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举杯
    简单的就一些重要问题先和网虫做了交流,其中起司还特意询问了一下驯蛛人和影子的死是否有关。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几人便动身前往赤红之血去找“独眼”。天知道见到影子的尸体后,这个掌握着王都地下世界的女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法师倒是不怕地下头目会因此害怕,他更担心的是,“独眼”会不会因为愤怒而做出一些不理智的决定。

    而且,即使起司他们想要立刻得到网虫知道的所有情报,在这所民居中完成情报的共享也太过于危险。

    返回赤红之血的时间要比起司预料的短了很多。洛萨带来的马匹让他们免于徒步穿过王都嘈杂的街道,而黑山伯爵的旗帜也足以让大部分路人为他们让开一条足够宽敞的通道。所以,当一行人来到赤红之血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离黄昏还有些距离。

    此时的酒馆比法师上一次来的时候还要冷清,敞开的大门像是一张漆黑的巨口,从那里吹出来的风有一股肃杀的味道。

    “看来这间酒馆现在不营业啊。”对于苍狮王都大名鼎鼎的地下据点,洛萨对赤红之血还是有些耳闻的。虽然伯爵也有打算来这里看看传闻中将整个苍狮半数以上的地下交易收于掌中的“独眼”是个什么样子。可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到底还是没有达成过这个愿望。没先到今天居然跟着起司来到了这里。

    “我想,最近一段时间这里应该都会是这个状态。”法师说着,翻身下马,不需要走进酒馆,那股夹杂着悲伤的愤怒气息就已经告诉他,罗兰他们已经将影子的尸体送回来了。

    “先说好,我真的没有参与昨天行动。我只是接到命令跟着那个小孩然后派蜘蛛去看看他去了哪里而已。”网虫身为佣兵,对地下世界的事情自然知道的十分清楚。她知道今天下午被吊在城门上的人是有着苍狮第一之称的杀手,更知道这位杀手是整个王国最大的黑帮头目的心腹。要是那位老大认为自己和影子的死有关,网虫都不知道自己会遭遇这样非人的折磨。

    “放心,她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真的没有参与的话,她是不会伤害你的。”起司随口说道。法师很清楚,“独眼”对于影子的死一定也有着自己的调查渠道,而酒馆的冷清也是这位老大手下的所有耳目已经行动起来的证明。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跟新朋友打声招呼。”洛萨对他身后的猎熊者们说道。同时伯爵也将身上携带的武器交给了手下保管,不管怎么说,此时带着兵刃和士兵进入酒馆都显得有失尊敬。

    在起司的带领下,三人走进了赤红之血的大门。而就如他们在门外看到的那样,整个大厅里都没有点起任何一盏灯。只有大厅中央的地板上摆放着一圈的白色蜡烛,蜡烛里躺着的正是影子的尸体。

    见到这一幕,法师主动放下了自己的兜帽,他身后的洛萨也拿下了头盔。三人站在大门旁边,默默等候着这里的主人开口。

    “死于阴影是刺客的宿命。取人性命的人应该有随时死去的觉悟。”独眼的声音从吧台的位置传来,只不过由于室内环境过于昏暗,起司也就只能勉强看见她坐在吧台边上的模糊背影。

    “但是被吊在城门上,被人当成是观赏物……那不应该是他的命运。”可以从声音上听出来,此时的独眼应该并没有戴着面具,而且她应该喝了一些酒。

    “对于影子的遭遇,我很抱歉。”法师微微欠身,说道。

    “您不需要感到抱歉,巫师先生。那不是您的错。事实上,我还要感谢您在我找到办法之前就把他从耻辱中解救出来。”独眼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语言,“何况您还派人把他送回到了我的身边。对了,那位老先生和斯派洛被我安排在酒馆隔壁的房间里休息了。那里有我的人保护,不必担心他们的安全。小麻雀和影子关系一直不错,他太伤心了。可怜的孩子。”

    “那么您呢?独眼女士,您现在感觉如何呢?”洛萨向前走了一步,他身上的金甲反射出的光辉令昏暗的大厅明亮了些许。

    “黑山伯爵大人吗?您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会来到我的小酒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起司先生的人脉。竟然连猎熊者都愿意与他同行。”独眼转过头,看着洛萨说道。

    “猎熊者的称号是您谬赞了。虽然我是黑山家族的一员,可是我自问还没有能力担得起这个称号。倒是您,虽然我一直只关注战争,可是您的名字我却从很多地方听到过很多次。”黑山伯爵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我们这种下水道里的老鼠可没资格和一位王国伯爵相提并论。请坐过来吧,我来给你们倒些酒。但是请别点灯,我不想影子受到打扰。”独眼说道。

    摸黑走到吧台对于三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事实上,为了给影子的尸体留出空间,大厅中大部分的桌椅已经被靠墙集中摆放了起来。看起来近期内,赤红之血是没有作为酒馆营业的打算了。坐到吧台前的椅子上,独眼已经从吧台内拿出了三只新的杯子。她随手从自己刚刚倒酒的酒瓶中为三人斟满了酒,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说道。

    “这一杯,为了影子。”

    没有碰杯,碰杯是庆祝和结盟时才会做的事情,起司他们把酒杯略微抬了抬,然后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这是一种带着苦涩滋味的就,由黑麦制成,虽然经过了精心的过滤,可是酒液中的苦味却依旧足以麻痹人的舌头。

    “咚。”随着酒杯放在吧台上的声音,跟起司他们一同喝下了黑麦酒的网虫应声倒地,整个人从座椅上摔了下来,砸在地板上。

    “别担心,只是一点让人睡着的药。算是对她的一点惩罚吧。”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独眼随意的说道。

    起司还好说,他已经见识过独眼的本事了。洛萨见到了这个情景心中却是一惊,虽然大厅中的光照相对昏暗,可是伯爵的视线也并没有离开过独眼。这就意味着,如果独眼刚才在何时,用何种方法在网虫的酒杯里下了毒,他完全都没有察觉。

    “现在,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关于我们共同的敌人,以及复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