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焚烧
    ..,灰塔的黎明

    驯蛛人因为长期和他们所饲养的大蜘蛛相伴,就像那些老猎人一样,这种特殊的生活方式让他们身上有很多不同于常人的特征。而鉴别一个驯蛛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他们的手心。这是因为奥特兰大蜘蛛需要从小驯养,驯蛛人们必须要让蜘蛛从幼虫时期开始就习惯自己身上的味道。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驯蛛人会让幼虫在自己的手上进食。

    据说这种方法的由来是为了模仿蜘蛛母亲背着幼虫觅食的习性,让幼虫错以为驯蛛人就是它们的母亲。当然,蜘蛛毕竟不是雏鸟,它们可没办法将这份温馨的记忆保留太久,再说在昆虫类的生物zhong,同类相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如此一来,蜘蛛的幼虫至少还会把驯蛛人当成是自己的同类来对待。这就有了进一步驯化它们的可能。

    为了保留这种可能,驯蛛人们的手掌都被还不太能准确猎食的幼虫们咬的千疮百孔。甚至有的时候幼虫毒腺发育的速度较快,驯蛛人被咬到后还会zhong毒。幼虫的微量毒液当然不至于杀死驯蛛人,但是却会对他们的双手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他们伤口附近的皮肤会发生溃烂,即便解毒之后溃烂的皮肤也会留下丑陋的疤痕。

    所以,起司才会要求看这一家人的手掌。不过考虑到对方有狗急跳墙的可能性,法师在提问之后,身体就紧绷了起来,准备应付预想当zhong的突然袭击。起司的眼神在屋zhong的几个人脸上来回扫视,希望能够捕捉到每一个表情变化。不过很遗憾,法师在这一家人的脸上看到的只有疑惑。

    因为洛萨的存在,虽然对起司的命令感到匪夷所思,可是那个男人还是在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之后率先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那是一双经常做粗重工作的双手,上面遍布着老茧和不小心留下的伤痕。毫无疑问,这个男人不是法师在找的驯蛛人。

    有了父亲带头,民居zhong的zhong年女人和她的孩子们也排着队来给起司检查他们的双手。法师细心的检查着这四双手掌,希望在上面找到一点像是被蜘蛛咬伤过的痕迹,而他的专注,也让洛萨在内的其他人不禁产生了一种这个人是不是有某种特殊癖好的错觉。

    “怎么样?”在起司检查完了最小的男孩的手掌之后,洛萨开口问道。不过其实不用法师回答,从起司兜帽下的表情来看伯爵就知道对方多半一无所获。

    起司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他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法师将视线又一次从屋zhong的几个人脸上扫过去,直觉告诉他,这几个人zhong间一定有一个驯蛛人。可是,到底是哪一个呢?

    “你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了?”法师对男主人问道。

    “呃,至少也有三年了吧。我们本来是德诺领的难民,全靠国王陛下的恩赐,才能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养活家人。”那个男人惶恐的回答道。

    “德诺领三年前发生了一次很大面积的山火,很多人因此失去了家园。陛下为了让各地领主响应号召收留难民,所以带头在王都为难民们创造了很多工作岗位。”知道起司对苍狮王国的大事小情并不了解,洛萨小声的向法师解释道。

    其实不需要洛萨的讲解,起司也能看得出来男主人并没有说谎。那么,问题不是出在他身上吗?可是,如果这个男人真的如他所说是三年前到此的难民,而其他人也真的是他的家人,那驯蛛人到底是如何混在这个家庭zhong不被发现的呢?想到这里,法师默默开启了另一种视角,他从魔力的角度审视着这栋小屋和其zhong的人们,在这个视角zhong,物质层面上的遮掩将变的毫无意义。

    从起司的眼zhong看过去,房屋zhong的大部分东西都只有一个粗浅的单色轮廓,那是因为腐烂的木头也好,土石搭成的建筑也好,它们身上既没有生气,也没有魔力。而此时法师眼zhong的洛萨,则散发出强烈的红色光芒,这是他生命里极为旺盛的证明,同时起司还注意到黑山伯爵的脑部和心脏的位置有着两股暗金色的色彩盘踞其zhong,看来这位爵爷曾经受到过某种存在的祝福。这倒是个新发现。

    将视线放到其他人身上,他们身上都散发出和洛萨颜色相同但是要虚弱的多的红色光芒。其zhong,男主人的要强一些,女主人稍弱,孩子们根据年龄的大小依次递减……等一下!起司通过自己的眼睛注意到了一些反常的事情,在三个孩子zhong,年纪排行第二的那个女孩身上的红色光芒并不是常人的颜色。

    一般人的生气是一种很温暖的红色,看了就会让人觉得舒服,但是这个女孩身上的光芒虽然乍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可是其zhong却夹杂着一些暗红色的东西。这些东西被外层的红光所遮掩,如果不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这么忽略过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法师的知识储备zhong,会产生这种情况的情景并不算多,而他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正在面对的是怎样一种情况。

    而除了有异常的女孩之外,起司还发现了这个房子里的另外一些小秘密,这让法师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间房子有没有地窖?”外表看上去刚才还在低头沉思的法师突然问道。

    “有的,据说是这栋房子的原主人修建的。只不过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储藏,所以虽然搬来了三年,可是除了一开始下去检查过一次后就再也没动过。”男主人说道。

    “打开我看一下。”起司命令道,同时歪了歪头。洛萨看懂了法师的暗示,他有意无意的走到了其他几个人和男主人之间,将他们和带着法师去打开地窖的男主人分隔开来。

    “是,大人。”男主人自然是没有注意到黑山伯爵的动作,他带着起司来到屋子的一角,费力的搬开一缸装满了腌菜的陶制大瓮。在原本大瓮下面的地板上,一块木板盖住了通往地窖的通道。

    “大人,要下去吗?”取过挂在墙上好几年都没有用过的火把并将其点燃,男主人对起司说道。

    “不必了,你说下面并没有东西,对吧?”起司回答道。同时自然的拿过男主人手zhong的火把。法师眼角的余光在说话的同时瞟了一眼被洛萨挡在一边的某个人。

    “是的,大人。”男主人被起司的举动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从这个灰袍人进门开始好像就在做一些他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不过看起来哪怕是那位穿着金色铠甲的大人都好像受命于此人,男主人也不敢对起司的举动说什么。

    “很好,那么我这么做对你来说应该也没什么影响。”起司说着,将手zhong的火法顺着地窖的洞口扔了下去。虽然在场的大部分人没有看清,可是洛萨却清楚的看到,在火把进入洞口之前,那上面的火焰俨然已经从正常的红色火苗变成了绿色。

    说也奇怪,被男主人笃定没有任何东西的地窖,即便火把扔进去按理说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甚至火把多半会在封闭的环境zhong自己熄灭。可是,随着起司将火把扔进地窖,一股绿色的火苗却以一种极为强烈的势头从地窖的出口zhong涌出,索性这火势只有一瞬间。在一阵“噼里啪啦”,像是某种甲壳被烧裂的声音zhong,那股绿火又像它出现时那样突然的消失。只留下小屋里升温了一些的空气还在证明刚才发生的并不是幻觉。

    在民居zhong的人都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的时候,法师转过头,将身体对着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的方向。笑着说道。

    “好了,你的蜘蛛已经被烧死了。你是打算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让你身边这位爵爷把你捆好了扔下去陪你的蜘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