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行动继续
    最先醒过来的是杰克,狼行者强大的体质让他在同伴尚且还沉浸在噩梦中的时候就恢复了意识。苏醒过来的杰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他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的脖子好像受到了一次重击,然后就没有知觉了。想到曾经使自己昏厥的偷袭,狼行者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并对四周做出战斗的姿态。

    可是他并不能在王都的街道上找到任何的敌人,反倒是对他和还在昏迷中的小队成员指指点点的路人让杰克意识到情况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这个时候,狼人才看到在自己的身边,包括起司在内的所有人都靠着墙壁昏睡着,看上去就像是狂饮了一整晚然后醉倒在路边的醉汉。

    察觉到自己失态的行为,杰克尴尬的将抬起来双手收了回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狼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等一下,为什么是消失?我什么时候狼化了?狼行者的眼中泛起了迷茫的色彩,他努力回忆着自己晕倒前的经历。但是除了朦胧的红色和跟一种极隐晦的不适感之外,杰克却记不清在大雾中的任何事情。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一行人从赤红之血出发的情景,在之后他们是如何走到这条街上的,又是怎么被偷袭,狼行者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过自己想不起来不重要,杰克知道谁会记的被自己遗忘了的事情。

    “醒一醒,起司?”拍打着同伴的脸颊,狼人努力试图去唤醒法师。而或许是他的拍打起到了作用吧,随着一声呻吟,起司的眼皮颤动了一下。

    “血…雾…雨水…该死的!血肉高塔!”苏醒过来的法师很明显还没有从自己的梦魇中摆脱出来,随着眼皮睁开,可以看见起司的眼睛呈现出红色。但是那并不是因为魔法或者能量,只是单纯的眼球充血,这也让法师眼中的世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红色幕布。

    “哇哦,冷静,冷静,起司。已经没事了,我们安全了。”杰克的双手按住法师的肩膀,他真的害怕在恐慌中的起司会随手释放一些危险的魔法。而法师的反应也让狼行者确信,自己记忆中的不适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安全了?我们安全了?这里是王都吗?真正的苍狮王都?”因为几乎丧失了视力,起司只能从触觉和听觉来判断同班的位置,他用手使劲的抓住杰克的胳膊,似乎这样才能保证同伴不会突然消失。

    “是的。这里是苍狮王都,真正的王都。你听,周围都是行人。”狼人说完就闭口不再多说,他希望起司在听到周围喧闹的声音后可以冷静下来。

    随着杰克的话,起司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听觉上,那些行人的脚步声,谈话声,吆喝声……富有生活气息的声音像是阳光一样驱散了法师心中的恐慌。而身后和身下岩石的坚实触感也证明了这里不是恶梦中的血肉街道。得益于此,起司慢慢冷静了下来。

    “杰克。”法师试着呼唤着同伴的名字。

    “我在这里,就在你身边。”狼行者回应道,同时用双手上的力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的眼睛怎么了?”视野中浓厚的红色让起司产生了不好的推测。虽然以灰塔的储备,想要培育从而替换一双眼球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可是失去最常用的视力依然会极大的影响法师现在的活动。

    “没事,你的眼睛只是充血了而已。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杰克安慰道。对于生活在北方的北地人来说,长时间盯着洁白的积雪从而引发的雪盲症也会导致眼球充血,所以他也知道这种症状往往只是暂时的。只不过静养却是免不了的了。

    得知自己的眼睛只是因为充血而无法正常使用,起司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伤势还不算眼中。但是法师很快又意识到,现在可没时间给他恢复充血过度的眼球。

    “其他人的状态如何?”起司问道。虽然在第一时间打晕了同伴,但是法师也不敢肯定他们现在的状况。

    “看起来不会比你糟。”杰克的双手从起司的肩上离开,转而去大量洛萨和珂兰蒂,黑山伯爵和女巫看起来只是单纯的晕了过去。

    “那就好。把他们叫醒,我们的任务继续。”法师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坐姿,靠着墙坐了起来。

    “继续什么啊,你的眼睛都这样了。”从刚才的反应不难看出,即使是神通广大的施法者,失去了视觉也不会更加从容,要说让起司以这种状况去执行暗杀男爵的任务,在杰克眼中无异于送死。

    “我没关系,你去叫醒他们。”起司用强硬的语气说道,同时将手伸到自己的袍子里摸索着什么,“虽然有点浪费,但是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哈哈,如果有人知道我用这玩意来治疗眼球充血,应该会活活气死吧。”

    狼行者并不知道法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出于对起司的信任,他还是转头开始唤醒剩下两位同伴。而在他转头的时候,法师从袍子里拿出了一个很精致的小水晶瓶,将其对着自己的眼睛,轻轻倒转过来。那个小瓶子里仅剩的一点液体也因此流入了起司的眼睛里。

    当洛萨和珂兰蒂也幽幽转醒的时候,起司的眼睛已经因为第一场雨的雨滴而复原了。事实上,现在的法师觉得自己的视线从未有过的清晰。

    “啊……以黑山的名义,到底是什么回事。”想来的伯爵一边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说道。

    而相较之下,珂兰蒂的反应则要好一些。女巫和狼人一样努力的回忆着之前的经历,在发现自己同样无法找出清晰的图像之后,将目光投向了手上的荆棘戒指。这枚戒指有能力让婚约者双方看到对方所见之物。然而还不等她催动戒指上的法术,起司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手上。

    “相信我,有些事情,还是从未见过比较好。”法师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珂兰蒂不要去做傻事。

    “但我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想再这么突然昏倒在路边。”女巫看着起司说道。作为一名合格的施法者,珂兰蒂无法容忍自己被不知名的东西操控。

    “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了。而且我想那些袭击我们的人也已经付出了足够惨重的代价。相信明天,王都的警备队就会忙碌起来。毕竟一下子出现那么多只剩下皮肤和骨骼的尸体,怎么想都很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