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火袍
    .. ,灰塔的黎明

    客厅中的战斗仍在继续着,只是战斗的风向开始朝着对蜘蛛们有利的方向吹动。不仅仅是罗兰被蛛网限制了行动,就连费尔根身上挂着的白色蛛网也开始增多起来。或许比起挥舞着木杖的老人,有着非人身躯的石像可以不在乎一张蛛网带来的束缚感,但是当蜘蛛们开始疯狂的朝着费尔根身上喷射那些粘稠的蛛丝的时候,即便是魔力驱动的石质身躯也会变得迟缓不堪。

    “嘿,我说费尔根,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用有限的空间来增加木杖的速度,罗兰由下至上的一次挥击让面前的蜘蛛在空中翻腾着撞上了客厅的墙壁。但是虽然如此,老人现在可以活动的范围也十分有限,他的身上挂满了蛛网,尤其是那一大把保养得很好的胡子,已经被蛛丝彻底的黏在了他胸前的衣服上。

    “什么。”哪怕被蛛网限制住了身体,费尔根坚硬的外壳也足以保护它不会被实质性的伤害。守护房屋的石像用仍然毫无生气的声音回应着罗兰的询问。

    “现在这个情况,你不建议我稍微对室内装潢做出一点损毁吧?这也是为了早点把那些害虫赶出去啊。”罗兰说道。费尔根作为这栋房屋的守护者,一切都会以保护房屋以及房屋的主人为最优先级。鉴于自己将要做的事,罗兰可不想赶跑了蜘蛛却因为自己破坏了这个房间的家具而被这个石像赶出去。所以提前得到费尔根的许可再行动是很有必要的。

    石像沉默了几秒,它努力的挣脱着自己身上越来越厚实的蛛网。再几次尝试无果之后,作为人工造物,费尔根很清楚自己无法凭着自己的力量阻止入侵者造成更大的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罗兰的办法可以快速解决战斗,那么似乎也没有不同意的必要。于是石像开口说道。

    “批准。”

    罗兰等的就是这句话。此时老人的情况实际上十分危险,虽然蜘蛛们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限制费尔根的行动上,可是也有着三只蜘蛛在对罗兰持续的展开攻击。覆盖了石像的蛛网同样也让老人几乎被裹成了一个人形的茧。而且在看到罗兰无法顺利的挥舞他那把极具危险性的木杖之后,原本被打怕了的蜘蛛们也开始尝试着用毒牙去攻击老人了。

    就在一只蜘蛛从天花板上跃下,准备对罗兰的颈部注入致命的毒液的时候,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出现了,这一幕深深的烙在了斯派洛的脑海里,震撼程度甚至犹在起司在小巷里暴打那些混混之上。

    火!红色的火,鲜艳的火苗跃动着从罗兰的长袍上升腾起来,那些火焰贪婪的吞噬着老人身上的蛛网,蛛丝这种生物材质是绝佳的导火物!所以只是一个瞬间,火焰就覆盖了罗兰的全身。可是从空中跃下的蜘蛛虽然同样畏惧火焰却已经无法改变落点,眼看着那只蜘蛛就要砸到罗兰的身上,一根同样燃烧着火焰的木杖从燃烧的蛛丝中如毒蛇般探出,狠狠的戳在了那只倒霉的蜘蛛的脸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全身浴火的罗兰如同下凡的天神,老人一改平时的作风,他挥舞着着火的武器在客厅中肆意的抽打着那些巨型蜘蛛。而出于对火的畏惧,那些蜘蛛根本不敢反抗此时的罗兰。狭小的空间反而成为了蜘蛛们的弱点,就连它们的蛛网,也会在碰到罗兰之前就燃烧起来,甚至还会顺着没有来得及切断的蛛丝一路烧到自己主人的身上。

    被蛛丝覆盖的半间客厅很快化为了火海。幸好这间屋子的主要建筑材料还是石头,火焰无法真正破坏房屋的结构,不然这样的火势可能会比蜘蛛们更早的弄塌这栋建筑。而得益于蛛网的燃烧,被囚禁的费尔根也终于重新获得了活动的能力。石像可不害怕火焰,在蛛网被烧着的“噼啪”声中,费尔根也加入了狩猎蜘蛛的行列。

    在罗兰和石像的清缴下,已经进入客厅的巨型蜘蛛很快悉数变为了火焰中的助燃剂,而那些盘踞在房屋外侧,原本打算一同进入的蜘蛛则被房子里突然窜出的火苗吓的四散奔逃。生物本能中的恐惧让它们无法对火焰产生任何的抵抗力。

    解决了闯入房间的不速之客,浑身上下仍然在燃烧的罗兰走向了在墙角看呆了的小麻雀。这个老人此时在斯派洛中的地位已经比起司还要高了,毕竟这连胡子都烧起来的形象实在是很有冲击力。就在斯派洛以为罗兰要跟自己说什么十分重要的话的时候,他却听到老人用极为沙哑的声音朝自己喊道。

    “水!快打水灭火!”

    …………

    在击退了入侵的那些巨型蜘蛛们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客厅中的火势总算被费尔根和斯派洛扑灭了。至于罗兰吗……老人被一桶水浇灭了自己身上的火之后就一直在角落里心疼自己被烧了一大半的胡子。虽然看起来刚才罗兰所做的一切确实很像魔法,可是稍微有点魔法常识的人就会知道,被自己用魔力催生出的火焰是绝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所以真实的情况是,刚才罗兰做到的那一幕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魔法。

    事实上,老人所做的是引燃了他袍子外层的一层易燃涂料,这件可以自动起火的袍子算是罗兰众多道具中做的最好的一件。只不过一直以来都用它来增加登场效果的魔术师可没想到那些火焰在蛛丝的助燃下会变的那么可怕。要知道,在正常的情况下,罗兰身上的火焰在烧完了他袍子外层的那薄薄一层易燃涂料后就会熄灭,像这样的情况,可是老人也没想到的。

    默默在心中决定以后少用这件袍子,罗兰看着被烧黑了一半的客厅开始担心起费尔根会不会遵守承诺了。他这一把火带来的破坏,搞不好比那些蜘蛛加起来还要大。

    不过好在石像并不具备人类那样的情感,在扑灭了客厅的火势之后,费尔根就再次回到自己的基座上蜷缩起来了。而小麻雀也在救火的时候挥霍掉了他刚才回复的那点体力,斯派洛疲惫的躺在被烧的焦黑的沙发上,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罗兰为小麻雀盖上了一张毛毯,同时担忧的看了一眼屋顶。他知道,起司此时应该正在这栋房子的二楼做着什么。而不管法师到底在做什么,以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惊动他来看,在起司主动下楼之前,想要保护自己和斯派洛的安全,罗兰只能靠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