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实目的
    罗兰的话传达给了在座的所有黑暗住民出了两个意思。

    其一,关于这场有关瘟疫的战争爆发的时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到目前为止,瘟疫带来的影响虽然极为恶劣,可是还没有到重疾难返的地步。只要王国出动所有的军力对疫区进行封锁,再大量绞杀活着的鼠人,控制疫情依然是可以实现的事情。所以在黑暗住民的眼里,他们仍然有着充足的时间来斟酌加入战争的得失。

    第二,就是散播瘟疫者的目的。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早就没人相信这只是一场纯粹的自然产生的瘟疫了。哪怕这些人对于瘟疫有多么的不了解,可是他们却都可以肯定,确实有一位灰袍巫师在瘟疫的发源地,萨隆伯爵领进行过治疗措施。既然排除了天灾的可能性,那么接下来就要思考一个问题,散播瘟疫的人,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

    这正是连起司等人到现在为止都得不到结论的问题,可是罗兰的话却隐晦的用风暴来点出了这个问题的另外一面。不管散播瘟疫的人想要通过瘟疫得到什么,他或者他们都从来没有在乎过有多少东西会因为这场瘟疫而毁灭,对于这些人来说,王都的这些黑暗住民的性命,不会比死在瘟疫下的普通人贵重到哪去。

    “这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虽然现在的形势确实不好,可是我想至少王都还是安全的。”说话的人并不是哪个势力的代表,而是站在罗兰身边的杰森。这团人形的黑影用小心的语气说道。虽然听起来杰森说这句话时十分小心,不过敢于在这个时候带头质问罗兰,可见这位引路人的胆子其实比他表现出来的大上很多。

    引路人的问题很快得到了其它人的认可,观众席上开始传来附和的声音。在这些代表看来,老人的话就算被称为威胁也并无什么不妥。而这样的威胁显然让他们不太开心。

    “看来各位还不知道吗?”罗兰听到四周的质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退避的样子,老人只是扶了扶自己的帽檐,然后从袖口里拿出了一支很小的水晶瓶。

    “在场的各位,虽然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你们这个消息。不过为了打消各位对我的误会,我还是不得不解释一下了。很遗憾,我们现在所处的这座城市,已经不安全了。”

    说着,老人将手中的水晶瓶高高的举了起来,可以看见瓶中的液体在灯火下呈现出了淡淡的绿色。

    “我手里拿的这支药剂,是瘟疫的种子。像我这样的凡人只要喝上一口,身体里就会被种下瘟疫,只需要经过简单的外部催化,瘟疫马上就可以发作。而被这种药剂诱发的瘟疫,同样可以传染。只需要有这样一瓶药剂,就可以在几天内彻底毁灭一座村落。”

    罗兰的话和他手中的水晶瓶让吵杂的观众席平复了下来。黑暗中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那支水晶瓶,这些眼睛里,有恐惧,有愤怒,有默然,还有一些里则是更加复杂的神色。

    “这……是爱米亚女士或者灰袍大人的杰作吗?”杰森犹豫了一下,问道。在他的印象中,可以制造如此可怕的药剂的人,在这个王都里,恐怕也就只有这两位了。

    “很遗憾,虽然我也希望这种恶魔都不会用的药剂是出自我们认识的这两位之手。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真名和灵魂担保,它并不是女巫或者巫师的作品。它,来自凡人之手。”

    老人顿了顿,等这些听众们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继续说道。

    “独眼先生的商会在无意中接触到了这种药剂,它们被谎称是用来治疗和预防瘟疫的良药!而且我们猜测,就是这种药剂,直接导致了烈锤领和黑山领的瘟疫扩散!接下来,我们请独眼先生来告诉大家这种药剂更多的消息。”

    罗兰将手中的药剂交给独眼,示意她接替自己继续向这些黑暗住民们讲解现在的形势。相信被这一巨大信息震惊的代表们,应该没有时间再去讨论独眼是不是够资格做他们的领导者。接下来就要看独眼能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了。

    所幸,独眼到底还是有着相当的能力的领导者,虽然她在一开始因为对黑暗住民的无知而犯下了一些错误。但是在谈话的内容转入她所了解的范畴之后,这位地下头目的气势也变得强势起来。当下,她就将这种瘟疫药剂的散播形势,添油加醋的讲给了这些代表们听。

