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觉醒
    法师到底有没有焕然新生杰克和珂兰蒂是无从知晓的。不过,此时的起司的面部表情还有给人的状态却都与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并不相同。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平时都背着一筐砖头的人突然放下了肩上的重负一样。这也确实是起司此时的状态。

    从小以来,起司在研习的魔法就在不断的榨取他的思考能力,这种压力随着法师魔力的增加而增加。虽然起司没有被这种压力压垮,甚至还在这种重压之下有了比寻常人强韧几倍的灵魂。但是这种榨取却从未停止过,就像是一个木桶的底部漏了一个小孔,虽然木桶被不断的增大,加固,倒入木桶的水也从未停止供应,可是那个小孔却一直都存在着,从中涌出的水流只会随着时间逐步破坏孔洞附近的木板。

    而现在,饮下了水晶瓶中液体的起司感觉自己精神上的那个孔洞终于被堵住了。这种感觉是他从接触魔法之后就再也没有过的了。阔别了十几年,法师又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主宰自己的喜悦。但是起司此时还不知道,他此时能够摆脱困扰了自己漫长时间的痛苦靠的并不仅仅是那一滴雨水。灰塔之主封印了起司身上某些极为危险的东西,这才让雨滴修复法师的身体和精神成为了可能。

    “对方为什么会送来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有你之前说,希瑟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东西是什么?”姑且算是接受了起司的说法,金发女巫接着想到了这个问题。

    至于希瑟这个名字,哪怕是久居王都的珂兰蒂也是十分熟悉。早在之前起司告诉她自己同伴的数量和外貌的时候女巫就知道女骑士长的存在了。

    “希瑟身上具体有什么东西,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件事我觉得你母亲可能会有了解,等一下去问问就知道了。而那些湿魂的信徒为什么要送给我们第一场雨的雨滴,这东西自然是酬金。”说着话,起司已经走到了一排排的书架之间,对于法师来说,没有什么比从未读过的书本更有吸引力的东西了。

    “酬金?他们会有事拜托我们?”说这话的人是杰克,狼行者一脸的难以置信。在他看来这些掳走了爱尔莎还派怪物来袭击的家伙怎么想都应该是自己一方的对立面,怎么会在法师的嘴里突然就成了雇主。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鼠人瘟疫的威力我们都是见过的。如果是小范围还好,可是现在瘟疫发展的趋势太过于快速,已经有很多人坐不住了。”法师随手抽出一本书,说道。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这些家伙为什么不当面和我们谈判?现在这样一方面抓走我们的人,另一方面又想要雇用我们为他们办事,他们不怕我们报复吗?”狼行者的问题十分尖锐。确实,只要湿魂的信徒们所求的不是希瑟的性命,恐怕起司和女骑士长都会很愿意和他们做交易的。他们这种跟威胁无异的举动只会徒增变数。

    “你觉得呢?”法师没有直接回答杰克的问题,而是拿着刚找到的书,走回桌旁看了起来。

    “我觉得?”狼行者皱了皱眉,他并不是很懂起司的意思。虽然已经没有了作为人时的情感,可是记忆告诉他,在碰到问题的时候询问这位法师的意见是不会有错的。

    “你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冰霜军团里的‘猴子’了。杰克,你自己也应该意识到了不是吗?不管你多么想变回去,可是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你现在是狼行者,你的氏族是亚历山大,而你,是氏族的头狼。”起司从书本中抬起头,他直视着杰克的眼睛用极为严肃的语气说道。

    “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是我的随从。爱尔莎,蒙娜,哈恩,还有之前的你。虽然我有的时候确实在用命令的口气和你们说话,可是那是因为解释其中的内容太过耗时。而现在,我可没有胆量随意支使一位狼人氏族的头狼。所以杰克,大部分时候你必须自己找到答案。露易丝没有时间告诉你这些,那是因为她有太多东西要传授给你,但是你身为头狼,必须如此。”

    狼行者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确实,在转化之后的时间里,身为他转化者的露易丝有太多的知识要传授,而铁堡的变故使得这份来自氏族的传承并不完整。再加上多日以来和爱尔莎他们的相处,杰克下意识的学习着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他扮演着以前的自己。这是狼人的本能,用来混入人群的本能,但是现在的情况,起司并不希望看到一个有着人类人格的狼人,法师希望看到的,是亚历山大氏族的头狼。

    决定展现真正自我的杰克很快就变成了一副冷漠的模样。对于身为狼行者的他来说,爱尔莎他们也不过就是相识了几天而已的人罢了。虽然刚才还一副为三人的失踪着急的模样,但是其实狼人对此并不是十分关心。甚至,其实对于瘟疫,乃至整个苍狮王国的存亡,这位新晋的狼行者都可以毫不在意。

    “你就这么想看我真实的样子吗?这幅冷漠到令我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那要看你怎么想问题。事情已经发生,转化已不可逆。我也很舍不得和一个老朋友告别。但是,你知道的,只有打碎旧日的躯壳,新的生命才能从中展开翅膀。何况,你本来也不是一个可以狼化的人。不如说,所谓狼行者,是有着人类外皮的狼才对。”

    听到起司的话,杰克笑了。只不过狼行者此时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要吃人之前的狮子一样,令人恐惧。

    “那就如您所愿,起司先生。我会以亚历山大氏族头狼的身份继续和你合作。而之前我们讨论的问题吗,我想我也已经有了答案。”

    “哈,那我倒是想听一听您的高见,头狼先生。”起司合上书本说道。

    “湿魂的信徒之所以会选择在和你见面以前就带走希瑟,是不愿意激怒你,那样会让合作变的困难。”杰克说道。

    “为什么?”这下轮到法师发问了。

    “很简单,提前带走希瑟的原因,甚至是你之所以在此时此地和我说刚才那些话的原因,都指向一个答案。湿魂的信徒们害怕我们保护不了希瑟的安全。而你,你在此时唤醒我的伪装,不也是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吗?”

    这次,起司笑了。

    “没错,你说的一点没错。亚历山大先生,你说的太对了!哈哈哈哈!”

    法师大笑了几声之后突然又停止了笑声,说道。

    “那么,你的选择呢?知道我们面对着可以逼的湿魂的信徒连第一场雨的雨滴这种东西都要拿出来当筹码的敌人之后,你的选择呢?”

    狼行者看着自己的双手,那双手正因为主人激动的心情不受控制的朝着利爪变化。

    “在这场瘟疫从这片土地消失之前,我的爪子和牙齿都听从您的差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