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揭破
    似乎是为了印证起司的话,在法师的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一只奄奄一息的奥特兰大蜘蛛挣扎着从地窖中爬了出来。可以明显的看到这只蜘蛛要比之前袭击起司房屋的蜘蛛还要大上不少。但是纵然如此,这只巨型蜘蛛的身体外壳也因为剧烈的高温而崩裂,暗绿色的汁液和融化的肌肉组织顺着甲壳的裂缝一路流淌下来,使通往地窖的台阶上布满了令人作呕的粘液。r

    这只蜘蛛挣扎着爬上了台阶,可是这也终于是用掉了它最后的力量,随着庞大的躯体砸到地上的声音,一股难闻的气味开始从它的尸体上扩散开来。起司用袖子掩住了自己的口鼻,倒不是说这股气味有什么毒性,只是奥特兰大蜘蛛烤过之后的味道实在是挑战着人类的嗅觉极限。r

    屋子中的其他人就没有法师这么有先见之明了,随着这可怕的臭味充满了这间房屋,包括洛萨在内的所有人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呕吐起来,除了,三个孩子中的次女。那个女孩此时看起司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恐惧,那感觉,就好像起司杀死的蜘蛛是她养了很长时间的某种宠物一样。r

    “那么,”起司看着对方,他的声音因为遮在脸前的袖子而变得有些滑稽,“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带着人皮面具的小姐。你的选择是什么?”r

    “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女孩咬着牙用低沉的声音对起司说道,她脸上的表情狰狞的可怕。这种表情出现在一个如此稚嫩的孩子脸上,让看到的人不禁产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r

    但是起司却不会被对方的表情吓到,事实上,看着对方愤怒的模样,法师的心里甚至还有一些畅快。虽然知道对方很可能只是被雇佣的佣兵,也不一定真的参与到了杀死影子的行动中,可是起司依然用了烧死她所有的蜘蛛这种偏执的做法来逼出对手。不得不说,复仇的快感确实是比任何美酒都让人上瘾的东西。r

    “代价,我可不认为这是你该说给我听的东西。正相反,盲目的参与到与一名灰袍对立的阵营里,你才应该思考一下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相信我,如果我愿意,你很快就会觉得死几只蜘蛛是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法师说道。r

    “毕竟,这和我能带给你的痛苦相比,完全不值一提。”r

    虽然起司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并没有带上什么魔力,可是他此时的气势却足以让对方呼吸一窒。影子的死使得法师身上的某些东西被改变了,平时的起司绝对不会用这种戏谑的语气来调戏敌人,那可是起司最讨厌的无效率的行为。而且,这种做法一直以来都是咒鸦的嗜好。r

    向前走了几步,离开还处在震惊中的女主人和其他两个孩子身边。那个驯蛛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刚才法师的语气让她有一种感觉,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灰袍人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为了这一单佣兵的买卖,她也确实没有把自己的性命赔上的必要。蜘蛛可以再培养,但是如果自己死在了这里,那未免就太不值了。r

    “我为我的失言抱歉,先生。既然我已经输得一败涂地,请您给我一个活着离开的机会……您知道的,我也只是受人雇用而已。我愿意将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您。”伪装被拆穿,身边的蜘蛛也被一网打尽,驯蛛人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让起司满意才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间屋子。r

    “呵,好啊。不妨你先解释一下你身上的这一身人皮是怎么来的吧?这种做工上乘的人皮面具和手套必须要用新鲜的人皮来制作,我很好奇,这张脸原来的主人发生了什么。”其实在开启魔法视觉的时候,起司就意识到之所以这个驯蛛人可以避开自己的检查,就是因为她身上套了一层人皮伪装,这种邪恶的道具有很多的制作方法,可是不论那一种,其过程都绝不令人感到愉快。r

    “您说我身上的这一套伪装?”驯蛛人略微停顿了一下,她没想到起司会询问一个毫不相关的小姑娘的死。不过,会关心无辜者的死亡也就证明这个灰袍人并不嗜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个姑娘得了很严重的肺病,她的家人把她扔到城外等死。我路过的时候她祈求我快点解决她的痛苦。”r

    “然后你就在帮助了她之后临时起意,想到了伪装成她的计划?虽然奇迹一般的康复会引起她熟悉的人不小的轰动。但是对于这个城市来说,一个小姑娘的死活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吗?”起司接着对方的话把这个驯蛛人所做的事情补完。r

    而事实也确实如法师所说,女儿奇迹一样的康复让那对自责不已的夫妻欣喜若狂,没有人真的可以冷血到不顾自己子女的死活。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他们女儿的面孔下,这几天来与他们相处的其实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此时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屋子中的男女主人甚至在极端的震惊下忘记了呕吐。r

    “是的。”伪装既然已经被看破,也就没有了继续的意义。随着将脸上的面具撕下来,一张完全不同的面孔出现在了这个女孩的脸上。不过令起司惊讶的是,这个驯蛛人的本体竟然也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r

    而另一边,虽然已经处于震惊之中,可是看到自己的“家人”将自己的脸皮剥下来,屋子中的其他人还是都陷入了极大的恐惧里。不得已,洛萨只能快速的将这几个人打晕,以防止他们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r

    “我离开之后,他们只会把这几天的事情当成是过度思念女儿产生的幻觉。”默然的看着朝夕相处了几天的“家人”倒下,驯蛛人女孩说道。r

    “但是这种错觉会更加加重他们的愧疚感。”起司说道。r

    “那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了。说到底,是抛弃了家人的他们的不对。对此产生愧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驯蛛人皱着眉头说道。r

    “也许吧。”挑了挑眉毛,法师没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和对方讨论下去。r

    “那么,让我们来谈谈关于你雇主的话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