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游城
    足以对抗恶魔的傀儡假人,其制作成本尚且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像是苍狮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应该会出现足以制造这种等级造物的工匠和技术。所以当咒鸦不得不靠献祭自己召唤来的恶魔才将第一个假人击败之后,他不觉得这座城堡里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玩意。

    可是当第二个外表完全相同的傀儡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并且在墙壁上映出更多等待登上这些台阶的巨大阴影之后,咒鸦知道自己恐怕大错特错了。同时咒术师也意识到,能够拥有如此众多的钢铁傀儡,这位烈锤大公手中的力量,恐怕也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不过这都不是现在要考虑的事情,无论烈锤大公究竟怎么得到或制作了这些假人,眼下咒鸦该考虑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离开这里。

    看着准备跨过失去行动能力的同伴朝自己靠近的第二具傀儡,咒鸦的嘴角露出兴奋的笑容,事情的发展终于让他觉得有趣起来了。

    “好吧,至少走之前给这位大公留下点纪念品。”咒术师说着,伸出手对着第二个傀儡。

    在魔法的闪光熄灭之后,可以看到这个傀儡的胸口上多了一个黑色的标志,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绕着高塔飞翔的乌鸦。这是咒鸦自己的徽记,作为灰塔的学徒,包括起司在内他们的标志里都有着一座高塔,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除了灰袍之外这个组织的第二个特征。

    “嗯,接下来,虽然我很想现在就认识认识这位有趣的大公。不过还是再等等吧。”咒鸦说着,一脚踏空从城堡的窗户中飞身而出,在下落前就已经开始的施法在空中释放完成,在一团黑雾包裹住半空中的施法者之后,不祥的乌鸦拍动着翅膀飞离了烈锤堡。

    ………………

    “迪普(咒鸦的化名)先生,您昨晚去哪了?我晚上的时候去敲您的房门却没有人回应。”

    第二天早上,琳和咒鸦坐在餐桌上享受着早饭的时候,她很好奇的问道。

    “或许是我睡的比较沉吧。”咒术师平淡的回应道,同时将视线放到琳的身上,“我错过什么了吗?”

    “不,我只是想邀请您出去散步而已。熔铁城的夜景一向不错。”注意到咒鸦的视线,琳的脸有些发红。她羞涩的低下头,回答道。同时也开始暗暗期盼自己今天的打扮可以让迪普先生注意到。

    咒鸦确实注意到了。不如说,琳的努力他早就注意到了。因为选择跟随咒术师的关系,这个女孩终于摆脱了从小以来的女仆身份,她身上也终于不是那繁复沉重的女仆装束。而且从咒鸦那里拿到了一笔很可观的经费用来打理两人的日常开销之后,琳也终于有机会尝试一些她从小时候就想要尝试的东西。

    一身淡黄色的连身长裙,配上带有褐色条纹和流苏装饰的短披肩,现在的琳给人的感觉温暖而恬静。再加上此时少女脸上的那抹红晕带来的生动感,只要是正常的男性相信会对她新生喜爱。咒鸦不是瞎子,他当然注意到了琳有多么的动人。而他也不像起司那样不通人情,他知道琳为什么这么精心的打扮。

    “那可真是我的损失,居然错过了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士的邀请。”咒鸦说着,脸上露出几分遗憾的神情。不过很快他就继续说道。

    “不知道我是否有机会弥补我的过错。琳小姐,您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弥补昨晚的遗憾,为我介绍一下这座城市吗?”

    琳的脸更红了。面前迪普的表情是如此的真挚,让这个本就倾心于他的少女心跳的更加剧烈。她根本注意不到,在太阳制造出的光影下,咒鸦阴影中的那半张脸上嘴角的不屑。

    “…我很乐意,迪普先生。只不过您明天就要去面见大公,今天不做准备可以吗?”

    “我想,没有什么准备比更好的了解这座在大公治理下的城市,更能让我去了解大公了。况且,我不知道在面见大公之后我还有没有这样的闲暇时间,我不想留下遗憾。”

    咒鸦的话让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走到窗边,用这种方法来掩饰自己的激动。可是哪怕极力的遮掩,琳的声音里还是有些颤抖。

    “那,那我们最好现在就出门,熔铁城还是很大的。”

    “好的,我去叫辆马车。我们马上出发。”咒鸦说着用餐巾擦了擦嘴。如果不是身上的这层灰袍,没有人会把这个有着良好教养和礼仪的人当成是施法者。毕竟在大部分的眼里,那些巫师都把时间花费在他们诡异的研究上了,法师给人的印象往往和怪胎以及行为诡异划等号。

    这一点上咒鸦和其它的灰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或许是因为可以看到自己死期的关系,相比起其它同行,咒术师并不排斥世俗的享受。但是作为施法者,他也不会主动的去追求这些东西。他今天之所以会提出和琳去参观熔铁城,也只是为了要看一看这座城市在瘟疫逐步接近的情况下变成了什么样子。

    要找到马车并不困难。或许是因为这栋房产的位置关系吧,虽然商人和平民已经陷入了瘟疫带来的恐慌,可是贵族区里的情况却和平时一样。很快,一架在附近的箱型马车就被招呼到了二人的身前。

    坐上有着精致内饰的马车,琳明显显得有些不自在,这还是这个女孩第一次坐这种贵族出行用的交通工具。往常即使乘坐马车,琳做的也是那种用来拖拉货物的棚车或者干脆就是一个被马拉着的木箱子。车上的软垫和马车两侧的玻璃窗都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我们先去哪里?”咒鸦柔声问道。

    “啊,对了。先去哪里…”咒术师的问题让琳从拘束中暂时脱离出来,她紧张的思考了一下,虽然脑中有很多地点的名字,可是真的到了要做决定的时候却又有些拿捏不准。最终,在拉车的马匹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琳做出了决定,“那个,迪普先生。我想先去我之前的孤儿院那边看一看,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我的女士。”

    随着车夫的口令,这架马车很快就朝着琳的孤儿院之前所在的位置行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