    那些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坐在了瘟疫腹地中的代表们,现在乖巧的就像是一帮孩子。

    而看到罗兰退后到了一旁,洛萨和网虫赶紧走了上去,他们都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老人。

    “为什么这些听起来厉害的不行的代表们都没听说过这种药剂?”黑山伯爵问道。在洛萨的印象中,这些生活于王都黑暗面的家伙们应该是比独眼更加清楚这些事情才对。

    “呵呵。我的伯爵大人,别被这些家伙们的种族吓到。抛开除了个别黑暗住民的特殊天赋之外,这些人得到的信息并不会比我们知道的更多。他们也要忙于生活,所以除非是生活需要,很多领域对于他们来说,同样是陌生的盲区。甚至,他们中的很多人对于瘟疫,可能也无法做到免疫。”

    罗兰的一番话让洛萨和网虫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长者的智慧。这个大胡子老人凭着他对于这些异类的了解,仅凭着几句话就将双方的猜疑打消,让这次集会的谈话内容变的切中要害。这无疑为所有人都节省了很多时间,要知道,在起司的时间表里,可没有工夫留给他们去慢慢的一个一个说服这些代表。

    “早知道这么简单,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那个药剂拿出来呢?”佣兵小姐则是这样问道。在网虫看来,如果罗兰一早知道王都的安全问题是这些异类的关注点,还不如在路上就告诉独眼这件事。

    “那可不行,如果不向他们展示我们的立场和诚意,一上来就给他们这么沉重的话题,这些家伙恐怕考虑的就不是加不加入我们了。他们会立刻离开会场跑回家里收拾东西跑路。”罗兰下意识的想要摸自己的胡子,才想起来那把大胡子前两天刚刚被烧掉了一多半。

    “您说的没错,如果您一上来就把现在的形势告诉他们。他们真的会当场逃跑。就我所知,并不是所有势力都有捍卫家园的打算。”在三个人说话的时候,杰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摸了过来。只不过由于其他代表现在都被独眼的话吸引了注意,并没有注意到引路人的异常。

    “哈哈,那也得感谢您帮我把话题引到这里啊。关于这些药剂的信息,您应该一早就知道了吧?杰森先生。”魔术师意味深长的看着这团阴影,说道。

    “您说的没错。关于市面上贩售的这些所谓的解药,我确实留意到了。只不过我可没有巫师和女巫的本领,只是把它当成了炼金师协会骗钱的手段。没想到,那些人居然制造出了这么可怕的东西。”引路人说道,他的语气依旧温和。

    “怎么?他和我们是一边的?”洛萨歪了歪头,老人和人形阴影的对话让他有些晕了。

    “尊敬的黑山伯爵大人。事实上,不仅是我,在座的很多代表其实一开始就确定会和爱米亚女士站在一起。只不过,我们对于女巫大人让您们这些普通人来和我们谈判感到了些许的不安而已。而现在看到这位老先生,我想女巫大人的安排应该还是可靠的。”杰森对洛萨微微行了一礼,说道。

    “搞什么,你们都想好了为什么还要听我们说这么多话?弄得我紧张的要死,以为随时都会谈崩呢。”身份被戳穿,洛萨尴尬的耸了耸肩,抱怨道。

    “这次集会当然还是有举行的意义。像我这样已经决定站边的人毕竟不是大多数。所以像这样尽可能的争取盟友还是必要的。而且,除了争取中立的人之外,我们还得通过这次集会,找到一些,站错队的人。”杰森的声音越来越低,当他说到最后的时候,温和的声音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是吗,果然不止我们会找盟友啊。我就说为什么起司要特意拜托女巫们给你找来这柄锤子呢,看来他应该也是估计到了这种情况。”罗兰看了看洛萨手中的那柄战锤,说道。

    “在全面开战之前,先拔除掉对方铺在地上的钉子是十分必要的。不过各位也不必着急,我们对此其实也是早有准备。清扫活动,等这次集会结束就会开始。至于现在,我们还是听独眼先生把话说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