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咒杀
    人的贪婪是没有极限的。尤其是对于这些刚刚因为羊羔的鲜血和哭喊而失去了理智的饿狼来说,咒鸦这个形单影只的路人在他们眼中只是这场杀戮盛宴里收尾前的一道小菜而已。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有时候,没有经过尽心挑选的沙拉里很有可能会混入致命的毒草。

    朝着马头挥了挥手,被驯服的马匹顺从着咒术师的意志,载着它的女主人踱步到咒鸦的身后。这倒不是咒鸦担心误伤了这位女士,他只是觉得这个挡在他和那些将死者之间的这一人一马很碍事罢了。

    咒鸦简单的扫了一眼,围住他的强盗总共有四个人,从衣着上来看,正是之前的那帮鬣狗。不过,没有在这四个人中看到领头的那个,看来他还在前面处理其他的受害者。这很好,这样咒鸦就有时间在对方注意之前给他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

    “有的时候,不,是大部分时候。诅咒,其实并不需要通过魔法来施展。”咒鸦慵懒的说着,只是不知道他是在说给那些强盗听,还是说给身后的那个女孩听。

    “当你怀着强烈的情感去说出某个未来的景象的时候,诅咒就成立了。事实上,它和那些传教士口里的祈祷或者祝福相当接近。所以对于杀人者来说,千万不要去听你要杀死的人的最后一句话。否则,那些死者的怨恨就会找上你们。”

    “嘿,奇怪的家伙。不过你说的再多,今天你也会死在这里!”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强盗打断了咒鸦的话,挥舞着手中的弯刀说道。这种带有弧度的武器一般都是游牧民的最爱,而这个强盗却明显不是一个游牧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了这柄刀。

    “我吗?很遗憾,今天还不是我的死期。但是,报死女妖却已经找上了你们,她找上了你们所有人。”咒鸦的语气如此阴冷,以至于听到他的话的人都感觉自己的背后升起了一股凉气。

    那些强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灰袍人的几句胡话就感到恐惧,比这更加十倍恶毒的话语他们都从那些富商的嘴里听到过,而那些恶毒的话语从来都没有让他们感到如此畏惧。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也并不需要知道其中的原理,反正在强盗们看来,只要杀死了眼前的这个胡言乱语的怪人,这种恐惧就会自己消失了,一定是这样。

    “杀了这个家伙!”于是在一声高喊后,这四个家伙分别举着自己的武器,朝着咒鸦冲了过来。金属利刃切开风的声音如同死神的低语,混合着马蹄声和无意义的怪叫,虽然在正规的战士眼中这样的冲锋破绽百出,可是用来吓唬那些从来没有握过武器的人,还是有几分气势的。

    “唉,在纷乱的冲撞中,两个人死于利刃。”咒术师平静的说着,好像在陈述着事实。而随着咒鸦的这句话,以及他左手上某个戒指的闪动,那四个强盗胯下的马匹突然像是发了狂一样朝着周围的同伴猛撞过去。

    “混蛋!你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控制不……啊!”

    还来不及第二个强盗说完他的话,同伴的刀刃就因为规避不及刺入了他的腹腔。同样的景象也发生在另外两个强盗的身上,而且另一个被杀死的强盗运气更差,他因为重心不稳,从马上跌落向自己的同伴,结果被短剑刺穿了脑袋。

    来自同伴的鲜血顺着伤口喷溅到另外两个强盗身上,他们呆立在马上,手中的武器依然保持着杀死同伴时的姿势。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他们的大脑完全来不及反应。

    但是咒鸦可不会给他们时间反应,他继续用冷淡的语气说道。

    “忽然刮来的狂风扰乱了视线。”

    烈锤领的植被并不繁茂,或许是因为靠近草原的关系吧,在这附近并不想萨隆领那样到处都是树木。**在外的土地上遍布着砂砾,在这样的环境中,一阵狂风就可以人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呼!”带着沙粒的风朝着剩下的两个强盗吹去,还在震惊中的两人完全来不及反应,风中的脏东西就已经进入了他们的眼睛里。

    “在狂乱中,又有一人被杀。”

    眼睛突然失去了作用,那两个强盗本能的挥舞着自己的武器,防御这他们想象中的突袭。而拿着弯刀的那个强盗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砍到了什么东西,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了他的脸上。当风沙过后,他终于清理掉了自己眼睛里的沙子,一具无头的尸体也恰好从马上跌了下来。

    “恶魔!你这个恶魔!”仅剩下来的强盗看着周围的三具尸体,对咒鸦喊道。在他眼里,这个灰袍人就是深渊里的恶魔,仅仅凭着几句话就杀死了自己的同伴。这可怕而且连续性的刺激已经彻底的摧毁了他的思考能力,恐惧已经让强盗握着刀柄的手都开始颤抖。

    “我?恶魔?或许吧。虽然我觉得你们所做的事情才更像恶魔一点。”听到对方的话,咒鸦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说道,不过很快又耸了耸肩。

    “那么,让我们来想想你会死于什么呢?”咒术师的话如同索命的铁索,紧紧的拴住了仅剩下的那个强盗的咽喉。

    “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怪物!”发出最后的吼叫,强盗举起手中的弯刀,毫不犹豫的划开了自己的喉咙。比起死于咒鸦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他宁可自我了断。当他确定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割开的时候,这个强盗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气管已经断了,所以无法发出声音。

    不过,咒鸦不需要听到他的声音,也可以从唇语上读出强盗最后的遗言,他说的是“我赢了”。

    “是啊,恭喜你,你赢了。我没来得及诅咒你。”看着失去了力量的尸体从马背上跌落,咒鸦用遗憾的口吻说出这句话,可是他的脸上却找不到半分的不甘。

    “好了,小姐。既然我已经解决了这些鬣狗,我们是不是应该……哇,请您冷静一点。”咒术师转过头想要和身后的人说些什么,却发现那个被他救下的女孩此时正拿着一柄短匕首抵着他的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