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不速之客
    与在王都刚刚经受一次恐怖体验的起司不同。对于咒鸦来说,事情进行的比自己想象中的顺利。他越发觉得当初在旷野中能够碰到琳,是这个世界众多微妙的巧合中最令自己欣赏的一个。这个女孩身上不只有让咒术师中意的特质,而且她对于熔铁城的了解确实当的起本地人的身份。

    依靠着那个倒霉的鬣狗头目的首级,咒鸦在进城一天的时间内就得到了熔铁城守备长的接见。而这个跟希瑟同属一个家族的年轻人在看到咒鸦身上的灰袍时,脸上的表情几乎瞬间就变成了崇拜。

    和见闻丰富的女骑士长不同,这个因为家族人员短缺才被临时放到守备长位置上的年轻人对于灰袍巫师以及其他黑暗中的事物只从书本上读到过,再加上咒鸦在和他交谈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用魔力影响了他的思考,这个年轻人几乎在完全不了解咒鸦的情况下就成为了他的崇拜者。

    所以当咒鸦提出请这个年轻人将自己引荐给烈锤大公的时候,后者信誓旦旦的用自己的真名来保证这场会面会在两天内举行。而从他嘴里,咒鸦也知道了烈锤大公现在就在熔铁城中。

    时间退回起司他们行动前的那个夜晚。

    在和依依不舍的琳道了晚安之后,咒鸦回到了自己在熔铁城中的房间。想到刚才有着白皙皮肤的女仆看着他的眼中闪动的**之火,咒术师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和起司不同,咒鸦毫不介意用魔法来影响周围人的思想,或者说,他很乐意这样做。早在他进行成年任务的时候,这位咒术师就展现出了在操控人心上的卓绝天赋和对此道的精通。

    在咒鸦看来,施法者的时间是极其宝贵的,宝贵到完全不值得浪费在那些普通人身上。事实上,如果不是起司的小队中有杰克这样一位狼行者这种免疫几乎所有魔法的存在,他早就对小队中的其他人进行洗脑了。而现在,他只是让琳对他的感激和崇拜所诞生的那一点好感扩大,将女仆和他的关系调整到了一个咒鸦认为“合适”的状态。

    不过虽然有着如此令人憧憬,我是说,厌恶的能力,咒鸦却不会奖此用来满足自己的****,作为一名合格的灰袍法师,他只对研究奥秘来获得更强的力量这件事情感到快乐。除此之外,包括肆意的控制人心和用残忍的方法杀戮敌人都只能被他当成是无聊时的消遣罢了。

    而虽然已经得到了烈锤大公同意见面的承诺,可是咒术师可没有耐心再等上两天。既然知道了烈锤大公现在就在城中,咒鸦才不在乎自己的突然造访会不会让对方感到不快。甚至如果这位大公本身只是普通人的话,咒术师不介意让一位公爵成为自己众多玩具中的新成员。

    推开房间的窗户,这栋从属于烈锤玫瑰家族的房产离熔铁城中央的烈锤堡并不远。随着咒鸦手上一枚指环闪动起魔力的光芒,他身上的灰袍开始散发出黯淡的黑色能量。

    “这该死的变形咒每次都会让我想到老师的惩罚。”感受着身体因魔咒的力量所带来的扭曲,咒鸦的脸都因为这股痛楚而变的狰狞,他几乎是从牙根里挤出这句话的。

    不过不管变形的痛苦有多大,已经释放的魔法是不会停下的。嘴里发出无声的痛呼,咒鸦的身体随着魔力的涌动而开始压缩,变形。最终,咒术师的身影从房间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有着漂亮黑色羽毛的乌鸦。这只乌鸦有着鲜红色的脚爪和一双纯白色的眼睛,光是看着就会让人本能的感到不详。

    “嘎!”不详的乌鸦拍动着自己的羽翼,从房间的窗边一跃而起,飞到了熔铁城的夜色中,飞向城市中心那座属于烈锤大公的城堡。没人会去为难一只鸟,何况随着烈锤领内治安的混乱,大量以食腐为生的乌鸦也随之而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对烈锤大公最忠心耿耿的守卫,也不会对一只在城堡上空盘旋的乌鸦举起弓箭。

    黑色的乌鸦在夜色中盘旋着,它的眼睛扫过列锤堡所有的窗户,寻找着属于烈锤大公的那间。不过事情并不像咒术师想的那么简单,或许是考虑到安全的问题吧,咒鸦没有在城堡中找到任何类似公爵书房的地方。靠近城堡边缘的窗户里面看起来都是一成不变的走廊。

    是出于安全考虑吗?咒鸦这么想到。确实,以烈锤堡的面积,靠窗户能看到的空间极为有限,这座城堡的大部分区域都被这些走廊包裹了起来。乌鸦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飞行高度,既然从外面找不到,不如进去找。

    于是在这安静的夜晚中,一位不速之客造访了烈锤堡主塔的顶层。以咒鸦的认识,那些贵族们似乎都很喜欢将自己的书房或者房间放在城堡的最高处。从这里找起来方便一些。

    不详的乌鸦落入无人的走廊,随着黑色能量形成的雾气,咒术师再一次恢复了人类的外形。感受着脚下名贵地毯的触感和走廊里黄金灯架里散发出的柔和灯光,咒鸦不得不承认凡人的领主在享受这方面远比施法者们精通的多。活动着身体的各个关节确认变形术没有出现错误的同时,咒术师的眼睛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这种工艺……”他轻轻抚摸着走廊的内墙,说道。

    那是一堵由暗褐色岩石组成的石墙,城堡的大部分都是用和其类似的材料组成的。这是咒鸦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种墙体,他注意到在这些石砖中间起到黏合作用的,似乎并不是普通的粘结剂或者类似的炼金产物,而是凝固下来的铁浆。这些铁浆在冷却后显然经过了细心的打磨,泛着金属光辉的墙壁让这座城堡都显得如此坚不可摧。

    “呵,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低声自语道,咒鸦将手从内墙上移开,转而开始寻找附近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