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僵局
    无光的议事厅,随着杰森带着四人的进入而开始亮起了一盏盏灯火。这些煤油灯逐渐照亮了议事厅的圆形舞台,但是却无法为舞台中的人驱散观众席上的黑暗。同时,在这些火光中还有着一些与其他纯粹用来照明的光源不同的东西。

    进入舞台的四个人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点,这些不同的东西就是围绕着舞台的外围林立着的各种徽记,在这些酷似图腾柱的徽记旁边分别摆放着一盏白色的油灯。此时这些油灯上都点着暗红色的火焰。

    “如您所见,舞台边缘的这些徽记,每一个都代表着王都的一个势力。他们,就是您今晚的听众。”杰森尽着自己作为引路人的工作,对独眼解释道。

    “徽记旁边的灯火代表了他们对于您的态度。现在的暗红色火焰代表中立,如果火焰转为蓝色,代表他们质疑您的计划或者承诺。而转为鲜红色的火焰则代表他们赞同并愿意与您并肩作战。至于火焰熄灭吗……那就代表他们想要退出。”

    “这和我接到的信息可不一样。爱米亚女士指派我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说服他们,而是给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下达指令。”虽然听不出声音的高低,可是谁都听得出来独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高兴。确实,原本起司和女巫的计划中,是让独眼作为他们的代言人直接领导这些王都的黑暗住民,毕竟论起调动如此数量众多的势力,法师和女巫都不得不承认还是独眼的经验丰富一些。

    人形的黑影听到独眼的话之后略微欠了欠身,说道。

    “是的,尊敬的大人。葛琳女士和爱米亚女士长久以来都是这座城市黑暗中的领导者,在坐的所有势力都接受过她们的帮助。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也是这些人之所以会坐在这里的理由。但是……”

    “但是他们并不能确定,对于女巫这个年龄等于实力的群体来说,失去了葛琳的女巫家族还是否像之前一样具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在即将来临的风暴中带领他们,对吧?”罗兰的声音从宽大的帽檐下传出来,灯光在老人的脸上留下了一片投影,让人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

    “是这样的。”杰森低下头说道。

    “这是背叛。”洛萨低声的说着。在这位充满骑士精神的战士看来,这些黑暗住民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背叛女巫们。

    “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人类。”从观众席的一个方向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顺着这个声音的来处看去,可以看到一块墓碑和铲子组成的徽记,“我们只是不想白白去死。再说帮助过我们的是葛琳,爱米亚那个女人可没怎么出过手。”

    “那是爱德华家族的族长。他们是王都所有死人的埋葬者,也是整个苍狮最大的食尸鬼家族。”杰森小声的为几人解说道。

    “食尸鬼?我以为那些肮脏的东西不会说话的。”网虫嘟囔着,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女孩会喜欢食尸鬼,哪怕是驯蛛人也不会。

    “你说的应该是苔藓游荡者,那些低等食尸鬼确实没有理性思考的能力。”罗兰解释道,“而这个爱德华家族嘛,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

    “是的,爱德华家族是一个由守魂者组成的家族。他们信奉着死亡,也尊重死亡。这些食尸鬼们有着严格的戒律,和那些茹毛饮血的同族截然不同。他们会守护在新死者身边,祝福他的灵魂去往归宿之所,之后再净化他们死去的躯壳。王都所有的墓园和陵园都是他们的领地。”黑色的引路人介绍道。

    “听起来像是某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僧侣。”洛萨说道。

    “守魂者吗?”罗兰则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在老人的记忆中,他对这种食尸鬼有一些印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老人凑到独眼的身边对后者的耳朵悄悄说了什么。

    听完了罗兰的话,独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

    “或许你们做的事情确实还没有达到被称为背叛的地步,爱德华先生。可是,在我看来,在这场风暴中,不作为和逃跑并没有什么区别。我难以想象有着崇高传统的守魂人们会抛下守护的陵墓,任凭它们被疯狂的鼠人掘食。想想吧,如果我们无法阻止这场瘟疫,该有多少痛苦的灵魂得不到解脱?”

    “我并没有说我们会袖手旁观,独眼先生。我们只是,只是想多得到一些承诺。我想在坐的各位没人想成为巫师和女巫手里的棋子吧?实不相瞒,我的家族已经在这场瘟疫中损失惨重,原本驻扎在铁堡和萨隆领的族人到现在还没有音讯。就算最后我们战胜了瘟疫和它的散播者,但是我们这些人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那个阴冷的声音回答道。

    食尸鬼族长的话引起了观众席上一片的赞同声。这些王都的黑暗住民也并不想抛弃自己已经扎根了许久的驻地,可是如果守护领地的代价过于沉重,他们是不会不懂取舍的。归根到底,他们并不是人类,没有为了瘟疫死战到底的理由。

    “现在看来,起司还真是交给了我们一个艰难的任务啊。这些家伙,根本不信任我们。”黑山伯爵环顾着四周,说道。

    “请安静一下,各位。”独眼伸出双手向下虚压了一下,示意观众们安静,“很抱歉,我只是一个人类。一个比你们都要脆弱的多的人类。这样的我不能够给你们什么具体的伤亡预计。”

    随着这段话,议论声又一次从观众席上传来。

    “但是!我虽然不能告诉你们,你们有多少的同族会死在这场风暴里,也不能告诉你们我们是否会胜利。可是我敢保证!在这场战争里,我们绝不会是巫师和女巫的棋子!我可以保证,当我们在战斗的时候,你们口中的灰袍巫师一定也和你们一样在战斗!当你们面临死亡的时候,我们所担负的风险也绝不会比你们的少!这不是巫师或者女巫的战争,这是我们的战争!我们不是在为了灰袍或是其它什么颜色的东西而战!我们战斗,是为了守住我们的家园!不管是瘟疫还是鼠人,没人可以从我们手里夺走我们的城市!所以,我请求你们,加入这场战争!让他们知道,这里,属于谁!”

    独眼的话铿锵有力,她把自己作为领导者的天赋完全的发挥了出来。当她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洛萨甚至险些都要为她鼓掌了,和自己那些简单的作战动员相比,黑山伯爵不得不承认,这个黑帮头目说的更好一些。

    “杰出的演讲。”杰森也低声说道。

    可是网虫和罗兰却都没有说话,老人的帽檐挡住了他的表情,至于佣兵小姐,从她皱着的眉头来看,她似乎并不像身边的洛萨一样喜欢独眼的话。

    沉默,在独眼的声音还在议事厅的空气中回荡的时候,观众席上一片沉默。许久,连最后的尾音也化成了安静的风,但是会场上却没有一个徽记旁边的火光改变颜色。

    冷汗,浸满了独眼的后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