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雾中(下)
    被起司驱散的浓雾范围并不是很广,这个半球的半径也就只有二十步左右。对于已经认真起来的狼行者来说,要穿过这点距离不过就是瞬息而已。杰克畅行无阻的来到了街边的一栋看起来像是民宅的房屋前,或许是白雾的关系吧,这片街道上的建筑看起来都有些泛白,就好像被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白漆。

    狼行者抬手要去触摸面前的门把手,不过在他真的把手放上去之前,杰克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们。洛萨手持着他的战斧一脸紧张的看向这边,如果接下来出现什么变故,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珂兰蒂站在起司的身边,在法师施法的时候,她必须保护他的安全。可是女巫的表情表示她也正关注着狼行者的情况。

    至于起司,为了撑起这一小片可视的区域,法师必须极为小心的控制自己的魔力。他不敢让任何一点魔力从这个范围里逸散出去,因为起司深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的马虎大意都有可能成为送命的原因。好在驱散浓雾的魔法本身并不困难,所以起司在操作着魔力的同时,还有精力来对杰克的目光点头示意。

    得到了同伴们的支持,狼人深吸了一口气,在脑子里朝着自己所知道所有北地神邸以及露易丝告诉他的狼行者信奉的祖灵祈祷到。然后他用自己的右手握上了门把。当真实的触感从他的手上传递过来的时候,杰克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因此停顿了几秒。

    然而,狼行者真的握住了街边建筑物的门把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爆炸,没有光影,没有失真感,就好像那只是一扇普通的木门上的普通的把手罢了。但是这种正常的情况在这片充满了反常的雾中,却不能让人放松,它只会滋长想象力带来的恐惧。

    “呼……我要打开这扇门了。伙计们。”杰克的身体慢慢的兽化,狼人的体毛开始从他的手臂和腿上生长出来。

    “小心一点,我就在你后面。”黑山伯爵说道,他手中的黄金重斧在这片浓雾中依然闪烁着锋利的光芒。

    深吸了一口气,杰克打开了面前的木门。

    “吱呀……”令人牙酸的声音从木门的门轴处传来,在安静的街道上异常的响亮。这声音可不像是苍狮王都一座正常的居民用房会发出来的。以经验来说,只有那些常年不适用而且缺乏保养的门轴才会发出这种声音,这显然不太正常。

    可是这声音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木门被打开,从门内开始飘散出白色的尘烟,这些比雾气还要浓稠的灰尘让杰克不可抑制的打起了喷嚏。

    “阿嚏!龙脊山在上,阿嚏!这些是什么见鬼的东西!”灵敏的嗅觉此时反倒成了狼行者的弊病,这些粉尘或许只能让普通人感到不适,可是却让杰克连续打了至少十个左右的喷嚏。

    “现在我们至少可以肯定这附近没有靠声音来寻找目标的家伙。”洛萨耸了耸肩,看了看四周依然安静的景象说道。这么大的声音都没有引来敌人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声音并不会引起这片雾的异动。

    “那些东西是什么?”起司的声音响起,有趣的是法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用嘴。知道了普通音量的声音不会引来麻烦之后,起司也可以用更简便的方法和同伴交流了。毕竟在施法时开口说话还是十分困难的。

    “呸呸,该死的。这些是人的骨灰。”狼行者一边清理着自己的舌头,一边说道。从他拼命的将这些白色粉尘从嘴里弄出来的景象来看,杰克应该并不是在开玩笑。

    “骨灰?那不应该是黑色的吗?”洛萨皱了皱眉头,作为大领主,他不是没有焚烧过尸体,而那些人体在完全燃尽后留下的残渣他自然也不会陌生。

    “不是那种烧过后的骨灰。这是人骨腐朽后变成的东西。”珂兰蒂说道。她从空中用手指拦下了一些白色粉末,在手中稍微一揉搓就肯定道。说起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材料,没有人会比女巫们更加熟悉。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扇门后面曾经堆了很多的……人骨?”黑山伯爵说道。其实洛萨本来想说的是尸体,但是考虑到当门打开的时候只有这些骨灰飘出来,它们之前是以怎样的形势被关在门里的还不得而知。

    “哇哦,伙计们,你们最好过来看看。”就在女巫和伯爵还在讨论这些骨灰来历的时候,杰克已经走入了房间内,而随着狼行者倒退着又一次出现在房门外,他的声音也传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而从杰克的声音里,一种抑制不住的恐惧比狼行者话语的内容更直观的传达给了他的同伴。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洛萨一见这个情景,二话不说就抄起战斧朝着杰克的位置跑了过去。

    “等一下!我们过不……”珂兰蒂开口想要提醒黑山伯爵他们这些人难以接近这些街边的建筑物,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洛萨已经轻松的走到了杰克的身边。看来起司在驱散雾气后,原本不能接近街道边界的人也可以走到房屋旁了。

    “你看到了什么?”此时的黑山伯爵可没有精力去思考自己怎么走到杰克身边的。他一只手按住狼行者的肩膀,向后者问道。

    “家具……那里面的家具……”杰克指着木门后的房间,说道。

    “家具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我的天!”洛萨顺着同伴的手指朝门内看过去。他的语调也从低瞬间升高,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黑山伯爵听起来就像在尖叫一样。

    “起司!珂兰蒂!”在洛萨震惊的时候,杰克对仍站在原地的同伴喊道,虽然他没有多说,可是言语中的急促却在催促着这两个施法者到他身边去。

    法师和女巫对视了一眼,面对珂兰蒂询问的眼神,起司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可以移动。不过在施法中移动就意味他不能维持现在的状况,在将雾气驱散的范围减小到一半左右的体积后,起司终于有了行走的宽裕。

    而当他们走到两位同伴身边,从他们的角度看向房屋里面之后,法师和女巫也就理解了是什么东西可以吓到一位久经战阵的军事领主和一位狼行者。

    就如杰克所说的,木门后的房间里只有几件家具而已,只不过这些家具的材料……看起来十分的,新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