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尾巴(下)
    发生在小巷和隐秘之地的追逐战仍在继续着。影子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将那些跟踪者的注意力从港口区挪开。但是这样做也有一些风险,当对方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他们绕圈的时候,这可能会刺激敌人做出一些激进的行为。不过,影子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绝对的自信,在这样的小巷和建筑物间,就算对手是起司那样拥有超越常识力量的施法者,他也有把握可以一搏。

    转过一个拐角,原本两个人的身影变的只剩下斯派洛一个。小麻雀好像是跟丢了自己的搭档,他茫然的环顾着四周,并在短暂的停留后开始像人群集中的大路走去。让斯派洛单独行动是影子计划中较为冒险的一步,因为显然对方不会这么轻易的将小麻雀放入人群密集的“安全区”,这意味着不论跟着他们的是谁,跟踪者都会想办法在搜索影子的行踪的同时阻止斯派洛的行动。

    即便是训练有素的暗杀者团体,当他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的时候,反应时间都是必须的。而影子等的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影子并不自大,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凭着小麻雀的掩护从对方的眼皮子底下遮掩住行踪。

    所以他将斯派洛作为诱饵派出绝对不是丢车保帅的举动,身为黑暗中的猎手,影子清楚当无法摆脱对方的跟踪时,一味的逃窜只会加快自己的死亡。这使得他必须在自己的体力耗尽之前找到跟踪者的弱点,这样即便不和对方展开正面冲突,也可以让跟踪者意识到如果继续追踪下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从藏身的阴影中弹射而出,影子朝着和斯派洛相反的方向猛地出现在屋脊上。在对方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小麻雀身上的时候,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可以让敌人自乱阵脚。影子一边在屋脊上快速移动着,一边用所有的感官搜索着四周的细微变化,他希望可以通过这次试探搞清楚敌人的数量和方位。

    然而现实让年轻的杀手失望了,没有响动,也没有衣物上的反光。对方似乎对于影子的行为完全不为所动。他们依然安静的潜伏在无法被注意到的角落,只是默默地看着影子表演。但是影子也不是对这种情况完全没有准备,在刚才决定分头行动之前,他就已经将装有情报的口袋塞给了斯派洛。为的就是假如对方放小麻雀离开,他可以直接去把情报交到起司手上。

    不同于影子的焦虑,斯派洛现在很紧张,或许准确的说,小麻雀觉得自己的心脏随时有可能从嘴里跳出来。对于这个孩子来说,纵然他的身体比那些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更加适应这种快节奏的行动,可是常年的营养不良让斯派洛的身体有着严重的隐患。之前勉强自己跟上影子的步伐,甚至做出攀爬翻越这种极为消耗体能的动作已经让小麻雀有些受不了了。

    但是,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在屋脊上奔跑的影子,斯派洛知道现在可能就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如果他可以完成影子给他的任务,那么不论是影子,还是他背后的老板“独眼”,甚至起司都会对自己的行动能力刮目相看。想到这里,小麻雀的身上又涌出了一些力量。

    黄昏的街道谈不上拥挤,可是在那些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摊贩面前却仍会有一些想要捡便宜的人围购。他们大多是想趁着这些商贩回家心切的时候用较低的价格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尤其是蔬菜和水果这样不能长期保存的商品,到了黄昏的时候价格总是特别便宜。

    这样的人群最适合自己隐藏行踪,斯派洛有自信,只要自己可以混入那些人流里,他就有办法摆脱掉最难缠的猎手。

    二十步,这是小麻雀目测出的,和那些为自己日常开销斤斤计较的人们之间的距离。斯派洛感觉自己的背后和手心里现在满是汗水,他的精神从未这么集中过,也从未这么紧张。但是这种风险是值得的。只要自己走完这短短的二十步,将怀里的情报交给起司,那么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十步!吵闹的人群几乎近在咫尺。跟踪他们的人似乎完全不在意斯派洛的动向,或者说,在影子和小麻雀分头行动之后,那些跟踪者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止手段。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已经放弃了追踪的打算。但是却也有可能……对方不是不作为,而是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伎俩。

    五步!斯派洛甚至可以闻到那些人群中汗液和劣质香水的味道,只要再有五步,他就可以消失在人群之中。小麻雀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略微放松了一些,如此之短的距离,对方再想要做点什么也是来不及了。等着吧,马上斯派洛就会让他们知道小瞧一个街头长大的孩子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但是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在小麻雀将大部分精力放在防御身后的追击者的时候,一个穿着粗布格子长衫的肥胖中年男人从人群中径直朝着这个孩子走了过来。那个人有着一个已经失去大部分生机的脑袋,他最后的一点头发在发际线的边缘挣扎求生,肥胖的肚腩让这个人看起来活像是一个站起来的酒桶。他是如此肥胖,光是他的胳膊,就有斯派洛的腰一般粗。

    这个男人的下巴不住的晃动着,好像嘴里在咀嚼着什么东西。他看起来很放松,完全就是一副刚刚关掉了肉店,想要去酒馆喝一杯的屠夫模样。这种平常的表象让斯派洛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男人,当小麻雀感受到面前的光被什么东西挡住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

    虽然斯派洛第一时间就想要闪身从这个人的身边绕过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个肥胖的男人用张开的手臂挡住了斯派洛的路线。不需要抬头去看对方的脸,小麻雀知道自己有麻烦了。虽然男人的背后就是人群,可是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中,就算自己大喊救命,周围的人也会因为被对方硕大的身形阻挡而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想要不被对方抓到,只有靠自己。

    肥胖的男人低下头看着矮小的斯派洛,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在他看来,这只小麻雀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逃离自己的身边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逃离一个大人的控制。可斯派洛不愿意这么放弃,在危急关头的急智让这个孩子找到了绝境中唯一的一条出路。

    小麻雀抬起头,看着对方洋洋得意的笑容,他也笑了。与中年人残忍的笑不同,斯派洛的笑是如此的调皮。街头的生活不仅教会了小麻雀生存的技巧,目睹过无数场斗殴的经验也教会了他什么部位才是人真正的弱点。尤其是男人。矮小的身体只要善加利用就会带来优势,不需要有多少时间准备,斯派洛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拳就朝着自己面前的某一个位置猛击了过去。

    应该是没有料到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有如此狠辣的作风吧,那个中年人的表情瞬间就从得意变成了如丧考批,那张肥胖的脸由于表情的急速变换使得看起来颇为滑稽。难以忍受的剧痛让这个中年人的膝盖下意识的就是一软,他双手捂着自己被重击的部位,张着嘴却因过度疼痛而叫不出声。

    虽然斯派洛很想说点什么来嘲笑一下对方,可是小麻雀知道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疼痛会延缓对方的行动,可是也会滋长敌人的愤怒,他可不想被这个体重看起来有自己四倍左右的家伙打上一拳。小麻雀向左平移了两步,绕过了这个胖子,也终于混入了人群之中。

    觉得自己暂时安全了的斯派洛下意识的就想要回头看看影子那边的状况如何。可是或许是视线的问题吧,不论小麻雀如何寻找,他都没有办法在周围的屋顶或房檐间找到影子的身影。不安的感觉催促着小麻雀赶快离开这里,他有预感,在他和那个肥胖男人周旋的时候,影子可能遇到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