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集会
    在起司他们对付来自湿魂信徒的问候的时候,王都中另外一部分法师的盟友也没有休息。

    虽然对于不能穿着自己标志性的铠甲和大斧有一些不适,可是洛萨还是尽量不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这一点。双手略微握紧了手中的长柄战锤,对于这种更像是铁匠而非战士才会挥舞的武器,黑山伯爵还是颇有微词的。但是考虑到锤头上用秘银制成的尖刺可以对那些擅长使用魔力掩藏自己的敌人造成切实的伤害,洛萨也只好忍耐下来。

    “这身衣服挺合适你的吗,黑山伯爵大人。”独眼骑着一匹黑色的马从洛萨的身后走过来。由于前者戴着面具的关系,黑山伯爵无法判断对方的话到底是由衷的称赞还是挖苦。

    其实这倒是洛萨多虑了。脱下那身黄金铠甲,换上一身佣兵才会用的皮革外套,只在右肩和心脏处才有少许的金属护具。这样的装束让洛萨少了平时的那种跋扈的感觉,配上他本来就算得上健壮的身躯和年轻却坚毅的面孔。无怪网虫在见到他之后曾经发出过“这样的家伙如果去当佣兵的话,肯定一眼就会让人产生信任感”的感叹。

    “我就说吧,你这个样子不去当佣兵可惜了!那些太太小姐肯定会愿意为了雇你花双倍的价钱。【虫也在洛萨的身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她现在的装束倒是和伯爵试分析相似,只不过相比较洛萨那带着尖刺的护肩,身材娇小的网虫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的金属护具。这种打扮会让敌人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小姑娘缺乏防御能力,可洛萨却知道,在这一身的皮甲下面,有着一层细密的链甲给网虫提供着强力的保护。

    对两位女性同伴的评论,一向和异性疏于交际的洛萨只是撇了撇嘴。纵然是久经战阵,令苍狮国境线上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黑山伯爵,他却对身边的这两位毫无办法。几天的相处下来,在独眼和网虫发现洛萨似乎并不擅长应对女性之后,她们对后者的调戏几乎就成了日常的活动。

    “罗兰先生,您觉得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无奈之下,洛萨只能靠转移话题来避开尴尬。

    此时的罗兰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顶着那顶帽檐巨大的帽子,嘴里叼着一根烟斗,骑在伯爵身边的一匹灰色带着白色斑点的马上。老人听到洛萨的话后稍微挑了挑眉毛,他不情愿的把手里的烟斗拿下来,好像回答一位王国伯爵的问题还比不上多吸一口烟草。

    “洛萨先生,或者黑山大人。您这一路上已经问了我不下三次这个问题了。我想您还是不要那么担心的好,难道起司的安排您也信不过吗?再说,就我所知,这次集会上的东西,还没有您手里的那把锤子解决不了的。”

    “就是就是,我都没害怕。你个大男人害怕什么?还是堂堂的大领主呢,羞不羞啊。”网虫笑着说道,由于这位佣兵小姐以不会骑马为理由,她现在正和洛萨和乘一匹马。

    作为一个佣兵来说,洛萨这样经常要出入战场的领主毫无疑问是长期雇主的最佳人选,给这样的大贵族打工,可要比去接那些来路不明的任务安全得多。所以为了得到这份长期饭票,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网虫小姐对于黑山伯爵的骚扰可谓无微不至。她甚至还在晚上遛进过洛萨的房间,当然很快就被黑山伯爵从屋里扔了出去。

    而这种献殷勤,在洛萨不断的拒绝后就逐渐变成了报复性的吐槽和冷嘲热讽。要知道,虽然看起来成熟的多,可是网虫的实际年龄也就比斯派洛大几岁而已。在她的眼里,黑山伯爵的这一连串的拒绝让网虫小姐的自尊十分的受伤。

    “瞎叫什么。一个没了蜘蛛的驯蛛人也好意思笑我?你信不信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甩下去?”面对自己手下士兵的时候,洛萨可以应对自如的和对方攀谈或者说一些荤段子,但是面对网虫这样的人,黑山伯爵却只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发出连自己都不信的威胁。

    虽然并不相信洛萨会把自己从马上甩下去,可是网虫毕竟还是知道轻重的,她可不想真的激怒洛萨。所以佣兵小姐在听到黑山伯爵的威胁后只是做了一个鬼脸,并没有继续说什么。

    “好了,都别闹了。这次的行动事关重大。而且还关系到我们之后计划的实施,你们还是认真一点才行。”独眼扭头看了看坐在一匹马上的两人,用家长训小孩的口吻说道。

    “切,不就是去跟一群连老鼠咬到家门都不敢反抗的软蛋们谈判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网虫说道。

    “我可不觉得全王都的黑暗住民会像你说的这么简单。说到底,我还是搞不懂起司为什么会允许你这个俘虏跟着我们来。”洛萨闷声说道。

    “还不是法师大人考虑到你们对黑暗住民的了解太少,再说你可是承诺过要保护我的安全的。要是你们去跟那帮软蛋们谈判的时候我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网虫说。

    “说到对黑暗住民的了解,我想罗兰先生也不必你差!至于安全问题,我可不觉得有什么东西能穿过我的猎熊者军团伤害到你。”洛萨据理力争的还击着,“对不对?罗兰先生。”

    听到黑山伯爵的问题,罗兰的眼角抽动了一下,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扶了扶自己的帽檐。然后小声嘀咕着。

    “现在想想,没有孩子似乎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领头的独眼勒住了手中的缰绳。她看着眼前这座白天被称为王都议事厅的建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我们到了。”

    清冷的月光不仅可以让怪兽隐形,也可以让安静的景象变的肃杀。无光的巨大建筑本身或许就已经称得上可怕,而知晓此时这座建筑中到底聚集着什么的四人,心中却也不禁有些胆怯。然而就像独眼之前所说的那样,他们今晚的任务事关重大,绝不能因为他们的问题影响到法师的计划。想到这,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独眼又轻轻的催动自己的坐骑,继续朝着议事厅的方向移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