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强盗
    在和爱尔莎他们告别之后,咒鸦离开他们落脚的小镇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了。如果是在平时的烈锤领,这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咒术师看到烈锤领的都城,熔铁城,的城墙了。可是此时烈锤领的情况已经不同往昔,随着与萨隆领的边境线,铁堡等重要的节点相继被瘟疫席卷,整个公爵领的治安可以说恶化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烈锤领的人口远不是萨隆领可以比拟的。虽然地处与草原相交的边缘地带,可是公爵领在烈锤大公以及他任命的数位城主的守护下一直都是苍狮王国除了王室的直辖领土之外最繁荣的地区。这也就意味着,当恐慌来临,这里的混乱也远不是萨隆领可以比拟的。

    又一群逃难者,骑在马上的咒鸦从兜帽下审视着从自己面前匆匆而过的人们。这些人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难民,他们的家园其实还没有受到瘟疫的威胁,他们身上华丽的衣着和脸上从容的神态也都在告诉着咒鸦,这些人只是不希望自己的财产和利益受到损害,所以他们就抛下了烈锤领的产业举家迁徙。

    讽刺的是,这些逃难者一般都是一些成功的商人或者小家族的贵族,恰恰是这些人,他们是整个领地内大部分普通居民生活的关键。他们管理着日用品的运输和贩卖,而他们的离开,使得原本平衡的市场瞬间崩溃。这些人带着大量的金钱和还没有售出的货物退出烈锤领,他们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普通人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而这,其实才是这场混乱的主要原因。

    “领地里的蛀虫吗?”咒鸦看着那群人浩浩荡荡的队伍远去,小声低语道。这个称呼是他在图书馆里看一本有关于治理领地的书籍时看到的。

    这些大商人和小贵族平时就是依附在民众身上的吸血虫,他们肆意的在国家的管理者和底层民众之间赚取着令人咋舌的利益。而一但风暴降临,他们却又带着吸饱了精华的身躯第一个逃向远方。这样的群体在战争和天灾面前都会使领地蒙受大量的损失。不过,在这场风暴中,这些吸血虫也注定无法全身而退。

    在逃难者离开后不久,几个骑在马上的人就出现在了咒鸦的面前。他们身上穿着简陋的皮甲,腰里别着粗制的武器。在注意到了的咒鸦后,他们将手本能的放到了刀柄上。马匹呈现出包围的态势将咒鸦围在了当中。

    虽然他们摆出了凶恶的姿态,可是凭着这几个人,咒鸦还没把他们看在眼里,咒术师冷漠的骑在马上默默看着他们,看起来就像是被吓坏了一样。

    领头的人绕着咒鸦转了一圈,在他发现这个灰袍人身上除了骑的这匹马还值点钱之外似乎没有什么行李之后,也就对咒术师失去了兴趣。他还在追赶着更大的猎物,没时间浪费在如此小的目标上。于是随着一声招呼,包围了咒鸦的人们呼啸着离开了。

    这些人是抢劫者,或者用强盗称呼他们更加合适一些。随着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带着财富和粮食离开,这些如同鬣狗一样的游荡者在烈锤的境内出现的频率也变的频繁起来。至于平时围剿这些强盗的军队吗,他们现在可没时间管这些家伙。

    强盗中的大部分人本来就是好勇斗狠之徒,想要趁着这个军队没有空暇管理的时机发一笔大财,可是其中也不乏一些被生活逼得不得不落草为寇的人。当你无法在市场里用金钱或者货物来换取粮食的时候,拿起刀剑去抢一些食物果腹就成了没办法的办法。

    这就是现在烈锤领的现况。在这一天的路程中,咒鸦已经见过不下三次这样的场景,甚至,他还目睹了一群强盗抢劫的全过程。在金钱和**的刺激下,知道领主军队没有办法提供支援的强盗们将那群逃难者全数杀死。鲜血引来了秃鹫,也迟早会引来饥渴的鼠人。于是瘟疫的扩散速度加快,催生出更多的逃难者和强盗。

    真是可悲的循环。咒鸦想着。但是这些并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咒术师可不在乎烈锤领内那些普通人的死活。反正人终有一死,比起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咒鸦只想把那个散播了这场瘟疫的人找出来,让他为愚弄了自己而付出代价。

    策马继续朝着熔铁城前进,一些嘈杂的声音随着夹杂着淡淡血腥味的风从远处传了过来。看来是强盗对之前的那些人动手了。如果是起司的话,可能还会因为莫名的正义感对那些人出手相助,但是咒鸦不是起司。血的味道只会让以食腐为生的渡鸦感到愉悦。就算那些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吝啬没有请几个佣兵。

    咒术师现在盘算的是,以自己手上的资源和筹码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烈锤大公的信任,从而得到“壁垒”计划的内容以及苍狮王室的消息。或许是出于直觉吧,咒鸦总觉得苍狮王室对于瘟疫的态度太纵容了。哪怕到了这个时期,王室都没有出面给出明确的指示,这可不是统治者该有的反应速度。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关于这场瘟疫的事情。

    但是就在咒鸦盘算的时候,更加浓重的血腥味以及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一个女孩套着被撕破了的外衣,骑着一匹明显受惊了的马,直直的朝着咒术师的位置冲了过来。而在她身后,几个强盗脸上带着怪笑,也骑着马追赶而至。

    “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平静的思考一会呢?”咒鸦在兜帽下翻了个白眼。在那匹马即将撞上自己的时候,咒鸦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手掌对着马的头部,他无名指上的戒指闪过一道绿色的光芒。

    说也奇怪,令受惊的马匹安静下来,就算是老练的骑手也要费上很大的力气。可是咒鸦只是抬了抬手,那匹马就自己安静了下来,原本来势汹汹的冲击也为马匹自己的减速而化解。停在咒鸦手边的马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且表现出了对咒术师非常反常的亲近,它甚至主动用自己的头去蹭咒鸦伸出的左手。

    安抚下了受惊的马,咒鸦看着那几个面露狞笑的强盗。那些强盗们可没看见咒术师是怎么把马停下来的,而且就算他们看见了,想来也只会把这当成是巧合。

    “我猜,就算我把这个女孩给你们,你们也不会放我走,对吧?”咒鸦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