方那些较为稀疏的高大树木林地。

    在拨开了一片灌木之后,起司看到了两颗粗壮到不像话的巨大树木,这两棵树木之粗壮绝对可以让经验老道的伐木工叹息自己的斧子不够耐用。而且不同于那些形状自由的树木,这两棵树是如此的笔直,像是两根巨大的立柱一样一直向上延伸着。法师的目光也不由得向上抬了起来,他想看看这两棵大树到底有多高。

    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寻常树木树冠的高度,两颗大树逐渐靠拢在了一起,并且在那上面似乎还有着某种巨大的东西。起司很快意识到这到底是什么,他眼前的东西之前在灰塔的图书馆中有所记载。

    “森林深处的阴影”它的名字是如此的隐晦,以至于人们只能用这个称呼来指代它。

    “去杀了它。”一个对于起司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背后的树林里冷冷的传来。在法师的记忆里,这个声音的主人被起司称之为——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