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蜘蛛
    最终,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斯派洛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位于港口区的房子门前。刚好要出门挂油灯的罗兰在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晕倒在地上的孩子。他实在是太累了。老人赶紧把小麻雀抱起来,送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躺下。角落里的费尔根舒展开自己的形体,原本团成一团的雕像变成了一只混合了狼和蝙蝠特征的石质魔偶。

    “他是自己人。”罗兰对费尔根说道。不过忠心的石像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相信罗兰的话,它自然有自己的方法分辨斯派洛是不是怀有敌意。魔像将前爪搭在沙发上,使自己用后腿站立起来,用那双石质的眼珠扫视着昏厥在沙发上的小麻雀。良久,似乎是确认了斯派洛并不具备可以威胁到这所房子安全的能力,费尔根才又自己返回角落团缩了起来。

    而在石像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罗兰已经从厨房里弄出了一碗热腾腾的肉汤。这是他为自己和起司准备的晚餐,不过鉴于法师现在还在楼上不知道做着什么,还是先把食物分给需要的人比较合理。

    食物的香味唤醒了疲倦的斯派洛。小麻雀费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当他看到罗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终于安全了。对于罗兰,斯派洛是认识的,老人的魔术表演在王都的街头掀起了不小的轰动,哪怕是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期,孩子们却不会如大人那样慌乱。所以早在起司第一次去“赤红之血”的时候,斯派洛就在喝完葡萄汁后去看过罗兰的表演。

    而之后在与影子的闲聊里,斯派洛也知道了这位可以从大帽子里变出鸽子的老人原来和起司也有着渊源,这让小麻雀把罗兰也当成了和起司一样的施法者,戏法和魔法,在小孩子眼里可能前者更加神奇也说不定。

    此时醒来看到面容慈祥的老人,斯派洛内心中的担忧终于是舒缓了下来。他接过罗兰手里的木碗,没有顾得上说谢谢,就开始狼吞虎咽着吃起了碗里的肉汤。

    看着斯派洛吃东西的样子,罗兰虽然感到些许的欣慰,可是同时也感到了担忧。欣慰的是这个孩子看起来并没有受伤,他只是太累了而已。而担忧的是,关于今天黄昏会有来自“独眼”的情报送过来这件事情,罗兰也是知道的。可是现在被指派来送情报的影子没有来,来的反而是斯派洛,不需要动用那丰富的经验,罗兰也能想象到,情报运送的时候一定是遇到了意外。

    “有敌人来了。”角落中的费尔根双眼开始闪动起了红色的光芒,石像开口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小麻雀拿着勺子的手停顿了下来。虽然石像说话很让他惊讶,不过联想到这里是巫师的宅邸,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正让斯派洛停下来的是他知道,那些石像口中的敌人,很有可能是跟着自己找到这里的。

    罗兰看了一眼因为紧张而停止进食的斯派洛,老人慈祥的用手摸了摸小麻雀的头,说道。

    “别怕,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敌人接近。即将进入客厅。”费尔根的声音从角落里提醒道。

    其实不用石像提醒,罗兰也可以从客厅的窗户上看到入侵者的形体,那是一些巨大的蜘蛛。它们每一只光是躯干都有一个小孩大小,而它们的长腿看起来至少也有两米长。向窗户外看去,老人至少看到了五只这样的巨型蜘蛛爬过,而在窗户看不到的地方,这些入侵者的数量只会更多。不速之客们用它们的螯足不断的敲打着窗户,随时有可能破窗而入。

    费尔根的身体又一次从基座上走了下来,而这一次,守卫这栋房屋的石像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打发回去。费尔根展开了自己背后的翅膀,石质的蝙蝠双翼自然是不能起到飞行的作用,可是被刻意磨尖了的的翅膀边缘却让这对翅膀变成了足够锋利的武器。除此之外,如狼一般的尖牙和利爪是费尔根最主要的攻击方式。同时,被安装了三菱形铁锥的尾巴也会让敌人印象深刻。

    不过单凭石像一个,即便它再怎么擅长战斗面对数量众多的敌人还是显得有些不够。在费尔根走向窗户准备迎击敌人的时候,罗兰拿起了他放在门框边的木杖。这根木杖足有一人高,最细的地方也有一个成年人手腕粗细,在顶部更是有着半个人头大小的木瘤,虽然可能比不上那些铁质的武器,可是被这样一根木杖敲上一下也绝对不好受。

    “你端着汤去门那边等着,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这些害虫解决掉。”罗兰拍了拍斯派洛的头,示意小麻雀从沙发上离开,这间客厅虽然足够宽敞,可是作为战场,还是显得有些狭小了。

    当斯派洛抱着肉汤跑到屋子的角落里之后,在一阵破碎声中,客厅的窗户算是正式宣告破碎了。而见到那些透明的玻璃窗被这么粗暴的击碎,哪怕这间屋子是属于女巫的财产,罗兰的眼角也是不自觉的跳了一下。

    “这几扇窗户可是很贵的。”老人自语道。

    不过很快罗兰也就没有时间心疼这几扇窗户了,随着这些巨大的蜘蛛一边发出“嘶嘶”的声音一边爬进客厅,战斗已经不可避免。

    “这间房子属于主人。入侵者,死。”费尔根的话像是某种宣告,在发出声音的同时,这座石像已经扑向了离它最近的敌人。

    “嘎哈!”被费尔根攻击的蜘蛛明显错估了形势,它低劣的思考器官无法帮助它分辨出对手的差别,以至于这只蜘蛛仍然将费尔根当成了拥有血肉之躯的猎物。它昂起自己的口器,试图将带有剧毒的毒牙刺入石像的体内。

    据说巨龙不需要用魔法强化自己,它们本身的利爪就可以开金裂石。可是显然这些巨型蜘蛛的毒牙的硬度还没有到和龙爪相提并论的程度,所以当费尔根用石质的前肢猛力挥击那只蜘蛛的头部的时候,原本令人胆寒的毒牙瞬间就被非人的巨力所打断。那只可怜的蜘蛛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呼就被石像一巴掌拍碎了脑袋。

    “唔,那可真恶心。”看到被费尔根拍碎了脑袋的蜘蛛体内飞溅出的绿色汁液,罗兰说道。然后用手中的木杖一记重砸敲碎了另外一只蜘蛛的前腿。那根看起来就不轻的木杖在老人的手里使得得心应手,凭着这沉重的武器,一时之间虽然面对着三只巨型蜘蛛的围攻,罗兰却丝毫不落下风。显然这位魔术师绝对不像他看起来的那么和善。

    一时之间,罗兰和费尔根在蜘蛛们的围攻下打的风生水起,大有将这些入侵者赶出屋子的架势。可是或许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吧,在意识到无法凭着力量击倒对手之后,那些巨型蜘蛛们开始从口器中喷出具有极强黏性的蛛网!

    黏人且带有一定韧性的蛛网可不好对付,或许有着翅膀和利爪的费尔根尚且可以撕破这些烦人的东西。但是这蛛网对于罗兰来说却是非常危险的,老人手中的木杖可不足以破坏蛛网,而蛛网却束缚住了罗兰的行动。对于一个善用技巧的战士来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局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