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拦下
    要发现闯入议事厅的人并不困难。毕竟从观众席上被抛下来狠狠砸到地上的食尸鬼肯定不是因为失足跌落才变成这样的。而顺着这名倒霉的卫兵被抛出的方向,几个站在一起的人影也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我们想要谈……”声音从那些人影间传出来,可是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暗狮秘社,你们好大的胆子!”爱德华族长看了一眼自己那个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族人,对着那几道人影发出低沉的嘶吼。

    随着这声低吼,可以看到这位穿着黑袍的中年人伸出袖口的手臂产生了明显的变异。原本鲜活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变的像是干尸一样枯槁。同时,从食尸鬼族长的衣服缝隙中也开始散发出带着黑色粉末的瘴气,那看起来就像是人体被焚烧时才会飘出的烟雾。

    “吼吼,老爱德华生气了,这下有好戏看了!”一旁的矮精首领发出一阵笑声,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愤怒的食尸鬼可顾不得回应闪电的话,他用一种酷似猿猴一样的姿势三步两步就冲到了观众席旁边。踩着那道只有半人高的矮墙一跃而上,朝着那几个人影冲去。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人是谁?”除了罗兰先一步发现了那几个袭击了守卫的人影,独眼他们完全没有办法适应这种突然的变故。

    “那些人是暗狮秘社的巫师,不,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位真正的灰袍的情况下,他们可没有资格被称为巫师。这些人,只是一些行巫术者。”希尔说道。只不过这位女医生的话除了带出更多让人不懂的名词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暗狮秘社?那是一个组织吗?”罗兰问道,在刚刚的集会上他可没有听杰森提到有这么一个势力的存在。

    “谈不上组织,他们只是一些流落到这里的零散巫师罢了。这些人为了自保凑到一起,结成了这个所谓的秘社。”摊了摊手,从希尔的反应来看,这个暗狮秘社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么现在看来,这个秘社好像并不站在我们这边?”独眼问道,那些暗狮秘社的巫师袭击了看护议事厅的食尸鬼守卫,而且爱德华族长也丝毫没有和他们交谈的意思。这么看起来,这些人的立场已经十分清楚了。

    “我们之前也邀请了他们来参加集会,不过他们直接就回绝了我们的邀请。而且在这几个月里,我们也注意到这个秘社的成员似乎在和某种组织做着交易。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也是今晚要清扫的对象。”摄魂怪医生的语气很平静,显然这件事在她眼中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等等,没有直接证据?所以你们并没有确认这些人是敌人就对他们下手了?”洛萨问道,在这位伯爵看来,这样的行为未免太过于鲁莽和轻率。

    戴着乌鸦面具的希尔转头看了一下黑山伯爵,没有说什么。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理亏,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跟这个人浪费口舌来解释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还是网虫看洛萨一副要和人理论的样子,拉了拉他的衣服,在伯爵耳边说道。

    “在这种等级的战争里,不站队本身就是一种过错。况且这座城市乃至这个王国很快就要变成战场,这种时候还举棋不定的家伙只能成为阻碍。这个所谓的暗狮秘社被列入清扫名单只能怨他们太过于轻视了这场战斗的等级。”

    “可是他们有可能只是无辜者!王国的法律里……”

    “王国的法律可不在他们身上起作用,伯爵大人。”白袍的怨灵幽幽的说道,“您看到的这些巫师,他们可算不上苍狮的国民。他们只是从其他地方来的逃难者,来到这个王国,只是因为这里的限制比较小而已。而且,真要按您口中的王国法律,这座议事厅里的所有人都应该被送上绞刑架。”

    “那至少应该给他们申辩的机会。他们显然有话要说!也许他们会选择离开这里。我们没必要这么着急的下结论。”被说的语塞的洛萨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嘿!你猜怎么着!你说得对!但是,在他们打伤守卫的时候,就没有申辩的可能了。老爱德华可不会纵容那些伤害了他族人的家伙!”闪电爬到了罗兰的肩上对洛萨说道,这个矮精首领似乎很喜欢老魔术师,“你知道老爱德华会怎么对待那些打伤他族人的家伙?他会把他们一根一根骨头的拆成碎片!”

    “这太……野蛮了。”洛萨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让这位常年带兵打仗的贵族受不了的其实并不是这些盟友清理城市的手段,在战争面前,残忍些的手段也无可厚非,洛萨本人也不是善人。可是这些黑暗住民们谈论起死亡和杀戮时那种平淡的感觉却令黑山伯爵从内心里感到抵触。在他的印象中,杀戮和战争应该都是有原因的,为了国家,为了生存,杀死敌人和被敌人杀死都是崇高的事情。但是在这些盟友的话里,洛萨听到的只有对剥夺生命的理所当然,这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野蛮?或许在他们眼里我们人类的作为才是虚伪的。用律法和荣誉来限制人的生活,这在让我们有了他们难以企及的组织性的同时,也让我们在他们眼中显得软弱异常。”罗兰轻轻拍了拍洛萨的肩膀,示意伯爵不要冲动。老人很早就在和这些黑暗中的住民打交道,他知道这些存在和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有多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不是种族上的,而是一种世界观的不同。

    随着两声人体摔在地上的闷响,爱德华族长对暗狮秘社的巫师们的战斗已经宣告结束了。进入议事厅的巫师总共有五个人,其中已经有两个被愤怒的食尸鬼掏出了内脏,两个被扔到了众人面前,还有一个,只剩下一颗满脸惊讶死不瞑目的头颅在食尸鬼的手中被捏成了碎片。

    “吼!”从高空跃下的黑袍怪物恐吓着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人类。这两个被扔到舞台上的巫师双腿已经被打碎了,他们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徒劳的想要拉远自己和食尸鬼族长之间的距离。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求饶的声音从他们满嘴血污的嘴里不断地传出来,但是满手人体碎片的食尸鬼可不会怜悯这些打伤了他族人的家伙。这些冒失的巫师让他在女巫的代表面前丢了脸,他必须用血腥的手段来证明自己族群的价值。

    “嗡!”食尸鬼的利爪在空中挥舞着带起腥臭的恶风,眼看着两个巫师中的一个就要被这一抓撕碎气管。在这个当口,却有一柄战锤突兀的横在了利爪和巫师的脖子之间。

    “至少,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好吗?”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到洛萨是怎么从人群里冲出去的,更别说黑山伯爵手里的那柄战锤少说也有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这让他此时的话在黑暗住民们耳中异常响亮。

    已经完全变身的食尸鬼早就没有了人类的相貌,此时的爱德华族长脸上有一多半的空间都是它的嘴,那是一张长满了利齿如同蠕虫一样呈现圆形的巨大口器。普通人光是看到这可怖的样子,恐怕就已经站不稳了,但是当食尸鬼循着洛萨的声音将那张大嘴靠近黑山伯爵的时候,洛萨的面色却是丝毫未变。

    “我以为,那柄战锤不是用来对付盟友的。”光头的怨灵在罗兰的身边说道。这些和女巫打了长时间交道的家伙自然认得出这把战锤上的女巫魔法气息。

    “当然不是。不过我想,灰袍法师和女巫们将那柄战锤交给洛萨爵爷是有他们的理由的。”老人扶了扶帽檐说道。既然事已至此,打一打这些新盟友的气焰,对于以后的合作也有好处。

    “我觉得你最好把那位爵爷叫回来。”希尔医生也说道。

    “我觉得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罗兰说。

    “是吗?那他知不知道噬血状态下的食尸鬼很容易失去理智?”

    在这个时候,坐在罗兰肩上的闪电突然尖笑起来。

    “看!他们打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