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酒馆清晨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所有被起司选中成为这次突击小队成员,除了杰森之外,都来到了赤红之血的大堂集合。为了应付这次危险的行动,所有人都倾尽全力的进行了准备。这点从他们身上的穿戴就可以看出来。

    “我说,他穿成那样真的可以吗?”早早就来了的洛萨凑到起司身边小声问道,一身金色重甲的伯爵悄悄指了指正在吃早饭的杰克,问道。

    黑山伯爵有这样的疑问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与他那一身看上去就厚重到夸张的盔甲相比,狼行者的身上只是简单的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皮质短裤。对于了解狼人特性的法师来说,杰克的打扮并无不妥,毕竟过多的穿着只能限制他的身体行动。可是在这支整装待发的小队里,杰克无疑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狼行者的战斗力是要变身之后才能发挥出来的,只要他的衣着可以跟着我们混进药剂师的驻地,他穿什么都没什么区别。”法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药茶,说道。这种药茶是罗兰昨晚特意准备的,用老人的话说,这种茶可以帮助起司集中精神。

    “好吧,反正本来也是让他装成是随从,这打扮也说得过去。对了,杰森路上会跟我们汇合也就算了。这次的行动罗兰先生不来吗?”洛萨耸了耸肩,其实关于罗兰的缺席才是他真的想问,前两天的集会让魔术师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在伯爵的认识里,早就把罗兰的重要性放在了几乎和起司相同的高度。

    起司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看洛萨。同时也把目光从酒馆中的同伴脸上扫了一遍。他发现除了洛萨,其他人其实对于罗兰的问题也抱有着很高的兴趣,就连珂兰蒂这个真正的女巫也认为老人的种种表现只是深藏不露,丝毫没有意识到罗兰可能真的只是一个完全不会魔法的普通人。

    或许这才是知识和阅历带来的力量吧?法师这么想到,罗兰的见闻让他比大部分自学成才的野巫师还要容易让人信服。可是和老人知根知底的起司却知道,那位老人真的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虽然他层出不同的手段足可以自保,但是带着罗兰去执行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任务?别说罗兰本人不同意,起司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让老爷子去帮独眼女士的忙了。参加过集会的你应该比我清楚,单靠她一个人不足以号令那些家伙。”法师说道。这倒是实话,虽然有爱米亚的压阵,可是高高在上的女巫可不能保证那些黑暗住民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不会搞一些小动作,这种时候更加贴近前线的副官就必须起到监督的作用。而独眼的阅历明显还不足以担任这个职务。

    略微点了点头,洛萨算是接受了起司的说法。谈到对黑暗住民的控制力,他还真的不认为那个素未蒙面的女巫会比罗兰做的更好。甚至某种意义上,比起素未蒙面的女巫,黑山伯爵更愿意相信这位老人的能力,毕竟对于洛萨这样的武人来说,眼见的东西更加可靠。

    “相比较而言,你手下的士兵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吧?他们真的能接受和怪物一起并肩作战吗?”法师问道。这次的联合军中数量最庞大也最具有组织性的构成就是洛萨手下的猎熊者。可是虽然这些战士毫无疑问是人类战场上的好手,他们之前却从来没参加过对抗异类的战争,也无怪起司会担心。

    “哈哈,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手下的那群家伙虽然不一定懂得如何对付怪物,可是我敢保证他们绝不会害怕。毕竟,他们可是跟着我从浊流镇一路杀回来的部队啊……”洛萨的表情在说到最后的时候慢慢的变的落寞起来。对于他是怎么退回王都,他的黑山领又是如何沦为疫区的,这位伯爵并没有提到过。想来那是一段在他看来十分屈辱的经历。

    “那就好,只要不畏惧未知,总能找到办法击溃它们。”法师说道,同时目光瞥到了洛萨腰间的一柄匕首,那柄匕首上有着明显不符合黑山伯爵审美的蜘蛛图案,“我们的那位驯蛛人小姐和你闹别扭了?”

    洛萨知道起司这是看到了昨晚没有来得及归还网虫的匕首,这位伯爵撇了撇嘴。

    “什么闹别扭,就没有可能是她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结果不说不要紧,洛萨这一句话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嘿,请恕我直言,尊敬的伯爵大人。但是,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在您身上的。”杰克虽然嘴上用的是敬语,可是狼行者的超然身份让他调侃起洛萨来也是十分的肆无忌惮。

    这也不怪他们的反应,洛萨和网虫之间的互动在场所有人都曾经见过,虽然他们都十分肯定佣兵小姐确实希望和黑山伯爵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赠送一把贴身匕首作为信物?那不是这两个家伙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被狼行者的话弄得尴尬不已的洛萨难得的老脸一红,他一把抄起靠在桌子上的黄金战斧,大声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吧?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出发好了。别让杰森等太久。”

    对此,其他人倒是不置可否。杰克用桌子上的布条随便擦了擦嘴,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珂兰蒂看了看起司,默默的走到了酒馆的门口,她今天听从母亲的建议,并没有穿影响行动的裙子,甚至还将那头金发也扎了起来。今天她的角色是洛萨的秘书官。

    而法师的嘴角还保留这一丝笑意,起司随手在自己的袍子上轻轻碰了一下,那身灰色的长袍就变成了白色。这是王国的学者最喜欢用的颜色,配上他腋下夹着的那本厚重笔记,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刚从学院出来的年轻的学者。今天的任务重大,起司不得不耗费额外的魔力来改变长袍的颜色而不是直接换上白袍,出自灰塔的灰袍可绝不仅仅是一件标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