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进入
    所谓的王都议事厅,其实并不是苍狮王都的行政机构,或者说,它现在不是了。这座坐落于王都中心区的巨大圆形建筑最初被建造出来的目的,是作为审判所来使用。建造它的苍狮国王是个极其信奉骑士精神的君主,而在他执政的时期,王国内外天灾战乱也从没停止过。

    苦难和绝望笼罩着那时的王国,没有任何一个居民可以保证自己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当时的国王为了鼓舞自己的人民,建立了这座议事厅,他在这里处理政务,审判犯人和背叛者,甚至在这里接受外国使臣的觐见。而所有苍狮王国的国民,都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这座如同剧场一样的建筑里看着他们的国王是如何工作的。

    甚至,有很多人为了向国王的勤奋致敬,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工作用具来这座议事厅陪着他们的国王一起工作。那个时候的苍狮王国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员,也没有琳琅满目的各种部门。国王如果遇到了问题,他会直接询问周围的市民们,而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也总能为他们的国王献上处理的办法。

    这段历史到现在或许已经有了一两百年的历史了。而这座议事厅,在王国度过了危险后也成为了某种象征,哪怕是胆子最大的商人也绝不敢向国王谏言拆除掉这个建筑,反而是历代国王都会为了表达自己对那位祖先的敬重而拨款修缮。百年时间过去,当时那个简陋的圆形议事厅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十米高的石质外墙,足以容纳整个王都居民的阶梯型观众席,以及议事厅中央那个可以供三台歌剧同时表演的圆形舞台。事实上,几年前还真的有人提议将议事厅改为国王剧院,只不过现在的国王并没有同意这个议案。所以,现在这座建筑依然只是一座巨大的,象征性的标志物而已。

    “我记得虽然议事厅周围至少会有一队的王室卫兵负责巡逻。现在看来,王室对这个地方的重视还不够啊。堂堂的王都议事厅,居然变成了黑暗住民的集会所。”洛萨看着议事厅周围安静的吓人的景色,说道。

    “这算什么,谁会真的认真看守这种白天都没几个人会进去的老古董?你说的那些守卫,恐怕现在正在附近的酒馆里喝的酩酊大醉呢。”网虫作为佣兵,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走过了许多国家,这种听起来很有价值的古迹,在她眼里一直都只是一堆没有实际作用的石头堆。而且,佣兵小姐也不认为苍狮的王室卫兵会多么尽忠职守。

    独眼并没有加入两人的议论,那些看守议事厅的守卫,是被提早过来准备集会场地的黑暗住民买通了也好,被打晕了也好,甚至他们真的如网虫所说现在正在酒馆里调戏侍女都无所谓。她只知道,现在这座建筑的里面,就是整个王都的黑暗面。如果起司的计划真的可以奏效,那么今晚,独眼就可以真正的掌控王都的黑夜了。

    权利与复仇都足以让人迷失自我,而当这二者相加,哪怕是自认为已经历经了无数沉浮的独眼,也不自觉的加快了呼吸。

    “别这么着急,女士。现在这个议事厅里的家伙们,可都对人的情感十分敏锐。今晚我们都只是您的随从而已,您可不能自乱阵脚。”罗兰走上前拍了拍独眼的肩膀,嘴里依然叼着那个烟斗。

    老人的话让独眼稍微冷静了一些,虽然隔着面具,不过后者还是对罗兰点了点头示意感谢。在几次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跳之后,这位王都的地下头目带着其余三人缓步走入了这座沉默的建筑。

    “您来了?各个家族的领袖都已经在等您了。”一个轻柔的男声从独眼的身边传来,而随着四人将目光投向声音的来处,一团比正常的阴影更深邃的黑暗迅速的集结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男人的轮廓。

    那团有着人类轮廓的黑影略微朝着独眼鞠了一躬,他的礼仪十分规范。如果不是因为外貌的原因,恐怕光靠这个就足以让人相信他是一位有着良好世家的贵族。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杰森,是您今晚的引路人。当然,如果您愿意的话,也可以叫我影子。”

    独眼的呼吸在听到影子这两个字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本来影子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绰号而已,倒不如说,这个世界上以影子为代号的人恐怕不会太少。

    “我还是叫你杰森吧。既然你是我的引路人,那么就请你带我进去吧。”

    “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大人。”杰森说着,向前走了两步,示意独眼跟着他。

    “喂喂,那个自称杰森的家伙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走带队伍最后方的洛萨小声的对身边的网虫问道。虽然可以直面巨型鼠人,但是黑山伯爵可不认为自己的手里的锤子能砸碎一团黑影。

    网虫听到同伴的问题,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虽然之前夸口说自己见闻丰富,可是她也真的不知道那团人形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们的迷惑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罗兰开口了。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位巫师之影。我可有许多年没在大陆上见到您的同类了。”

    听到老人好像是随口说出来的感叹,杰森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

    “没想到您居然会认识我这样的小角色,真是让我荣幸之至。确实,我的族人数量这几年确实大不如前了。”

    罗兰不紧不慢的又往烟斗里加了些烟草,深吸一口之后吐了一个烟圈说道。

    “毕竟这几年不太打仗了嘛,人死的少一些,你们的日子自然也就难过一些。不像是前几年和暮月打仗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是你们的踪迹。”

    听到老人的话,杰森干笑了两声却并没有搭腔。罗兰的这几句话与其说是跟他寒暄,不如说是在提醒同伴这个所谓的引路人有多么的危险。而在队伍后面的两个人,关心的却不是这个。

    “我记得没错的话,上次大陆上诸国联合对抗暮月教国的战争是在一百年前了吧?”作为熟读战争史的人,洛萨现在却对自己的记忆不太敢相信。因为如果他记得没错,就代表着罗兰的年纪已经超过了百岁。

    “……恐怕你没记错。或许老爷子说的是局部的小型战争?”网虫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在这诡异的气氛中,一行人从议事厅的底层走廊里走了出来,面前开阔的空间让四人一时间都来不及在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们已经来到了议事厅的中央舞台,而在舞台周围的观众席上,无数双躲藏在黑暗中的眼睛,都在打量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