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雾中(上)
    起司的小队从赤红之血出来后,就准备前往位于王都北部的药剂师协会。那座聚集了苍狮几乎所有药剂师的建筑物被安放在王室城堡的附近,也就是贵族们居住的街区的最深处。单单只是药剂师协会的位置,就不难看出在苍狮国王的心目中,这些药剂师们有着怎样的重量。

    药剂师协会的驻地直接受到王室的卫兵保护,享有着和王室成员同等的待遇,所以若非是药剂师协会的成员,普通的贵族即使是想要靠近这座建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时候洛萨的存在就显得十分必要了,黑山伯爵的名声在王国中可谓是仅次于烈锤大公的响亮,而不管这名声是好是坏,它总可以让那些王家卫兵识相一点。

    前提是起司他们真的可以找到这个药剂师协会。

    “我说,这情况正常吗?”走在队伍最后方的杰克双手放在脑后问道,他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寂静的街道,说道。

    “当然不正常,我敢保证王都,不,整个苍狮都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过这么大的雾了。”洛萨烦躁的挥舞着自己的左手,试图拨开那些挡在眼前的淡淡白雾,可是这举动除了让空中出现一道气旋之外并不能起到其他作用。

    此时的一行人虽然走在王都的街道上,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一丝的真实感。因为不论他们怎么走动,街道上除了他们之外就好像没有其他人一样,听不见任何的声音。而且空气中不知道何时开始弥漫起了一层浓重的白雾,这层雾如此厚重,以至于就算是杰克,也只能勉强看到街道两旁的建筑外形,更多的细节也因为白雾的关系而无法辨认。

    这种诡异的情况从他们离开赤红之血开始不久就发生了,一开始起司他们只是认为这是因为清晨的王都比较安静,可是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小队已经深陷到了这片浓雾之中。

    “还是联系不上吗?”起司对并肩而行的珂兰蒂说道。而面对法师的问题,年轻的女巫只是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颇为无奈。虽然女巫之间有着独特的交流方式,但是珂兰蒂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现在难以和爱米亚取得任何联系。

    “喂,起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掉进什么陷阱了吗?”黑山伯爵停下了脚步,对身后的法师问道。他的声音十分的不耐,不过鉴于他们已经在白雾肆虐的街道上走了不知道多久,洛萨的不耐烦还是很有道理的。

    “现在还不好肯定。你还认识这些建筑吗?”起司的声音仍然很平缓,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而比起无意义的抱怨,法师更倾向于找到离开这片浓雾的办法。

    洛萨听了这话,眯起眼睛努力的朝两边的建筑物看去,可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种徒劳的努力。以黑山伯爵的目力,他完全看不见两旁的房屋,如果不是杰克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正走在街道中,洛萨甚至都会怀疑两边除了浓雾什么都没有。

    “不行啊,我什么都看不见。”伯爵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毫无办法。他的语气中少见的带着沮丧。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离远了会看不清道路两旁的建筑,为什么不靠近一点来看呢?事实上洛萨早就试过这个办法了,可是结果却是,小队中除了可以看到道路两旁建筑大概的杰克之外,就连起司和珂兰蒂也无法接近那些狼行者眼中的房屋。也就更加没有办法靠近观察。这感觉就像是有某种力量在有意的将他们困在道路的中央一样。

    “是吗……杰克呢?你看到的还是王都的建筑吗?”法师沉吟了一下,向狼行者询问道。

    “嗯……”狼人将脑后的双手放了下来,他朝着道路的一旁仔细的看了过去,这个动作花费了大概十次呼吸的时间,终于,杰克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这些房子看上去都差不多,你知道,对我而言,我可分不清南方人的建筑风格。”

    摊了摊手,对于杰克来说,他还不能很好的区分不同地区的建筑特色,在他看来,除了山下小镇的建筑之外,其它的房屋通通都是“南方人的房屋”这样的东西。这种眼界上的限制即便是他转化成了狼人也无法很快的消失。

    “你能看出这是什么类型的法术吗?”珂兰蒂看着起司问道。很显然,这片浓雾,以及他们在浓雾中遇到的种种不合常理的事情已经进入了魔法的范畴。而女巫虽然也会很多法术,但是她的阅历却还不足以洞悉自己所面对之物的来头。

    “现在还不好说。我至少要确定这里到底还是不是王都,这很关键。如果我们已经无意中踏入了另一个空间,那么贸然的行动和施法很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起司回答道,如果他们只是被困在一团走不出去的雾里,那么法师自然有很多办法可以破解眼前的困局。但是就如起司所说,他不相信设置了这个陷阱的人只是想要简单的困住他们,这片雾里的世界,一定有古怪。

    “可是这样瞻前顾后不是办法啊,从我们踏进这片雾开始到现在,没人说得清到底过了多久了。也许等你用稳妥的方法逃出去,整个苍狮都已经变成老鼠窝了。要不我还是过去看看吧。”杰克说道。作为小队中唯一一个可以看见街道两边建筑的存在,杰克也是唯一可以接近那些房屋的人。不过之前起司阻止了狼行者的贸然行动,在法师看来那太冒险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我们都会在雾里被拦下来,只有你可以继续靠近那些建筑。这意味着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们脚下的这条路,我们没办法在浓雾里找到你。”起司摇了摇头,说道。在这样的环境中单独行动令人十分不安。

    “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我们总要在体力消耗干净前走出去。比起等半死不活了再放手一搏,我宁可现在就去碰碰运气。”狼形者反驳道。

    面对同伴的质疑,起司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仍然不同意你一个人过去。这样吧,让我来试试有没有其它的办法。”

    法师说完,就一个人开始低头默念起了某些奇怪的音节。而随着他的声音逐渐增大,空气中的雾气好像受到了震动一样,开始有规律的颤动起来。起司的声音越来越大,被他影响的浓雾范围也就渐渐增大。当一个以起司为圆心,呈放射状展开的半球直径达到了王都道路的标准长度的时候,法师的声音猛地变成了无声的冲击。

    这股冲击像是飓风一样,将被起司影响的范围内的浓雾推了出去,留下一大块清晰的空间。随着这个空间的出现,在街道的两旁,两排房屋的形状第一次真正的显露出来。至少从外观看来,这些房屋和王都的建筑基本相同。

    “就是现在!我撑不了多久!”保持着施法的起司对杰克喊道。如果必须要靠近这些建筑物才能找到离开这里的线索,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点了点头,狼行者没有再说任何多余的话。杰克的身影像是一阵飓风一样冲向街道的一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