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湿魂
    对于施法者们来说,知识就是他们力量的源泉。可是,哪怕是记录最详尽的书籍,往往也会遗漏很多东西。这些遗漏有些是故意为之,有些则是作者本身也没有意识到。比如说,虽然很多笔记里都记载了解剖人体或者其它动物标本的结果,但是这些笔记中却并不会提解剖的具体细节。

    这也就造成了一种很奇特的现象,即施法者之间根据自己的习惯不同出现了无数种迥异的解剖手法。或许有师承的施法者,他的解剖手法也会得到其传道者的影响。但是事实上,施法者的授课是十分随意而且模糊的,就连灰塔这种有着较为严谨的教学方案的组织,在教授具体某一项不是十分重要的步骤时也往往是由学徒自己来摸索。

    而起司的解剖手法则来自于安莉娜的传授。后者本来就是精通于瘟疫学的大师,对于解剖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再加上吸血鬼悠长的寿命,足以让安莉娜将自己的解剖手法归纳为一套有条理并极具效率的技艺。这也是起司可以在很多时候随时随地展开研究的重要前提,相比较大多数同类来说,法师手里掌握的技术更加完整。

    至于现在,爱米亚很快也发现了这一点。在她还在看着那个怪物的身体思量着从那个部位开始下手的时候。起司已经开始了他的行动。看着法师沉着而熟练的解剖手法,女巫意识到自己如果继续和起司一同工作只会成为累赘。认识到这一点之后,爱米亚主动的离开了实验台。

    “母亲,您怎么……”珂兰蒂看到爱米亚走向一旁,不解的问道。

    “你看他的样子需要我帮忙吗?”指了指在实验台前忙碌的起司,她笑着说。

    “你奶奶的确没有走眼,这位起司先生比我们想的还要博学。看他的手法,被他解剖过的东西应该足以填满这间屋子了。”

    “两位女士,虽然很抱歉打断你们的谈话,可我还是有些问题要问。”杰克走到两个女巫身边,问道。

    狼行者的接近让爱米亚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就像珂兰蒂刚见到杰克时一样,没有一个女巫可以习惯一个完全无惧自己魔力的人靠近自己。不过爱米亚在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其实狼人要问什么问题,她是知道的。

    “是关于白色山羊吗?”

    杰克点了点头。这间屋子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可以驱使这种猫头鹰的人是怎样的存在,这让他感觉并不舒服。尤其是在狼行者觉得爱尔莎她们的失踪是因为自己造成的情况下。

    “亲爱的,你来向这位先生解释吧。我和起司先生之前商量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我要去继续准备工作。”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女儿示意珂兰蒂为杰克作答,爱米亚推开房门离开了这个房间。

    在爱米亚走后,杰克将目光转向了珂兰蒂。金发女巫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相比起解答狼人的问题,她更想在这里看看起司的解剖手法,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不过她还是不敢违抗自己母亲的安排。

    “好了,来吧。我带你去看你想知道的事情。”她说着,带着杰克推开了实验室墙上的另一扇门。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