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上锁
    “轰隆”

    “嚎”

    “嘎吱”

    ……各种混乱的声音彻底摧毁了森林里的静谧,起司的造物们在森林之主的身上疯狂的对它庞大的身躯造成着可怕的破坏。而巨大的体型在给森林之主带来难以想象的力量的同时也注定了它无法灵活的使用自己的身体。好像这个所谓的森林之主除了体型大一点,力量大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了。

    虽然起司造物的破坏力确实强悍,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将起司的造物替换成其它类似的部队,应该也可以如此轻易的让这个庞然大物陷入被动中。然而,灰塔之主知道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可以如此欺凌这种“森林深处的阴影”的人不会太多,而就算是那些人,想要做到如同起司现在这样将对方彻底压入下风也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就像是这里的植物一样,那个巨大的森林之主身上也有着奇异的力量。而与暗蓝色的森林可以隔绝魔力的能力不同,森林之主的能力只有一个,它可以直接杀死那些被它接触的人。这种能力完全无法被解释,因为根据曾经的传说来看,早在无尽岁月之前,甚至有极为高位的存在被森林之主直接杀死。而如果非要给这种类似诅咒的能力一个解释的话,灰塔之主的猜测是这个东西身上的能力很可能是这个世界某种运行规则的体现。

    就像是水低温会结成冰,空气流动会形成风一样,被这个森林之主接触就会消亡,这是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没有东西可以违逆世界,要知道,即便是被人类奉为神邸的存在,它们也不过是依托这个世界而出现的东西罢了。就像是大海中的鱼,哪怕它游得再快,长的再大,终究还是不能离开水。但是,在他面前却有一个人正在将这个无法被打破的铁则肆意的践踏在脚下。

    似乎是不满意那些迟早会爆炸的造物低下的效率,已经变的仅仅拥有一个模糊轮廓的起司决定自己亲自加入到对森林之主的攻击中去。对于法师来说,森林之主的那种可怕特性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可是在解放了自身力量之后,起司却在冥冥中意识到眼前这个从亘古就存在的恐怖阴影完全无法对自己造成伤害。

    被难以描述的光阴吞没的法师以平稳的步伐走向最接近的那棵巨木,在他前进的道路上,不论是从空中掉落下来的**残骸,亦或是森林之主的重拳都无法接触到他。好像这个时候的起司仅仅只有一个影像,而不具备实体一般。发现自己无法阻止起司的接近,森林之主恐惧而绝望的嘶吼从森林上空传来,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暴风即将被连根拔起的大树最后的挣扎。

    “克拉克……你都做了什么啊……”看着在森林之主狂暴的攻击中宛如闲庭信步一般的起司,站在战斗无法波及到的树林中的灰塔之主不自觉的说道。而克拉克这个名字,正是这位强大施法者的本名。身为起司的导师,灰塔之主十分清楚此时的起司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那个正在一步步逼近森林之主的可怕存在绝对不是自己的门徒,而是一些其它的极为可怕的东西。但是克拉克同时也知道,起司会变成那个样子,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灰塔之主的表情阴沉的可怕,在他的字典里可没有后悔,因为相比起去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感到懊恼,他很清楚尽早的吸取教训然后修正错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也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理性到不近人情的逻辑,他才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施法者之一。而如果让克拉克总结自己还没有修正过来的错误,那么他的名单上只会有一个名字,起司。

    另一方面,亲自上阵的起司发挥出了远超他造物的破坏力。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那些扭曲的造物只不过是起司随便将自身的零星力量灌注其中的消耗品罢了,而作为能量源的法师本人现在究竟拥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则没有人可以说清楚,哪怕是到了完全解放的现在,起司依然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依然在提升着,就像是有一口不断溢出能量的泉眼在自己的体内不断喷涌着一样。这股强大的力量驱使着法师将它们挥霍出去,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哪怕是作为这种能量的主人,起司被这些力量撑爆恐怕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咕噜,咕噜噜……”

    相比起自己造物粗暴的攻击方式,法师本人的攻击则要显得“温和”的多。从身上溢出的能量变成了一个个闪烁着无法形容光芒的“泡泡”它们好像真的没有重量一样从起司的长袍上飘散而出,并在离开法师的身体后开始膨胀。这些“泡泡”如同保护巢穴的蜂群一样涌向近在咫尺的巨木,当它们接触到森林之主身体表面的时候,“泡泡”就会无声的消失,但是随着它们一同消失的,还有一块块和“泡泡”本身一样大的物质。

