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同行
    当咒鸦再一次出现在琳面前的时候,他的左手抱着一套女式洋装,而右手上,则提着一颗尚在淌血的人头。琳认得出来,那套洋装是她之前服务的商人妻子的,她曾经因为清洗这套衣服时不够小心而被毒打了一顿。至于那颗人头,虽然女佣并不敢仔细去看,可是从发型和胡子上来辨认,也可以依稀看得出来是那群强盗的头领。

    “抱歉,找到的衣服大多都不能穿了。只能先请您将就一下了。”将手中的洋装伸手递给已经目瞪口呆的琳,咒鸦说道。

    “迪普先生您,把那些强盗都杀了吗?”这个可怜的女孩完全不能理解咒鸦是如何一个人赤手空拳的杀死了整整一群强盗的。那些强盗杀起人来是那么的残忍无情,眼前这个披着灰袍的男人到底是用了怎样的方法才做到了这件事!原本被压下去的猜疑又一次占据了女孩的心头。

    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信任很快失去作用,女佣没有伸手去接咒术师递过来的衣服,相比起衣物的破损,咒鸦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开始让琳有了想要转头逃跑的念头。但是她不敢,琳现在十分担心自己可能遇到了比强盗更加可怕的存在。

    “都杀了?怎么可能?”听到琳的问题,咒鸦笑了一下,好像是被女佣异想天开的想法逗笑了一样。他把那颗强盗首领的人头稍微向上抬了抬,说道。

    “我只是趁那些强盗没注意的时候偷袭了他们的首领罢了。这些乌合之众只要没有了带头的,根本就没有胆子伤害任何人。鬣狗只敢对那些心怀恐惧的人露出獠牙,只要你证明了你能让它们流血,它们自然会远离你。”

    咒鸦的话和表情让琳的心跳再次缓和下来。确实,那支商队里的人们根本没想过反抗那些强盗。领头的商人甚至一上来就跪在地上请求献上财物换取活命的机会。或许那些强盗真的如眼前的这个男人所说,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吧?琳不禁这么想到。

    “好了,我想您还是赶紧换一身衣服吧。否则恐怕被招来的东西就不是鬣狗这么简单的了。”咒术师用带着些许下流口气说出这句话。

    琳很快意识到咒鸦指的是什么,女佣身上的衣服本来就被那些强盗撕毁过,虽然在混乱中侥幸骑着马逃了出来,可是她的衣服其实早就难以发挥原本的作用了。如同牛奶一样的皮肤虽然经过了双手下意识的遮掩,可是露出的部分仍然足够诱发男人的。

    一把抢过咒鸦手中的衣物,在脱离了危险之后,正常的羞耻心重新回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上。

    “请您,转过身去,不要看。”琳对男人说道,只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自己都觉得在这样情况下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荒唐。毕竟,咒鸦刚刚救了她的性命,而自己作为一个女佣,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支付给他作为酬劳。如果这个时候对方提出要对自己做什么,琳甚至都想不到理由去拒绝。

    “好的,我知道了。”出乎琳的意料,咒鸦爽快的把身体转了过去。

    咒术师如此干脆的举动让女佣在感到安心的同时又有几分奇怪的失落。虽然谈不上绝色,可是琳年轻的朝气和白暂的皮肤也让她身边总有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对自己的女性魅力,琳还是稍有自信的。更何况,眼下的情况让琳明白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继续单独上路的,不管是继续南下还是返回原来的城镇。她已经对这片熟悉的旷野产生了畏惧。她需要理由让自己继续留在咒鸦身边。

    想到这,琳又对自己的话感到了些许的后悔。不过其实女佣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在她身上的某些特质被咒鸦盯上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可能轻易离开这个咒术师身边了。

    “我,穿好了。您可以转过来了。”随着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结束。琳对咒鸦说道。

    有道是人靠衣装,当咒鸦转过头去的时候,就连这位咒术师都不得不承认,穿着洋装的琳和他刚才救下的那个女佣看起来判若两人。现在的琳如果走在城镇里,路过的人估计都只会把她当成是某一家私自跑出来玩的大小姐。非硬要说唯一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琳作为一个女佣被人使唤的太久了,她身上缺少了一个独立的人应有的自信。

    “怎么了吗?”看到咒鸦愣在原地,琳歪了歪头,问道。

    “没什么。只是您的美丽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咒术师说着,同时抬手摘下了自己的兜帽,“认识您是我的荣幸,琳小姐。”

    “不,能得到您的帮助才是我最大的幸运。迪普先生。”低下有些泛红的脸颊,琳说道。

    “先不说这些,您之后有什么打算吗?我是说,您现在还有什么地方要去吗?”咒鸦问道,“别误会,我是想说如果您还有亲人可以投奔的话,我愿意资助给您一些路费。”

    琳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我是个孤儿,在熔铁城的孤儿院长大。从小时候就四处给人当帮佣。孤儿院就是我的家。后来我长大的那间孤儿院被公爵大人改造成了市场,剩下的孩子们也都被大公接去赡养。熔铁城里也就没有我留恋的地方了。”

    “是这样吗。”咒鸦说道。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被大公接走的孩子们都能接受基本的教育,有天赋的甚至还会得到大公的资助成为学者。就算没有天赋,最差也可以在大公的军队里找到一个席位。大公是不会让他的孩子走投无路的。”擦了擦眼角不知何时流出的泪水,琳说道。对于那些在孤儿院的孩子,她十分放心,只是失去了归宿的感觉让她的心多少有些茫然。这也是她同意跟着雇主离开烈锤领的原因之一。

    “那么您呢?您今后该往何处去?”咒鸦的声音很温柔,再加上他本来就长得不错,虽然手中提着的人头多少有些违和,可是他的话还是让琳的脸又红了起来。

    “如,如果您不嫌弃的话。请让我跟您同行一段时间。我家务做的很好的!求求您了,我现在确实没有地方可去。”琳说道。

    看到琳因为着急而再次渗出泪水的样子,咒鸦用一只手轻轻把女佣搂在了怀里。安抚下她激动的情绪。

    “当然,我当然愿意与您同行。在您找到去处之前,我愿意为您提供保护。”而虽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咒术师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只是在琳看不见的地方,咒鸦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种笑容,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心仪玩具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