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钢铁与火焰(下)
    失去了头部的恶魔毫无战术可言,虽然当它的脑袋还在脖子上的时候它也没有展现出智慧。不过这个情况在失去了头颅后就显得更加明显。恶魔的躯体已经完全放弃了和假人保持距离,它现在只想通过自己庞大的体重和**力量来将对手碾碎。

    这显然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因为当虫型恶魔不顾一切的朝着傀儡猛冲过去时,原本在假人的脚下制造混乱的兔型恶魔刚好为了躲避猛踩下来的攻击而选择了跃至空中。

    “噗哧”没有任何的挣扎,这只小型恶魔就在两个大块头的挤压下瞬间变成了一滩不堪入目的污迹,然后和之前虫型恶魔的脑袋一样很快就变成了跳动着的火苗。

    但是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其实就算虫型恶魔的头没有掉,以恶魔凶残的本性,它估计也会对误杀了同伴这件事毫不在意。而在用包裹着鳞甲的肚子给了钢铁假人一次猛烈的碰撞后,恶魔凭着本能用带有手指的双手分别抓住了傀儡的两个手腕。

    这可能是这具假人的制造者都不曾想到的问题,没人会认为这个金属制成的巨人有一天会在力量上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所以当已经全速运转的傀儡仍不能摆脱恶魔的压制的时候,战斗的局势就开始朝着恶魔们倾斜。

    长满触手的刺猬型恶魔从触手的顶端伸出猎食用的骨刺,虽然这些东西不能刺穿假人的外壳,却可以伸进那些关节间的接口,造成结构上的破坏。这样做显然比它之前试图控制傀儡的行动要明智的多,随着一阵从接口处喷溅而出的火花,傀儡的左腿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无助的金属假人疯狂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从恶魔的压制中摆脱出来,可是这努力却注定是徒劳。虫型恶魔如果还有脑袋的话,此时一定会发出残忍的笑声,可是即使没有了发声器官,这个恶魔带有骨刺的那条手臂也肆意的抽打着敌人的身体,在金属板上留下一个个凹痕。

    然而或许是失去了眼睛的原因吧,恶魔的手臂无意中扫过了傀儡腹部的圆筒。那两排飞速旋转的圆筒瞬间就将碰到它们的东西吸了进去,接着喷出大量的血浆。一眨眼的时间,整条手臂就有一多半消失无踪,并且那张钢铁巨口还在快速的将手臂剩下的部分送进沾满血液的嘴里。

    “呜!”

    即使失去了嘴巴,可是脖子里还是发出沉闷的声音。手臂受到如此重创,哪怕是深渊中的恶魔也会产生动摇。而就在它抓着对手的双手稍一放松的刹那,钢铁假人的手臂就摆脱了恶魔的控制。带着锋利刀片的傀儡左臂从上到下,带着劈金裂石的气势,猛地朝着恶魔尚在淌血的颈部断口砸了下去!

    随着一阵金属撕裂皮革的声音,假人的这一击让恶魔从脖颈到胸膛裂开了一个二十厘米深的可怕伤口。巨量的恶魔血液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全部溅到了假人的身上,随之燃起的火焰让沐浴其中的钢铁傀儡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中走来的魔神!

    “嘎嘎!”见到带着自己穿过传送门的大型恶魔受到如此重创,刺猬型的恶魔几乎瞬间就决定逃跑。对于恶魔来说,这样的契约还犯不上拼上性命,毕竟它可不像虫型恶魔那样可以依仗着庞大的身躯再生,傀儡腹部的绞肉机足以让它彻底消失。

    可是恶魔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假人可不像正常的生物那样会等待自己的攻击是否奏效后在思考下一步行动。当傀儡的左臂袭向虫型恶魔的同时,它的右手已经悄然伸到了这只让自己左腿瘫痪的小型恶魔身边。当刺猬型恶魔准备转头跑回尚在地上的传送门逃回深渊的时候,钢铁铸成的牢笼已经将它笼罩其中。

    没有怜悯也不需要犹豫,假人将自己右手中抓着的邪恶生物直接送到了腹部的铁筒之中,这让刚刚平息下来的绞肉机又一次喷出浓烈的血浆。这些血浆被喷射到走廊的墙壁和地面上,使得火势随之扩散,不过好在除了铺在地面上的地毯之外,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易燃的东西。

    “哇哦,真是令人赞叹的造物。”一直站在远处的咒鸦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被钢铁假人一个接一个的杀死,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冷静。甚至可以看出他对这具傀儡表现出了浓烈的兴趣。

    “相比较而言,你们可真让我失望。”咒术师说着,随手一挥,他脚下的法阵开始散发出如同恶魔血液一般的颜色,可是这个颜色很快就变的深邃,法阵的样子也开始转变。原本开在地上的三扇传送门瞬间就消失无踪,这意味着咒鸦已经不打算继续和恶魔的契约了。

    不过虽然不能靠恶魔本身来击败假人,深渊恶魔的身体依然是不可多得的施法材料。已经遭受重创的虫型恶魔显然是察觉到了咒术师的意图,它无视眼前的敌人,奋力的转过身体,伸出仅剩的那两条手臂朝着咒鸦,想要阻止他的行为。

    “已经太迟了,蠢货。”咒术师轻蔑的说道,脚下的法阵迅速溶解,化为暗褐色的能量锁链腾空而起猛地攀附到了恶魔的躯体上,“既然你没有本事完成契约,那我用你的灵魂和躯体来补偿损失,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说完这根本不会有回答的问题,咒鸦默默收紧了张开的双手,那些缠绕着恶魔的魔力锁链也随着这个动作飞快的融进了恶魔的身体里。很快,整个恶魔的表皮颜色就从红色变成了和锁链颜色相同的暗褐色。

    轻轻打了一个响指,暗褐色的恶魔身躯朝着钢铁傀儡猛地爆炸开来,只不过原本的血肉和骨骼却已经转化成了某些可以的粘稠液体。这些液体溅落到假人的身上,发出一阵阵浓酸腐蚀金属的声音。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暗褐色液体覆盖到金属傀儡的身上,傀儡的行动变的越来越缓慢,它身上的能量管道颜色也越来越暗。

    终于,当金属假人的双眼也变成了死灰一样的色彩时,整具傀儡彻底的停了下来。而那具恶魔的残骸也已经被消耗殆尽。

    可是还不等咒鸦松一口气,更多沉重金属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从主塔的下方传了上来。听起来,好像这种金属假人不止一个,而咒鸦刚才的行为,无疑将它们全都唤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