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幕将启
    在起司的计划中,这场战争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首先就是要以极快的速度抓获那个身份不明的格雷男爵。在浊流镇火场中见到的尸体让法师确信,现在的男爵绝对不是本人。而不管那个披着男爵外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从药剂师协会那里流出的瘟疫之种都指出对方毫无疑问是瘟疫散播者的帮凶。

    所以法师的计划就是由包括自己在内的精锐小队冲入那个皇家药剂师协会的驻地,将里面的格雷男爵搞定。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顺手将制作瘟疫之种的生产装置一道摧毁就更加完美了。

    目前在起司的计划中这个小队的人员将包括杰克,洛萨,珂兰蒂和杰森。本来为了保险起见法师是希望爱米亚这个更加成熟的女巫可以一同行动的,但是考虑到如果小队陷入苦战,没有爱米亚压阵的王都黑暗住民们恐怕很快就会乱成一团,起司不得不让珂兰蒂顶替她母亲的位置。

    至于为什么法师会点名让杰森加入这支小队,和罗兰一样深谙巫师之影是一种怎样存在的起司知道,带上这位引路人,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同理,身为法师认识的唯一一个王国贵族,洛萨的身份可以保证小队有进入药剂师协会驻地的资格,在打倒那个假男爵之后,有这样一个发言人也会让起司的说法可信的多。

    另一方面,起司和爱米亚都不相信散播瘟疫的人只会有格雷男爵这一枚棋子。所以在法师的小队发起进攻的同时,对方很有可能一气之下启动王都内已经播下的瘟疫之种。而且之前在铁堡遭遇的巫妖以及它身边的众多邪神祭祀也让法师感到担忧,如果自己可以在那场传送意外中安然无恙,想来对方多半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因此,以女巫爱米亚为指挥者,王都中所有与起司站在同一阵线的黑暗住民为主体,加上洛萨手下少量的猎熊者组成的大部队则是负责处理王都中的其它敌人。这将会是一支苍狮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部队,它的构成也十分的复杂,想要控制并驱使这样一支混乱的部队,在起司认识的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爱米亚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略有些出乎法师意料的是,爱米亚并没有选择王都中人数最多的黑暗势力首领,也就是爱德华家族来作为自己的副手,女巫将自己副官的位置交给了独眼。虽然从罗兰那里听说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恐怕并不简单,不过现在大战在即,起司也没有精力去管这些事情。

    虽然法师跟罗兰说战争马上就将打响,但是想要等黑暗住民的各个势力完成与女巫的磨合,再到这支部队整合完毕,还是要耗费一两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起司又抽空返回了一趟灰塔,要说对这场自己挑起的战争有多大把握,法师也没有办法准确的计算出来。敌人的情报太少了,甚至起司已经有了一头撞进对方陷阱里的打算。在这种情况下,他迫切的需要得到一些建议,而能给起司建议的人在他心里只有两个,自己的老师,和自己的学姐。

    不过该说是意料之中吗。不仅仅灰塔之主的行踪仍然成迷,当起司返回灰塔的时候,阿福告诉他安莉娜也在几天之前外出了。不详的预感让法师从灰塔返回的时候一直皱着眉头。但是事情也不是全向着坏的一面发展,在返回灰塔的时候,起司得到了咒鸦留给他的消息。

    从这则消息来看,咒鸦已经抵达了熔铁城,烈锤领的首都。并且在他留下消息的时候,已经成功的得到了烈锤大公的邀请,很快,咒鸦就可以见到这位苍狮王国无人不知,可是却又神秘异常的大贵族了。

    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位烈锤大公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王国公爵那么简单,从他所作的种种事情来看,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光明之外的存在。如果咒鸦和他的交涉顺利的话,那么起司他们就会得到苍狮王国最强大的两个军事贵族的支持,黑山和烈锤,这两个家族掌握着王国半数以上的军队。

    夜晚的王都比处在北方冻土上的灰塔要温暖的多。可是当起司打开窗户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觉得这里和积满了白雪的荒原有什么区别。到处都是死亡的味道,每一条阴沟里都有可能躺着不止一具的尸体。而当战争真的开始,死在自己发动的这场对抗下的人,又和死于瘟疫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这就是代价,爱尔莎。这就是代价。”法师看着窗外无人的港口区,低声说道,“我救不了所有人,也不想救。但是我保证,那些用无辜者做试验品的家伙会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起司的眼底掠过魔力的光辉。而在他没注意到的地方,法师灰袍下的身体上微不可查的显露出一些诡异的符号,这些符号一闪而逝,可是它们的形状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不祥。

    在法师一个人低语的时候,黑山家族在王都的官邸里也在发生着有趣的事情。

    “为什么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去?”网虫质问着眼前的洛萨。自从那天议事厅集会之后,这位女佣兵就一路理所当然的跟着黑山伯爵回到了这座官邸。当时的洛萨虚弱异常,没法赶走这个女孩。他手下的猎熊者们又是见过自己家爵爷跟网虫一起行动的,所以这些士兵理所当然的都把网虫小姐当成了洛萨的某些,嗯,贴身侍卫。

    “首先,名单是起司定的,你不应该来问我。”洛萨坐在灯下细心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大战将起,他必须让自己的战斧处于最锋利的状态,“还有,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跟着我们去对方的老巢?”

    黑山伯爵漫不经心的态度瞬间就激怒了网虫,虽然现在身上穿的并不是平时的佣兵装备,可是这位驯蛛人还是从自己的大腿上抽出了一柄匕首。

    “别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我不是你手下的士兵。”女佣兵用匕首顶着洛萨的后心,说道。

    “如果是我手下的士兵,他们敢随便进入我的房间,还用刀子顶在我身上,我早就把他切碎了喂狗了。”洛萨放下了擦拭战斧的布片,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起司是不在乎多一个没有蜘蛛的驯蛛人的。是我提议把你踢出小队的。”

    “为什么?”网虫听到伯爵的话,愣了一下。她原本以为是法师因为要缩减成员数量才没有同意她同行的要求。

    而就因为这一愣,让洛萨抓住了机会,黑山伯爵迅速转身,并将网虫手中的匕首夺了下来。

    “因为我还不相信你。你的表现太反常了。作为一个佣兵,你的行为有些,太不要命了。”洛萨把玩着手中雕刻着蜘蛛花纹的小巧匕首,说道。

    网虫脸上的愤怒在听到这句话后迅速消失了,这个女孩看洛萨时的表情冷漠的像是在看一块石头。

    “你知道吗?你们这些贵族都是自以为是的混蛋。”她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出了洛萨的房间,同时狠狠的摔上了房门。

    但黑山伯爵对这一切却仿佛并不在意。他用手轻轻抚摸着匕首上的花纹。

    “或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