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褪去的表象
    作为一名施法者,尤其还是灰塔这种近乎于传说中的法师组织所训练出的施法者,起司的眼界不是寻常人可以理解的。这意味着法师可以自然免疫掉很多因为无知和缺乏接受能力带来的冲击。但是纵然是这样,当他看到杰克打开的木门后的情景时,仍然忍不住本能的不适感。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不多,从门口看去只能看到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衣架一样的东西。之所以说是看起来像是,是因为那些由血肉和骨骼混杂而成的可怖支架实在是让人无法将它和衣架联想到一起,就算它们有着几乎相同的形状。

    是的,不仅仅是门口的衣架,门内的桌椅也是由同样的材料制成。而那材料就是新鲜的血肉!这些暴露在外尚在滴血的肌肉组织,粘膜甚至挂在其上的还在跳动着的内脏都在表明构成这些家具的材料还保留着相当的活性。可是这景象却丝毫不能让人感觉到欣慰,反而更加的令人作呕。

    起司不是没见过用人类或者其它智慧生物做成的造物,就像是人类会使用牛皮,羊皮来制造家具一样,在某些种族的生活里,它们也会毫不忌惮的使用人类的皮肤来做成日常用品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可是那些物件的原材料早就已经死亡了。即使是深渊里的恶魔,也不会使用一张还“活着”的椅子,那未免太过……扭曲。

    “该死的,该死!该死!该死!”法师的表情在见到这些血肉造物的时候就变的十分苍白,他的嘴里不自觉的大声咒骂道。这些家具是这么的富有“特色”,所以起司当然可以想到是谁制造了这些东西。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存在对这些血肉制品有着特殊的喜爱。

    “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和法师的激动不同,珂兰蒂在看到这些家具之后本能的想要呕吐,就算她是女巫,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女孩能接受眼前的这些东西。要知道,和这些仍然在蠕动着的家具比起来,女巫们为了做那锅延续生命的汤所使用的手段根本不值一提。

    或许是打开的木门触动了什么机关吧,在起司的小队因为门中的东西而陷入恐慌的时候,一些更糟糕的变化悄然发生了。最先发现这个变化的,是有着灵敏嗅觉的狼行者。

    “伙计们,先别管那些家具了。你们看周围的雾气!”杰克的声音仍然在颤抖,而且声音中的恐惧比之前还要强烈。

    听到狼人的提醒,起司他们开始转头看向被驱散开的白雾……不,白雾这个词已经不是合适的形容词了。

    出现在起司他们眼前的雾气不知何时已经改变了颜色,变成了鲜血的颜色。而即使不接近,他们也可以从雾中传来的气味辨认出来,那些红色的迷雾绝对不是颜色改变了这么简单,它们,就是漂浮在空中的血雾!

    “这可一点也不有趣。”起司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而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法师以极快的速度在自己同伴的勃颈上分别点了一下。原本以洛萨和杰克的反应能力,他们要躲开起司的突击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四周的环境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判断,这两位强大的战士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和女巫一起在被偷袭后应声倒地。

    攻击同伴并不是因为起司在这种可怕的氛围里失去了理智。事实上,这是为了保护三人才做的举动。因为已经猜出自己一行人到底在哪里的起司知道,木门后的恐怖家具,空气中飘散的血雾,这些都只是开始。当更多的超越正常人承受能力极限的景象出现之前,保护队友的最好手段就是让他们失去意识,有些东西,还是从未见过比较好。

    “咕噜噜……”随着血液涌出血管的声音开始从四周响起,起司知道,他所担心的事情正在成真。不仅仅是那些家具,在血雾映射出的红色光线下,那些街边的建筑物也褪去了泛白的表皮,露出下面“鲜活”的本质。

    “我想我这几天肯定要做恶梦了。”法师看着四周逐渐变的充满生气的街道,无奈的说道。红,绿,黄,有着这些颜色的**组织才是这条街道真正的样子。当脚下的地面都变成了柔软而且泛着血水的**时,起司知道这里真正的主人快要来了。

    “噗哧,噗哧”

    似乎是为了满足法师的猜想,沉重物体踩到肉质地面的声音从血雾中逐渐传来,声音来源的方向正是起司他们来时的地方。看来制造了这声音的东西一直都跟在他们后面。

    将队友挡在身后,法师上前走了几步,等待着血雾中的东西露出它的形体。他知道那是什么,可是他并不像和那东西交流。或者说,只是想到它的存在,就已经足够让起司感到厌恶。这血肉街道的主人,以及建造者,世界之外的梦魇,无数邪神中最臭名昭著的那个家伙,它的名讳不能用任何语言和文字来记载。

    巨大的阴影逐渐从血雾中清晰起来,不管这即将走出血雾出现在起司面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它的体型都远大于这条街道两侧的任何建筑。可是就在法师觉得他随时可以看清这东西的真容的时候,在这条血肉街道上又发生了一些变故。

    “滴答,滴答”

    先是几滴零散的水滴打在血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更多更密集的水珠开始自被血雾笼罩的天空中降下,一场雨,不期而至。

    清冷的雨水从血雾中落下,却并没有被鲜血染红,这些雨滴在落到起司身上的时候依然清澈而冰冷。也就是这股冰冷,让法师紧绷到即将断掉的神经不自觉的冷静了下来。虽然,只有一点点。起司有些茫然的抬头看着正在下落的雨滴,他脸上冰冷且潮湿的触感在告诉着他,这些雨水就和他四周的血肉建筑一样,并不是幻象,而是真实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