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噩耗
    ..,灰塔的黎明

    幸好在第一次袭击之后,对方就暂时罢手了。似乎是觉得既然情报已经到了起司手里,再贸然攻击法师的驻地也注定无功而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起司从灰塔返回的时候。在和咒鸦商量好了分头行动的事宜之后,法师便匆忙的返回了王都,当他穿过那扇传送门又一次出现在安全室里之后,起司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闭合的空间裂隙,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我说,我不在一天你们就把房子烧了?”这是起司推开客厅的门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确实,虽然经过了一天的补救,但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客厅现在看起来还是惨不忍睹。原本装着漂亮玻璃窗户的窗框上被随意的钉上了几条木板来防止风透进来,原本有着精致木地板的地面也变成了漆黑一片。除了客厅入口附近还能看出几分这个房间之前的样子,你说这里是马厩起司都会相信。

    “哈哈,某人可没资格说这话。我是不知道你在楼上搞什么奇怪的研究。可是为了保护这里,我这个老头子可险些就交代在这儿了。”叼着烟斗转过身来,罗兰此时的样子让起司不禁笑出了声。虽然擦掉了脸上的污垢,可是被火焰烧掉的胡子和头发却不能一夜之间生长回来。

    此时的罗兰只能把自己剩下不多的胡子随便的用麻绳束到了一起,然后将一头的白发剪成了一指长的短发。托这副外表的福,罗兰暂时也没有办法出门表演了。

    “怎么?我不在的时候有人造访过这里?”见到老人除了胡子和头发外,其它的身体似乎没什么大碍。起司也就放心了下来。法师随手拉过一把烧黑了的椅子,确定它还能撑得住自己的体重之后坐了下去。

    “嘿,那些东西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差的客人。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看吧。”说着,罗兰就从一旁的桌子底下掏出了什么东西朝着起司扔了过去。

    法师一把接住老人扔来的东西,定睛一看,只见一颗狰狞的被烤过的蜘蛛头正面朝着自己。那双硕大的螯钳似乎仍然有着切断自己脖子的能力。如果是普通人,被罗兰的恶作剧吓上一跳也是十分正常的,但是起司作为施法者的心理素质到底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法师仔细端详着手里的蜘蛛头,甚至还用手掰开了蜘蛛头部后方的断面,想要看一看里面的结构。

    “嗯……奥特兰大蜘蛛,我想我可以理解这火灾遗迹一般的房间了。这东西来了多少?”起司问道。

    “十只还是十五只呢,数量太多了没有准确的记忆。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不妨去问问那个石像。它肯定比我记得清楚。”罗兰说着指了指仍然在角落里的费尔根。这尊石像在之前的战斗zhong耗费了过多的能量,在战斗结束后基本就没有再进行过任何活动。

    “不必了,这样就可以了。”知道这些蜘蛛的具体数量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信息,所以起司也只是希望知道一个大概的数字罢了,“能知道它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吗?”

    起司自问自己在王都里行事还是十分低调的。而这栋房子又是女巫手下的财产,敌人不应该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才对。而且要进攻一座有施法者把守的建筑,十几只大蜘蛛这样的兵力也显得明显不足。

    “按照小麻雀的说法,那些蜘蛛似乎是跟着他来的。他在给你送信的路上就被盯上了。”魔术师继续抽着自己的烟斗,回答道。

    “歪打正着吗?等等,斯派洛?送信的怎么会是他?”起司皱了皱眉头。他记得“独眼”承诺过来送信的人是影子才对。

    “按照那孩子的说法,他和那个杀手小子是一起行动的。但是在路上的时候他们为了引开跟踪者分头行动了。”罗兰说着,站起来把斯派洛送来的装有情报的口袋扔递了起司。

    法师将口袋接了过来,却没有着急看其zhong的内容。他继续问道。

    “那斯派洛人呢?他走了吗?”在这栋房子里,起司并没有感受到小麻雀存在的迹象。

    “是啊,他刚走了没有多久。毕竟那孩子也被吓的不清。按我的意思是不支持他自己单独行动的,但是他坚持要回去看看那个杀手小子的情况。而我又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罗兰说着摊了摊手。很多施法者在进行研究的时候会进入无法自保的状态。深知这一点的老人在经历了昨天的袭击之后,是不可能放下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起司单独离开的。

    起司知道老人的做法并没有错误。而且这个时间段王都zhong的人流十分庞大,斯派洛混在人群zhong回到“赤红之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对于让小麻雀单独行动这件事,法师还是有一些不安,而就在这个时候,猛烈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罗兰先生!罗兰先生!”斯派洛用尽了全身力气拼命的敲着门,他的双手因为过大的力量甚至开始往外渗血。

    “斯派洛?你不是回去了吗?”房门打开了,而站在门内的并不是罗兰,而是起司。见到本应该回去的小麻雀这幅模样出现在门口,法师心zhong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起司先生!您回来了!太好了!”见到开门的人是起司,斯派洛激动的直接扑到了法师怀里。而这个时候起司发现,除了汗水之外,小麻雀脸上还有两条明显的痕迹,他哭了?

    “冷静,斯派洛,冷静。发生了什么事?”单膝跪了下来,起司用双手扶住小麻雀的肩膀,平视着这个孩子,问道。为了尽快使斯派洛的情绪稳定下来,起司在自己的话里加入了可以让人稳定心神的魔力。

    不知道是魔法的作用还是对起司的信赖,小麻雀很快就从极端的激动zhong冷静了下来。可是当他冷静下来之后,他原本就还是湿润的眼睛里又开始流出泪水。

    “影子先生……影子……”斯派洛的话因为哭泣而使人无法听清。

    “没事的,斯派洛。我和罗兰都在这里,别怕。影子怎么了?”起司柔声说道。

    几秒钟之后,小麻雀终于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他忍住泪水和鼻涕,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影子先生,他被挂在城门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