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救场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那小子会死活让我跟着过来的原因吧。”罗兰看了一眼僵在了原地的独眼,这么想到。其实对于这次集会,他完全可以不来。因为认真说起来的话,罗兰和起司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法师老师的旧识而已,于情于理,他都没有义务趟这趟浑水。但是老人还是自愿的加入进来了,正是因为这样,这场本应以冷场收尾的集会迎来了转机。

    “咳咳。”罗兰的咳嗽声在安静的会场里显得十分的响亮,他拄着自己常用的那根木杖,走到了独眼的身边,对后者小声说道。

    “独眼女士,我看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要让这些家伙同意跟着我们干,可没有那么容易。”

    已经处于无法思考状态的独眼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是在她想要移动脚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竟然因为紧张和恐惧而无法行动。面具遮住了她脸上的表情,让这位地下头目连用眼神求助都做不到。好在罗兰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一点,随着他的示意,网虫走上前将独眼搀扶了下去,至少让后者看上去没有显得那么狼狈。

    “好了,各位尊敬的代表们。独眼先生的话看起来并没有能让你们满意。不过我希望你们理解,他只是第一次在这么多的黑暗住民面前发言而已。作为一个人类,紧张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罗兰的声音很平和,就像在和自己的邻居谈论天气一样。

    “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人类一样,老家伙。”不同于之前说过话的爱德华族长,说出这句话的那个声音又尖又细,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坏脾气的孩子。而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有着一块看起来十分奇怪的徽记。

    说这块徽记奇怪,是因为相比较会场周围的那些势力标志而言,这个徽记显得十分的……幼稚。虽然看得出来是被认真绘制出来的,但是这块由餐叉,盘子,龙头,恶魔翅膀,蛋糕等等乱七八糟毫无关联的东西组成的图案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孩子的作品。而且这些图案画的还十分的随意,很多图案甚至只画了一半,就好像是它的作者在画到一半的时候就对这个图案失去了兴趣一样。

    “真没想到会在这北方的偏远王国看到矮精,看来我这把老骨头没有留在家里等死是正确的决定呢。”不需要杰森开口介绍,罗兰已经从那极具特色的徽记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声音认出了说话的人的身份。

    “认的出我们的身份并不能说明问题!老家伙!你的同伴是笨蛋,所以你也是笨蛋!”矮精尖细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让人讨厌,再加上它们简单的词汇,很多时候,即便矮精真的愤怒起来了,人们也只会把它们的咒骂当成是撒娇。

    “别这么激动,我的小朋友们。”罗兰笑着说道,同时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也许这些东西可以让你们开心一点。”

    老人用手杖轻轻敲了敲帽子的帽檐,然后在所有人不自觉发出的惊呼声中,一群白鸽从那顶大帽子里飞了出来。这群白鸽绕着观众席飞行了一周之后,在经过矮精们的上空时变成了鲜花和彩带,同时,一些糖果也从这些鲜花和彩带中落下,掉到了矮精们头上。这些颜色鲜亮,味道可口的糖果让矮精们发出一阵欢呼,它们确实很像小孩子。

    罗兰的魔术让现场的气氛瞬间活跃了起来,议论声再次出现,只不过那些黑暗住民们在讨论的可不是魔术有多么神奇,在他们眼中,罗兰使用的应该是某种完全没有魔力波动的魔法。只有极少部分的黑暗住民凭着不同的手段察觉到老人到底是怎么做到这神奇的一幕的,可是他们心中对罗兰的忌惮也并不会比其它人少,他们可不相信这个带着大帽子的人类老人只会这种小把戏。

    “那么我想,现在可以谈论正事了吧?”罗兰将帽子戴回头上,扶了扶帽檐说道。

    沉默,包括矮精在内的所有代表们因为老人的话又一次安静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安静是因为它们对这个人类的认可。独眼搞错了一件事,对于这些黑暗生物来说,人类世界中的权柄和地位在它们眼中毫无意义,毕竟它们本身就在人类社会之外。而女巫和巫师的委任也只是口头上的授权,这在它们眼中的效力甚至不如罗兰展示的魔术有价值。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罗兰轻轻用手杖敲了三下地面,这在古老的礼节中有郑重承诺的意思,“灰袍法师起司先生和爱米亚女士对于这次各位的加入并不是强制性的。因为如果那位女巫想要强迫各位的话,今天站在这里的人就不会是我们了,只要爱米亚女士亲自出面,我想各位没有任何人有胆量拒绝她的要求不是吗?”

    失去了年龄最大的女巫的女巫团是不完整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不完整的女巫团就不足以震慑王都的黑暗住民。事实上,单就实力而言,经过了常年经营的女巫手中掌握着远比这些势力多得多的资源,像是费尔根那样的魔能石像,如果女巫们愿意的话,同时驱动几十只还是不成问题的。而那样的一支石像部队,已经足以彻底剿灭在场的很多势力。

    世界的黑暗面是混乱的,因为这里没有秩序可言。可是世界的黑暗面又是秩序的,因为强者会制定不容挑衅的规则。曾经,这个规则的制定者是葛琳,现在,则是爱米亚。

    “话是如此,可是为什么她没有自己出面。反而派你们来和我们谈判呢?这难道不是说明敌人的强大已经让女巫都自顾不暇了吗?再说,你又怎么能保证现在退出的人不会在事后遭到报复?女巫们可不是以仁慈著称的掌权者。”食尸鬼阴冷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看来这位爱德华族长已经无形中成为了在座很多势力的总发言人。

    “哈哈哈哈,我想你们搞错了,爱德华先生。也许是因为我们之前说的不够详细。这场集会并不是我们在请求你们的帮助。”罗兰笑着,在顿了顿之后接着说。

    “这场集会的目的,是在询问有多少的家族或者势力愿意接受我们的庇护。或许你们还没有意识到,可是实际上,我们和敌人的战争已经打响了。我们早已深陷风暴之中,现在,在座的所有人,你们和我们一样,已经没有逃离这场风暴的机会了。因此,报复是不会存在的。当风暴停止的时候,这座城市里不会再有其他值得被破坏的东西。我保证。”

    在老人的话说完后,整个会场沸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