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城堡守卫
    作为烈锤大公的居所和标志,这座烈锤堡几乎是在这代苍狮国王继位之后就开始修建了。传说在国王还是王子的时候,他曾经因为憧憬广阔的世界而离开王国远行,而当他完成了自己的冒险回到苍狮的时候,他的身边就有了几位在冒险中结识的好伙伴。

    这些伙伴中的大部分人都只是简单的跟王子回到故乡小住了几日便离开了这个偏僻的王国,只有一位强大的战士留在了国王身边,并被国王授予了烈锤这个封号。起初,烈锤大公只是王国里一个新晋的男爵,所有的王国贵族都只是把这个不出席任何社交场合的家伙当成了国王的一个亲信和宠臣。

    可是随着西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刚刚更换了国王的苍狮很快陷入了战乱。在那个时候,站出来为年轻的国王平息征战的既不是黑山家族,也不是曾经最大的军事贵族。

    还是男爵的烈锤大公带着两个侍从,扛着一柄铁锤,从王都一路西行,收拢沿途的残兵,以强大的实力和令人折服的统帅能力将那些马背上的掠夺者赶出了王国。

    立下了这几乎救国的战功,男爵的地位理所当然的大步上升。可是或许是早有协议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新贵将进入王国权利中心,甚至直接成为王国元帅的时候,国王却只是给了他一个开垦和防守的任务。而他开垦的土地,就是现在的烈锤领。

    “开拓了半个王国的男人。”看着烈锤堡墙壁上刻画着烈锤大公事迹的铁质壁画,咒鸦这样说道。如果他之前从各方听到的内容没有问题,那么不管烈锤大公本人在王国的各个阶层有着多么离谱的谣言,但是这个人确实让苍狮王国的国土生生增加了一个公爵领的大小。而且这些土地,还是从游牧民族手里抢来的。

    “奇怪,这座城堡里没有仆人的吗?”已经确认了主塔顶部没有烈锤大公的房间,咒鸦循着走廊,逐渐走向这座城堡的内部。但是令咒术师感到困惑的是,虽然他已经向下走了相当多的空间,可是到目前为止咒鸦都没有碰到任何一个在这座城堡里工作的仆人。

    这当然是不合理的事情,一般来说这种体积的城堡,日常的清扫和维护工作必然要用到大量的人力。这点就连灰塔也不能避免,只不过灰塔中的管家阿福因为种族天赋,本身就可以化身成许多个体并独立工作,而不够的地方也可以驱使其它奥术生物来补足,所以才不需要雇佣其它仆从。但是像阿福那样的管家可不会出现在城镇的求职所里,难道那些仆人都去吃饭了?

    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不靠谱的猜测,像这种大型城堡的进餐时间都是相对固定的,仆从们的生活作息没有突发事件不可能被打乱。像这种深夜时分,即使没有来打扫的仆从,可是巡夜的点灯人总还是会有的才对。

    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咒鸦觉得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闲逛上,他的眼中开始闪动起魔力的闪光,用这种方法,他可以无视墙壁,直接找到生活在城堡中的人。但是当咒鸦开始使用魔力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在他的视野中看到的,依然是空无一人的走廊。

    “什么情况?”咒术师疑惑的环视着周围的环境,他发现不论是从哪个角度看去,这座城堡的内部和他用肉眼观察时都没有任何区别。

    感到困扰的咒鸦赶忙走到最近的窗户朝窗外的熔铁城看去,在他的视野中,没有大片的房屋和零星的火光,只有无数闪动着生命气息的个体。这让咒术师在确认自己的魔法没有问题的同时变的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而他困扰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

    “嘎吱,嘎吱”随着走廊的转角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和链条转动的声音,咒鸦知道他的魔法还是成功的引起了这座城堡里的人的注意。只不过,从那映在墙上的影子来看,这个来迎接他的东西可不怎么友好。

    “所以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王国公爵的城堡里,会有钢铁假人?”看着从拐角用僵硬的姿势走出来的东西,咒鸦歪着头满脸的不可置信。

    出现在咒术师面前的东西大概有两米高,比起城堡里将近三米的走廊,它的体型倒还不是太夸张。可是除了身高之外,这个用钢铁拼接而成的人形造物的其他部分更加让人恐惧,尤其是这个假人装着圆形锯齿刀片的左手和它腹腔位置的两排带倒刺的圆形铁筒。虽然目前看来那些铁筒还没有开始旋转,不过咒鸦相信只要有东西被塞进那个地方,那么等待它的也就只有被绞碎的命运了。

    随着假人完全的转过拐角,它那镶嵌着两颗蓝色矿石的眼睛准确的瞄准到了咒鸦身上。同时它身上的刀片和铁筒,也都快速的旋转起来,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金属摩擦声。

    “看起来没有和我交流的打算呢。”咒术师说着开始有意识的朝后退去,在走廊这种狭小的地方和钢铁假人这样的对手硬碰硬,跟自杀也没什么区别。况且,他并不想贸然开战。

    对于咒鸦来说,这种没有自主意志的傀儡假人应该是最难缠的对手了。诅咒的力量足以让所有的生物畏惧,但是本来就没有生命的钢铁和岩石……你要怎样才能去诅咒它们呢?当然,咒鸦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在面对这种类型的对手时所碰到的短板,可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想要面面俱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咒鸦的示弱并不会影响钢铁铸成的假人,这具沉重的傀儡依然坚定的朝着闯入城堡的入侵者走去。它左手上的刀片无意中划过走廊旁的黄金灯台,将整个灯台的上半部分瞬间就切成了粉末。

    在假人的威胁下,很快咒鸦就被迫退回了他一开始的位置。眼看着背后已经无路可走,如果咒术师不想跳窗逃命的话,战斗似乎已经变的无可避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