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呜咕
    .. ,灰塔的黎明

    时间流动着,转眼之间已经是影子死后的第三天了。王都的城墙终于出现在了爱尔莎等人的视野里。看到旅途的目的地近在咫尺,哪怕是希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三天的赶路对于几人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而且,即便已经是星夜兼程,如果不是队伍里有希瑟作为担保,沿途的大小关卡一律放行的话,恐怕这趟行程的时间还要再加一倍不止。

    “我们明天一早进城。”看了看天色,希瑟知道此时赶到王都多半也会被挡在城门之外。虽然凭着她的身份也不是不能命令城门附近的卫兵打开城门,可是那样势必会惊动王都的各方势力。就如同当时起司所忧虑的那样,希瑟并不想告诉所有人自己的到来。

    “明白。”简单的应了一句。蒙娜勒紧了手中的缰绳让马车停下。因为女骑士长伤势的原因,他们不得不选择马车作为交通工具。几天的相处下来,希瑟爽朗的作风和军人气质也让本来就是军团出身的蒙娜和爱尔莎和她相处的十分融洽。她们在很多时候甚至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来解释自己的意图,就可以理解对方的意思。

    “今天就走到这?不是看见王都了吗?”在马车停下后不久,杰克的身影从路旁的树林里走出来,他的腿部还保持着兽化的特征。作为狼行者,他本身是没有办法骑马的,那种猎手的味道会让未经训练的马匹本能的产生恐惧。虽然老练的狼人可以做到暂时遮蔽自己的气息,但是现在的杰克还没有这种能力。

    不过这样也好,经过三天的训练,杰克对自己变身的控制力又有了一定的进步。对于狼行者来说,只要有足够的食物供给能量,即使连续跑上七八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们明天再进城。如果你愿意,可以先趁着生火的时候去找点猎物。省的待会抱怨干粮的味道太淡。”爱尔莎小心的将希瑟扶下马车,对杰克说道。

    “我可没抱怨过干粮的味道。再说每次我打到的猎物你们也没少吃。”嘴里这么说着,狼人还是在简单的巡视了一下今晚的营地附近有没有什么危险后就又一头钻进了树林。南部的树林中有着数量充足的猎物供狩猎者捕食。而得益于增强过的身体,杰克也不担心会在林中碰上大型肉食动物,从前的捕猎技巧加上现在的身体能力,此时的他足以称霸苍狮所有的森林。

    “相比起猴子,他现在更像是猎犬。”在杰克走远之后,蒙娜一边生火一边说道。

    “那他应该是我知道最凶猛的猎犬了。”希瑟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说道。她在这几天的同行时间里已经知道了发生在杰克身上的事情。在最开始的惊讶之后,女骑士长接受狼行者的速度倒是比老板娘她们预想的要快得多,不过既然希瑟的家族曾经受到过起司老师的帮助,那么她对黑暗中的住民们有着一定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了。

    “再凶又能有什么用呢?在那些老鼠面前也不过就是一块难啃一些的骨头罢了。”爱尔莎将宿营用的物品从马车里搬出来,说道。对于在铁堡发生的事情,她记得还十分清楚。在数量庞大的鼠人面前,一两个狼行者的存在也难以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或许吧。”老板娘的话让气氛冷了下去。想到愈演愈烈的鼠人瘟疫,哪怕是久经战阵的烈锤玫瑰也找不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在得知了铁堡的瘟疫已经产生了变异这样的消息,希瑟就对王国的前景感到更加的担忧。

    “不是还有起司先生和咒鸦先生他们呢吗。我相信他可以解决这次瘟疫的,就像是他在萨隆领做的那样。”蒙娜说道,同时手中的打火石也引燃了堆好的薪柴。

    “是的!大公一定会同意协助咒鸦先生的,而起司先生也在王都得到了进展。我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瘟疫的解决办法。”希瑟点了点头。对于灰塔的门徒,她有着超越认知的自信,这些对于她来说原本只会出现在故事中的人已经一次次的证明了他们有着制造奇迹的能力。

    “起司吗?”爱尔莎听了女战士的话,却有些迷茫的看着升起的火堆喃喃道。她想起了在浊流镇火场中的情景,那个时候的起司给她的感觉是那么可怕。而最近几天,老板娘却反复的梦到那一段回忆,内心的直觉告诉爱尔莎,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在起司身上。

    “呜咕!”就在几个人说话的时候,一声猫头鹰的鸣叫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有着白色羽毛的大猫头鹰落在了篝火旁的树枝上,那双倒映着火焰的眼睛静静的盯着火焰旁的三人。

    “它是什么时候来的?”皱了皱眉头,蒙娜说道。在民间的传说中,猫头鹰有着死神带路者的别称。如果说,食腐的乌鸦象征了死亡本身,那么猫头鹰就是死亡的预兆。在林间碰到这样一只大猫头鹰,可绝不是个好兆头。

    “要赶走它吗?”老板娘问道,同时已经准备去马车里拿弓箭了。她也并不喜欢猫头鹰那大的吓人的眼睛。

    “先等等。”可是就在这时,希瑟却开口阻止道。

    “我听说,很多巫师都会驯养猫头鹰作为自己的信使。这一只猫头鹰,会不会是起司先生的?你们之前有见过它吗?”

    听到女骑士长的话,爱尔莎和蒙娜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摇了摇头。在她们的印象中,起司身边并没有过这样的动物信使。可是考虑到法师也有没说的可能性,老板娘还是暂时打消了将这只猫头鹰射下来的打算。

    “呜咕!”太阳渐渐沉入了山峦的怀抱,可那只白色的猫头鹰却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它歪着头,站在树枝上打量着树下的三人,偶尔发出一声鸣叫。

    “杰克去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一些?”蒙娜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