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解放
    “老师,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杀了那个东西?”站在暗蓝色的密林中,起司转头询问着自己的老师。

    至于起司为什么那么轻易就相信自己身后的人是自己的老师,其原因也很简单。不用耗费精力去感知,那个同样披着灰袍的身影身上强大的力量就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身份,更何况,改变了自己传送的位置这件事,如果是这位灰塔之主出手的话,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对于此时的法师来说,他唯一的疑惑只是为什么自己的老师要让自己在这个时候杀死眼前的巨大生物。如果,那东西真的可以算作生物的话。

    “还记得我教给你的第一课是什么吗?”那个灰袍人说道。一阵雷暴从他胸口的衣服上闪过。

    “是,我知道了。老师。”听到自己老师这么说,起司也就只好重新面对那个大到不像话的生物了。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老师第一次教课的时候教给了自己什么,也很清楚当那个人这么说的时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做才可以杀死这个大家伙了。起司注意到虽然他和自己老师已经在这个家伙脚下说了半天,可是那两棵大树一样的腿却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这意味着或许对方还没有意识到在自己脚下有一个毫不起眼的渺小生物已经对自己起了杀心。

    不需要太多的思考,这片诡异的森林限制了起司释放大部分法术的能力,想要发动足够威胁到这只恐怖异种的攻击的话,起司要么就要将对方引离这片暗蓝色的森林,不过根据这片森林的茂密程度来看,这不会是一个好的方法。而另一种解决办法的话就要简单多了,之前已经说到过了,起司本来也有一些手段是可以不借助外界力量施展的,只不过这种能力太过于危险,所以法师一般情况下会本能的产生抗拒。

    可是现在大敌当前,而且身后又有自己的老师掠阵,起司相信自己的老师不会专门把自己扔到这里送死。所以……被身体一直以来抗拒的封印起来的可怕能量随着意志枷锁的解除从法师的身体内流动了起来。起司的双眼开始释放出难以被这个世界上的词语描述的色彩,这色彩和他在浊流镇火场中被迫使用的时候相比要强烈的多,如果爱尔莎此时看到起司的双眼,那么恐怕就不仅仅是晕过去这么简单了。

    完全释放出压制潜能的起司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样子,过于强大的力量让他产生出了可以将任何敌人轻易撕碎的错觉。随着充斥着力量的风暴震碎法师身上的衣物,一些看起来十分恐怖而且扭曲的暗灰色符文出现在起司全身的皮肤上,而很快的,从符文上喷涌而出的浓烈能量就组成了一套有着和起司双眼相同颜色的长袍。

    巨大的森林怪物此时已经被自己脚下迸发出的可怕能量惊动,它低下了那可以与小山媲美的头颅,想要看一看是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森林中胡作非为。而当那两只看起来像山洞一样巨大且深邃的眼睛穿过层层的树冠看到林中的起司的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出现在了这只生物的心灵中——恐惧。它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哪怕是从森林上空飞过的巨龙在这异种的眼中也不过是苍蝇一般的生物罢了,然而今天,一个渺小到如同蚂蚁一样的东西却让它生出了真切的恐惧。

    “哈哈哈哈……”随着那两棵巨大的树木从地上抬起,带起无数的树木和灌木,起司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而此时的法师在被对手察觉的情况下却丝毫不显得慌张,他低笑着,伸手从身边的暗蓝色灌木上摘下一片树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起司的手接近那棵灌木的时候,那棵灌木的树枝开始了抖动,就好像,是因为恐惧而颤抖。

    暗蓝色的树叶在离开灌木后就失去了它本身的颜色,随着起司将这片树叶在手中轻轻的把玩,那片树叶开始了它的变异。一开始,是膨胀,扁平的叶肉开始像气球一样膨胀,整片树叶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变成了一个肉滚滚的球体。而后,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响声,一根带着粘稠液体的触手从树叶变成的球体上长了出来。

    “去吧,去破坏吧。”法师对着手中已经不能被称为树叶的东西低语着,然后将那个球体抛向了异种的一条腿。在那个球体飞行的过程中,变异并没有停止下来。触手,骨骼,皮肤,肌肉,各种可以被描述或者不可被描述的身体器官毫无规律的从那个肉球里生长出来,而后又如它们突兀的出现一样突兀的消失。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那片树叶被扔到巨树的底部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足有一匹成年马匹大小,长着七八根昆虫节肢触手,却又有着鳄鱼一样大嘴长着十几只眼睛的诡异怪形。

    “唔嘎!!!”从十几张不同的嘴里发出的嘶吼足以成为地狱中的配乐,那个被起司制造出的怪物已经渐渐失去了被描述的意义。因为它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而唯一肯定的,是那个东西不断膨胀的体型,以及它依然遵从着自己的造物主起司的命令,用身体的所有部位去攻击着那棵巨木。

    “嚎!”悠远而巨大的痛呼声从天空的高处传来,哪怕是巨大的森林之主,被这种怪物撕咬腿部的疼痛也让它难以忍受。而且,物理层面上的伤害或许对于这个体型堪比山峦的巨物没有什么影响,可是随着起司造物的攻击,某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如同毒液一样顺着伤口在它的身体里扩散开来。虽然以它巨大的体型来看现在扩散的范围还十分有限,可是那种被侵蚀的感觉依然让这只生物发出了无法抑制的惨嚎。

    “嗡!”巨大物体破开空气发出的特有声音从森林的上方传来,随着起司抬起自己的头,他看到了两根不知道如何形容的巨大手臂从天空中狠狠的重击下来。其中一根偏离了它的目标,击中了起司右手边百步左右的土地,巨大的力量掀起的气浪和飞溅出的碎屑足以堪比从高山上落下的巨石!然而面对这样的冲击,起司却可以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不管是气浪也好,碎屑也好,都无法对此时的法师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他都不需要话心思去防御这些东西。

    而森林之主的另一只手准确的抓到了那个正在自己腿……或许是脚上捣乱的怪形,庞大的冲击力虽然将起司的造物一度压成了肉饼,可是随着那只巨大的手臂开始上抬,摊在地上的躯体又再次膨胀了起来。而且,那东西居然主动攀附上了森林之主的手臂!

    “嘎吱嘎吱”被撕裂下来的木块从高空中落下,措不及防的森林之主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去将附在自己身上的疯狂造物扯下来,可是就在它即将成功的时候,那个被起司制造出来的怪物居然爆炸了。毫无预兆,或者说,完全不需要预兆,那混乱的造物就和它不断变化的形体一样完全无法预料,所以它的爆炸可能才是发生在它身上唯一合理的事情也说不定。

    看到自己的造物爆炸,起司略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感到了一些的不悦。法师又伸手随便从身边拿了几样东西,有些是树枝,有些是石块,有些干脆就是地上的泥土。而不管这些东西原本是什么,当它们被起司接触并赋予了某种能量之后,它们都开始变的像是一开始的树叶那样产生了变异。

    “毁了它。”起司对着那些东西轻语到。听到了自己造物主的命令,这些怪诞的存在开始凭着自己身体上的各种器官爬向或者干脆滚向森林之主的身体。在这座原本静谧的暗蓝色森林中,一场令人感到无法理解的战斗打响了。

    而此时的灰塔之主仍然站在他之前的位置,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这个门徒释放着无论如何都无法被称为魔法的东西。起司所做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魔法的范围,或者说,那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在这位老师的后背上,一片荒芜大地的影像慢慢变的清晰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