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钢铁与火焰(上)
    夜晚的烈锤堡,大部分的仆人和烈锤大公的随从都已经入睡了。在他们不知道的主塔顶部,一场激战正在发生着。交战的双方,正是深夜造访此处的咒术师,和看守城堡的钢铁假人。

    被逼无奈的咒鸦还是选择了动手,身为施法者的骄傲让他不能容忍就这么被一具傀儡撵出城堡。可是愤怒归愤怒,钢铁假人不受到诅咒影响的特性却是不能被轻易化解的。不过既然这具傀儡已经制造了如此巨大的声响,咒鸦也就没有必要继续保持安静的状态。

    从灰袍中掏出一张泛黄的羊皮卷轴,这是咒鸦和某些存在之间缔结的契约。而现在,正是让那些家伙履行它们承诺的时候了。

    “希望烈锤大公对于自己地毯被烧掉这种事不会太在意。”解开卷轴上的皮绳,咒鸦低声说道。随着咒术师展开手中的卷轴,红色的魔法光辉从羊皮纸上的文字里迸发出来,映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诡异。

    “嘶嘶嘶”

    随着一阵羊毛地毯被烧焦的特有气味,三个圆形的传送门伴随着刺鼻的硫磺气味和一阵阵热浪出现在了走廊的地面上。这些突然出现在咒术师和假人之间的东西很明显让钢铁傀儡陷入了迷茫,一时之间,这个假人并不清楚是不是应该无视地上的高热反应,继续朝着锁定好的目标前进。

    但是它并没有迷茫多久,从传送门里伸出来的布满鳞片和伤痕的大手就让它确定,今晚要清理的目标又增加了一些。这些伴随着硫磺味道出现的新客人,显然不是来进行友好的拜访的。

    “吼啊!”

    很多人都好奇过,恶魔到底是什么样子。根据民间的记载,这些生活在深渊中的可怖存在有着山羊一样的角和黑色蹄子,它们的每一次呼吸都会突出浓烈的硫磺物质并且在空中燃烧。但是作为灰塔的法师,咒鸦知道,恶魔这东西,却并不是可以用一两副画像来描述的存在。

    以眼前的这些家伙来举例,正在从传送门中爬出来的恶魔就各有着完全不同的外貌。

    最中间的那个家伙有着昆虫一样的口器,身体上则覆盖着一块一块像是甲壳一样的硬质皮肤,它有着四条手臂,其中两条的前端是锋利的骨刺,而剩下的两条的手掌也只有三根粗壮的手指。它的腿部则长着带有齿狀边缘的骨刺。它是如此巨大,光是一个人就几乎占满了整条走廊。

    和中间大家伙不同,从两边的另外两个传送门里钻出来的恶魔就要小上许多,这两个小家伙一个像是长满了肉质触手的刺猬,另外一个则看起来活像是一只有着狮子般健壮四肢的兔子。而这些恶魔的头上,都没有长着公羊角。

    “运气不错,看起来都是挺能打的家伙。”默默退到走廊最深处的咒鸦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说道。

    他脚下的地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魔法阵,这个法阵的三个顶点分别代表了恶魔召唤中的,召唤,控制和遣返。召唤恶魔之所以被视为及其危险的行为,就是因为这个法阵如果受到一点点破坏,都有可能让召唤者从深渊中招来的帮手瞬间变成不受控制的猛兽。

    因此,一般在和智慧生物的战斗中,咒鸦是绝对不会使用召唤恶魔这种极有可能造成负面效果的魔法的。不过眼前的对手可不知道要破坏咒术师脚下的法阵。对付钢铁假人这样无脑的敌人,召唤恶魔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受制于召唤者的恶魔,虽然极不情愿,可是还是在低吼声中对上了前方的敌人。当虫型恶魔用带着骨刺的手臂和假人的圆锯碰撞时,一阵令人牙酸的撕裂声随之响起。深渊恶魔坚固的骨头足以媲美世界上大部分金属的硬度,可是在假人的锯齿面前,似乎还是有些不足。

    “嘎啊!”

