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雨滴
    对于投入到古书当中的珂兰蒂和杰克来说,时间过得很快。白色山羊的内容牵扯出了更多的东西,关于驱使着这些猫头鹰的信徒,以及他们所信仰的神。女巫图书馆中的记载谈不上丰富,可是哪怕是这些书上有限的只言片语,展现出的内容也已经足够惊人。珂兰蒂对于白色山羊所代表的湿魂教派原本只是有着一个浅显的印象,这也是她为什么需要带杰克来图书馆的原因。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怪异的信仰。”杰克在听着女巫说完书上的内容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哪怕是作为狼行者,他也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湿魂教派这样扭曲的存在。

    “是的,我想在怪异程度上也就只有暮月教国的教派能和它们相提并论了。”珂兰蒂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回应道。

    “可是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狼人挠了挠脑袋说,“这里发生的事情和他们无关不是吗?至少从这些记载上来看,那些控制着白色猫头鹰的家伙不会对瘟疫有兴趣的。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带走爱尔莎她们?”

    杰克的问题女巫也回答不了。因为此时的珂兰蒂已经陷入了和狼人一样的疑惑。湿魂的信徒们虽然怪异,可是这些家伙却极少像通常所谓的邪教那样伤害其他人,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在乎普通人的世界。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希瑟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起司推开了图书馆的大门走了进来。看起来他已经完成了对那只怪物的解剖。

    “你是怎么……”见到法师推门而入,杰克倒是没什么反应,可是珂兰蒂却已经惊讶的跳了起来。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女巫的房子里穿行自如,哪怕起司的手上有订婚戒指,他也不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只是追踪了一下你的魔力痕迹。重复了你打开门的动作而已。所以珂兰蒂小姐,下次在家里也要小心一些。”起司看起来精神很好,甚至好的十分突兀,在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出刚刚曾经一度被重伤了的痕迹。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杰克站起身来说道。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这是因为狼行者能够感受到,起司现在的精神和身体都确实处在一种极好的状态里,眼前的法师绝不是回光返照。而这完全不合常理。

    法师耸了耸肩,对同伴的问候不置可否,他快步走到桌前,拿起摊在女巫面前的书本。那上面正好是记载了有关白色山羊的内容。

    “你是怎么知道他精神不错的?”看到起司好像被书本吸引住了。珂兰蒂拉了拉杰克的衣服,小声问道。哪怕是负责治疗法师的女巫,也不敢确信眼前起司的状态。

    狼行者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是在他发出声音以前,法师就打断了他的话。

    “猎食者总能分辨猎物的状态。就好像狼群总能在一群山羊里找到最老的那只一样。”起司一边翻看着书本一边回答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难道在这里读了三天的书吗?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杰克说道。

    “好像新生了一样。”法师接着狼人的话说完,同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假扮了。我认识的起司可没有这么健谈。”杰克说。

    听到狼人的话,起司合上了手头的书本,因为在这几句话的时间里,他已经读完了他想看的内容。这种阅读速度换做平时他都可能做不到,但是现在,书本上的文字在法师眼中从未有过的清晰。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那些带走爱尔莎的家伙送来的一点道歉用的礼物。他们把它藏在了那个怪物的肚子里。这就是为什么那东西可以在月光下隐形。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可以充满精力的在这里说话而不是趴在房间里虚度时间。”说着,起司展示一般的晃了晃他左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条银质的项链,只不过项链上并没有装饰珠宝或者其它东西,而是拴着一个指节大小的水晶瓶子。随着法师的摇晃,可以看到那个小瓶子里有一些液体在随之晃动,只不过那些液体并不是满的。

    “月精灵的伴生链,我早该想到可以让生物在月光下隐形的只有这东西。”起司说着,转过头仔细端详着这条项链。在他的视线里,半径不足一毫米的银链上附着的魔力痕迹复杂的令人咋舌。

    “可是这种伴生链不是只有月精灵才能使用吗?难道……”珂兰蒂作为女巫,对这种传奇一样的物品还是有一定认识的。被称为月精灵的精灵群体自称受到月神的庇护,拥有可以在夜晚隐形的能力。但是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就是因为月精灵掌握着制造这种项链的技术。而为了防止这种技术外传,月精灵们也在每一条项链上加上了难以计数的禁制。

    “没错,那个怪物的一部分是用月精灵做的。事实上,还是很大一部分。”法师耸了耸肩,说出了女巫没说出的猜想。

    “好吧,可是你还是没说明你为什么这么快就可以恢复体力。”虽然对那只缝合怪物的材料感到了些许的作呕,可是珂兰蒂也承认,这是唯一讲得通的解释。

    “那就要靠这东西了。”起司用右手指了指项链上的小水晶瓶。

    “那是什么?某种炼金药剂吗?”

    “不,这可不是我们制造的那种混合物。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瓶子里的东西,应该是第一场雨的雨滴。”起司说道。

    “你,你说真的?!”女巫听到法师的发言,她的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过的震惊表情。

    “第一场雨的雨滴……你不会说的是那本书里写的那东西吧?”杰克的反应倒是没有珂兰蒂大,那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起司声称的东西有多么珍贵。

    “没错。按照湿魂的信徒的说法。他们相信地上所有的生灵都是在第一场雨之后生长出来的。所以那场雨的雨水是所有生命的起源。”法师点了点头,承认道。

    “所以,你喝了这种,呃,雨滴,然后你就恢复了所有的体力?”狼行者问道,他还是不太能理解这小瓶中液体的意义。

    “不,严格来说,喝下这种雨滴,我可不仅仅是恢复了体力这么简单。”起司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重,他此时的表情颇有几分狂信徒的样子,“这滴雨水,让我真正的,焕然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