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朦胧的真相
    “如果有什么事是比直面一个比我们等级更高位的存在还要危险的话,那就是卷入复数高位存在的冲突之间。”

    这是灰塔之主在每一个学徒即将踏上成年之旅之前上的最后一节课上都会说的一句话。作为这世间最强大的施法者,最早的灰袍法师克拉克深知即使穷尽所有的天赋,耗费所有的时间去研习世界的奥秘,个体的极限都是存在的。这一点上,不论是人类还是巨龙皆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存在,其本身光是名讳就已经超越了凡人可以记录的范畴,那不是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中的东西。它们已经远远超越了上限。

    举个例子来说明,如果将世间每一个个体的能力量化,其范围从一到一百,或许一个普通的人类生长到成年,其能力只有个位数,而一只幼龙或者深渊里的魔鬼刚出生就有将近二十到三十的能力值。不过这些数字都是可以靠后天的训练以及学习甚至对自身血脉的开发来追赶。

    灰塔之主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以人类之身跻身世间最强大的施法者的行列,他的能力值至少有九十上下,这足以和最强大的深渊恶魔或者从远古就存在的巨龙相比。

    那么这些被称为高位存在的东西又有多少能力值呢?起司记得自己当时问过自己的老师这个问题。因为研究的专业问题,起司比他的同门们更早的接触到了这些世界之外的存在,所以他对这些存在的好奇也更加旺盛。而当时克拉克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的小动物,灰塔之主是这么回答自己的学徒的。

    “我可怜的门徒啊,你为什么会认为……那些根本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家伙可以被数字来描述?听着,小子,如果我们是大海中的水滴,那么那些家伙就是世界本身;如果我们是一个数字,那么它们就是知识这种概念!你懂吗?永远,都别用你的任何知识来揣度那些家伙。”

    曾经起司对于自己老师的话并不是十分理解,他只是单纯的将这些世界之外的存在理解为有着强大到无法描述力量的生物。可是现在,法师终于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只是站在这条由血肉组成的街道上,起司已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来保证自己的清醒,法师脑海中所有清晰的念头在血雾之中都变得模糊,他甚至不能提起一个明确的想法。用来驱散浓雾的法术在起司不能集中精神的时候就已经失效,血雾悄无声息的吞噬了法师和他的同伴们。而起司可以肯定,如果没有那些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清凉雨水,他的情况只会更糟。

    血雾中的巨大存在自然也注意到了这场不合时宜的雨,它暂时放弃了继续靠近起司等人,转而试图去搞清楚雨的来源。反正对它来说,已经被血雾吞没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就在这个时候,血雾中又出现了第二个身影,从他在血雾上映出的影子来看,这个身影的主人有着类人的外形,只不过比寻常的人类更高一些,也更瘦一些。这个身影手里拿着一个东西,由于只能看到模糊轮廓的关系,没人知道他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是从影子的边缘来推断的话,那似乎是一把伞。

    两个身影就这么在街道中相对而立,一个庞大如钟塔,一个瘦弱如枯枝。可是如果有人能够不受这雨水和血雾的影响,真的目击到这两个身影的话,相信他绝不会从体积来判断它们的存在感。这两个阴影中的任何一个,都有着令人着魔的引力,它们只需要站在那里,就可以散发出某种可怕的影响。

    血雾涌动着,在它们散播者的意志下变的越来越浓稠,组成街道的血肉组织也在血雾的刺激下变的兴奋,它们开始明显的蠕动起来,液体流动的声音,肌肉收缩的声音,让这条街道听起来十分吵闹。

    可是相对应的,原本悉数的小雨也渐渐变大,很快,这场雨就以瓢泼之势笼罩了血肉组成的街道。而随着冰冷的雨水击打到炙热的血肉上,一阵阵白色的蒸汽也开始升腾起来。

    这场奇怪的对抗最大的受害者无疑就是起司,法师在雨水和血雾的夹击下脑子仿佛随时都会爆开,血雾在刺激着他的**升温,而水滴又迅速的将着热量带走。此时的起司已经双目充血,无力维持站立的姿势,他踉跄了几步,一下子跌倒到了同伴们身上,意识中最后记录下来的,就是一阵从灵魂深处烧起来的炙热和一股透彻心神的冰冷。

    法师失去意识这件事明显成为了某种信号,那两个模糊的身影都注意到了这件事。随即,血雾的浓度迅速上升,这已经不能称为雾了,或许浮在空中的血浆才是更好的形容词。在血浆的刺激下,血肉街道的炙热终于还是压过了大雨的冰冷,无数由肌肉和粘膜组成的触手,从四周的建筑里探了出来,慢慢接近着那个瘦弱的身影。

    面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触手,雾中的人形阴影并没有退避,他缓缓的将自己手中的伞合拢,令自己暴露在大雨之中。当他这么做的时候,起司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清冷的幽光,这世间没有什么形容词可以描述那光的颜色,但是却可以肯定,这种光一定是冷的,而且带着令人忧伤的力量。

    起司身上突然冒出的光让血雾里的巨大身影吓了一跳,它不自居的朝后倒退了两步,空中的血浆也随之朝街道的一边凝聚。时间在这条街道里没有意义,在不知道多久之后,一幕奇怪的景象发生了。以散发着幽光的起司为分界点,街道的一边是浓稠翻滚的血雾,而另一边,则是大到如同帘幕一般的雨。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雨中的街道开始发生了变化,那些血肉组织似乎是被雨水冲垮了,先是液体,然后是暴露在外的器官,接着是血管,小块的肌肉,直至大块大块的血肉组织开始因为雨水的关系而被剥离下去。在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被雨水冲掉之后,原本树立在街道两边的建筑再一次显现了出来。

    “你给了他那个(未知语)……”似是疑问又似惊叹的声音从血雾中发出,听上去就像是从某种粘稠的液体里传出来的一样。

    对于这个声音,雨中的人影并未回应。只是默默的朝前走了一步,而随着这个动作,大雨的范围也跟着多笼罩了一步的距离。

    意识到今天自己的目的恐怕难以达成,血雾的散播者在短暂的犹豫后选择了撤退。它抬起自己臃肿而庞大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向着街道的深处移动,那些浓稠的血雾也随之朝着街道的一侧收缩。最终,血雾和它的主人都消失在了街道的远处。

    没有了血雾的街道,只剩下仍然在下的大雨。而失去了提供活力的雾气,附着在建筑物和地面上的血肉组织也像之前一样逐渐消融,最终消失殆尽。这条街道很快就被雨水冲刷的非常干净,再看不出之前令人胆寒的景象。

    雨中的人影缓步走到晕厥的起司面前,可是哪怕离得只有一步之遥,也许是雨势太大的关系吧,人影的形象依然模糊而不可辨认。这个人影盯着法师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看了看法师身后的同伴们,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又一次打起了自己手中的伞,从来时的方向顺着街道离开了。

    雨,渐渐的小了。而在雨中,开始出现很多的人影,这些人影形态各异,有的推着车,有的手中拿着货物。随着雨水的消失,他们的面目渐渐变的清晰起来,这些人正是王都的居民们。

    当最后一滴雨水滴落在起司的鼻尖上然后诡异的渗入进法师的皮肤之后,嘈杂的人声和温暖的阳光重新占据了这条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