    恶魔也是可以感觉到疼的,虽然深渊之外的东西很少可以让它们发出惨叫。但是看着自己的一只手臂被金属锯齿以飞快的速度绞成碎块,不论恶魔对疼痛有多么强的耐性,这痛苦也依然难忘。不过好在就在失去了自己一条手臂的同时,这只恶魔的另外三条手臂却成功的接近了傀儡。

    被断臂之痛刺激到了的恶魔以可怕的蛮力,两只带有三根手指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了假人的左臂,它似乎是想要直接把这根带有圆锯的手臂从假人身上扯下来。而仅剩的那只带有骨刺的手臂,也朝着假人的头部重重的刺了下去。

    “咚”如同钝器敲击铁板发出的声音,恶魔的骨刺刺到钢铁傀儡的头部却并不能将其贯穿,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极浅的划痕。

    见到这样的情景,即使是咒鸦都吃了一惊。以他的观察,这个虫型恶魔刚才的那次穿刺已经足以贯穿一些小城市的城门了,可是竟然不能让这具钢铁傀儡受到伤害?这假人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

    就在大型恶魔和假人缠斗的时候,剩下两只体型较小的恶魔也没有闲着,它们凭着自己体型上的优势,从空隙里发动了攻击,而它们攻击的部位,则是对手的腿部。

    如同刺猬一样的恶魔伸出自己背上的触手,试图捆住傀儡的左腿。而另外一只长着和兔子一样巨大耳朵的恶魔则利用自己的尖牙利齿对假人的阿基里斯腱进行着猛烈地攻击。可是它们的攻击注定无功而返,毕竟由金属灌铸的身体可不存在肌肉。

    “轰隆!”

    金属假人抬起自己被触手捆着的左腿,狠狠的照着兔型的恶魔踩了下去。不过好在这只恶魔的攻击虽然不足以破坏傀儡的身体,但是它灵敏的反应却成功避开了傀儡的践踏。

    “吼!”在傀儡的精力被脚下的两个恶魔吸引的时候,虫型恶魔也没有闲着,它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将假人的左臂撕扯下来,而它的骨刺也像暴雨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击打在假人的身体上。在这只恶魔的拉扯下,金属傀儡的整个左半身都不受控制的被举了起来,饶是这沉重的身体,在恶魔的力量面前也仍显得太轻了。

    看到自己召唤来的恶魔已经压制了假人的行动,咒鸦露出了笑容。在他看来,这种笨重的钢铁傀儡一旦失去了行动能力,也不过就是一个耐打点的铁罐头。可是咒术师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傀儡的身上开始出现一条条红色的纹路,战局又再次出现了转机。

    “嗡”随着链条和齿轮快速转动的声音,原本陷入被动的假人好像凭空得到了更强的力量,它一把就把被虫型恶魔拉扯的左臂收了回来,这股强大的力量让虫型恶魔不由自主的朝着假人接近了几步。而假人的右手已经握成了名副其实的铁拳,朝着恶魔的头部,狠狠的回击过去。这一拳,竟是将恶魔的脑袋整个轰飞了!

    咒鸦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见的事情。恶魔的身体可以说是所有血肉生命中的顶点,哪怕是猎龙用的巨弩,也不足以射穿恶魔的身体。但就是这样强健的**,居然都扛不住一拳……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

    被打飞的恶魔头颅狠狠的砸在咒鸦身后的墙壁上,那颗酷似昆虫的脑袋已经被巨大的力量挤压成了一团模糊不清的肉酱并开始燃烧。失去了头颅的恶魔躯体从脖颈处也开始流出大量的暗红色流质,这些流质一接触到空气就开始冒出白烟,很快就变成了带有硫磺气味的火苗。

    可是有趣的是,哪怕失去了头部,那只恶魔却依然没有放开假人的左臂。这就是恶魔最令人厌恶的特点之一,它们就像是蟑螂一样,整个身体不存在如同人类一样的要害,想要彻底的杀死恶魔,除非你能把它们烧成灰烬,否则哪怕只剩下一只手臂,它们也不会放开自己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