    很快的,森林之主粗壮的腿部就被这些“泡泡”弄得千疮百孔,坚硬的身体就算是由火山核心的黑曜石打造出的武器也不一定可以击破,但是纵然是这样强度的身体,在起司的攻击下却显得如同豆腐一样脆弱。已经失去效力的腿部不再能支撑庞大的身体,森林之主山峦一样的身体开始倾倒,那是仿佛天崩一样的景象,巨大的身体划破云层,生长在身上枝叶让倾倒的森林之主显得像是一座即将从空中落下的岛屿。那颗庞大到可以筑城的头部第一次出现在了常年盘踞在森林上空的云雾之下,那张古老且巨大的面孔就算是最年长的巨龙也不一定有荣幸瞻仰过。然而,即使如此,当这个存活了不知道多久的生命消逝的时候,也不会和一只蚂蚁的死亡有什么分别。

    起司抬起头,如果那个部位还是他的思考中心的话。双目中释放着亵渎一切常理的光芒的法师看着上空倾轧而下的庞然大物,他张开嘴,默默的说了什么。至于起司此时是在吟唱什么咒语,还是只是无意义的呢喃,早就没人可以分辨了。但是随着法师说完,他身上的能量就如同是被龙卷风虹吸的海水一样疯狂的喷涌上了天空!那股可怖的能量在森林的树冠之上就迎上了森林之主倒下的身体,而在两者相接触的时候,就像是水流碰到了烈火,庞大的身体如同清水一样消融挥发,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烟雾产生。

    最终,没有任何东西落到这片林地中,高耸的如同天柱一般的身体,庞大的如同岛屿一般的臂膀,那些东西都被起司身上难以名状的物质从世界上抹去了。而在森林之主的头颅消失的那一瞬间,无数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那些目光从天空上,从深渊下,从幽邃海洋中凝视着这片森林中发生的事情。可它们什么都看不见,因为灰塔之主的力量早就遮蔽了这里的一切。窥探这里的存在注定无功而返。

    暗蓝色的林地间,身上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的起司茫然的呆立着,在他的面前,那个原本通天彻地的森林之主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层楼高的残骸。他已经完成了自己老师的要求,他杀死了这个从岁月这个概念诞生以前就存在在这里的东西。但是此时的法师心里却没有喜悦,也没有震撼,被过于巨大的力量洗刷过的心灵留不下思考的余地,其实早在解放自身力量的那一瞬,占据身体主导权的人就已经不是起司本人了。

    “抱歉……起司,我最初的门徒也是最后的门徒。我真的很抱歉。”克拉克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起司面前,这位灰塔之主悲哀的看着曾经自己最骄傲的弟子。他现在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人偶。

    被无形的力量所压迫,已经失去意识的起司膝盖一软就跪在了自己的老师面前。他的面孔看着自己的老师,双眼却没有焦距。克拉克的手印上了起司的面门,巨大的魔力随着灰塔之主的意志而流动着。原本已经被恐怖能量弄的扭曲变形的暗灰色符文又一次出现在了起司的身上,而且随着克拉克魔力的涌入变的更加清晰而繁复。

    愈加繁琐的符文像是附在身体上的枷锁,它们将起司体内的那口泉眼牢牢的封锁起来,不然泉眼中的能量伤害这个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良久,克拉克停止了施法,此时起司身体上符文的数量已经多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可以说法师身上几乎找不到一个拳头大小的裸露皮肤,就连起司的眼皮上也有着符文延伸下来的痕迹。

    “这样就可以了吗?”安莉娜的身影从密林的深处走出来。她向站在起司面前的灰塔之主发问道。

    “只是一时而已。这段时间他还是可以正常施法,但是只要他自己追求那种力量,那么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克拉克说道。他身上不断出现的图案暂时消失了,这是他消耗了过多魔力的征兆。不过对于灰塔之主来说,只是魔力的消耗还算不上伤害。

    “我知道了。”安莉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老师的话。她小心的将跪倒在地上的起司抱起来,带着他走回了密林中,那里有通向灰塔的传送门。

    在吸血鬼真祖离开后,克拉克也准备继续自己的行程,他也是被安莉娜以继承灰塔的必须条件为由才策划了这场对起司身体内能量的封印。而作为消耗掉那恐怖能量的对象,这片森林中的森林之主只能说是一个最合适的木桩而已。虽然杀死了这种等级的存在势必会引起混乱,可是作为克拉克这种等级的存在,他不在乎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或者质问。或者说,早就已经没有人有资格可以质问他了。

    但是就在灰塔之主将要离开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克拉克惊讶的将目光落在森林之主的残骸上,虽然极为微小,可是一根暗蓝色的嫩芽确实从残骸上生长了出来。

    “这都没死透……该说不愧是植物吗?”灰袍的法师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