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杰森
    一踏上药剂师协会的二楼,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眼前一亮。而这并不是因为这一层有什么美丽的景致。只是因为相比较一层室内较为昏暗的照明,二层的光照确实让人有些不适应。大量的镜片被安装在这一层的顶部,这些镜片完美的反射着从中央天井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并用它来照亮了整个楼层。

    “这可真是有趣的设计。”杰克抬手挡在自己的眼睛上,看着屋顶上悬挂的一串巨大透镜说道。

    “确实。设计了这套装置的人是个人才。”起司也说道。他很清楚,并不是随便在房顶上挂上几面透镜就可以达到眼前的效果。想要用透镜间的折射和反射来制造出现在的景象,必须要经过极为精密的计算和复杂的设计,就算是让法师来建造这样一套系统,也要花上不少时间。

    “这些透镜……我好像知道是谁设计了这套照明系统。”珂兰蒂也仰头看着屋顶上的东西,皱起了眉头。

    “不用怀疑,这套系统确实是葛琳女士的作品。这是她当时送给当时的首席药剂师的礼物。”杰森突然说道,或许是因为有了躯体的缘故吧,这次他的声音并不像之前那样空洞。

    “我就说曾经在奶奶的笔记里见到过这种设计图。原来如此。”听到引路人证实了自己的记忆,女巫点了点头。虽然葛琳是她的祖母,可是实际上女巫之间的年龄跨度远比人类要漫长,当葛琳和爱米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珂兰蒂还没有出生。对于这套出自老女巫之手的装置,她只有这从笔记上看来的印象。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洛萨好奇的问杰森到,作为黑山伯爵,他很清楚这座被整个苍狮引以为傲的照明系统应该已经存在了很长的时间了。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当时修建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也曾经帮过忙。”卫兵队长耸了耸肩,说道。而如果他所言不虚,那么这个神秘的家伙已经至少在王都待了将近二十年之久。

    “你帮过忙的意思是……你已经看守这地方二十年了?”杰克疑惑的问道,他并没有见过阴影状态的杰森,所以虽然狼行者本能的觉的这个卫兵队长不大对劲,可是也不知道那里奇怪。

    “不,那个时候我只是借了当时一个学者的身体。跟现在一样。”杰森说道,同时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似乎是在记忆里寻找着当时的情况。

    不过比起关于这套设备建造者的事情,起司却从引路人的话中察觉到了一个极为敏感的信息。

    “你已经存在了至少二十年了吗?”法师的眼睛看着卫兵队长,好像在看某种珍稀的动物。

    对此,杰森只是笑了一下。

    “是啊,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年了。连制造了我的女巫都已经逝去。而我这团没有形躯的阴影却还是游荡着。”

    “好吧,至少现在我懂了你为什么会同意帮我们。”起司点了点头,既然杰森是葛琳制造出来的产物,那么他的行为就有了解释。

    事实上,法师之前是不信任杰森的,巫师之影的特质决定了杰森根本不会受到瘟疫的影响,不如说,越多的人死于这场瘟疫,他反而会获得更多的利益。起司之所以让杰森参加这次行动,未尝没有监视他的意思在里面。【】

    “你,是奶奶造出来的?”珂兰蒂看着对方,疑惑的说。如果说这些镜片她还在葛琳的笔记里看到过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祖母曾经制造了一团巫师之影的事情,她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的。葛琳女士制造了我,她赐予了我思考的能力。所以我会一直效忠于您的家族。只不过后来葛琳女士命令我单独行动,作为她的耳目来收集情报,因此您才会不知道我的存在。”杰森说道,从他脸上的表情来判断,他说的应该是实话。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们还是先干正事要紧。”洛萨注意到周围维护药草的学徒们开始注意到自己一行人的存在,说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同意黑山伯爵的话,他们穿过这一层靠各种器皿精心培育的草药,来到了天井边的楼梯。而三层作为药剂师协会重要人员的办公场所,自然也不会像前两层那样无人把守。

    “这里禁止通行。”两个带着面具的卫兵拦住了一行人,他们手中交叉的斧矛拦住了通往三层的通道。

    “黑山伯爵和起司学士预约了和格雷男爵的会面,这几位是他们的随从。请放行。”杰森漠然的说道,这些把守着三层的士兵并不是他的手下。

    听到杰森的话,两个卫兵相互看了看,然后居然就真的将斧枪抬了起来,让开了通往三层的阶梯。

    “伯爵和学士可以上去。但是其他人不行。”两个卫兵中的一个对珂兰蒂和杰克说道。

    起司和洛萨对视了一眼,前者微微点了点头。在法师看来,这不算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没有必要因此在这里打草惊蛇,况且对于女巫和狼行者来说,一旦他们接到法师的信号,这两个卫兵也可以瞬间解决。到时候他们再冲上三层和起司他们汇合不迟。

    “那好吧。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们。”黑山伯爵对身后的两人说道,带头走上了楼梯。

    在法师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之后,杰森带着杰克和珂兰蒂走到了天井旁边。可以看到从四层招进来的阳光在天井中通过反射均匀的散播到了几个楼层里。而天井的下方,也就是一层的屋顶上则插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刺。

    “这些尖刺是拿来干什么的?”狼行者好奇的问道。

    “用来防盗。这套照明系统的价值甚至还在这栋楼里的草药之上,这些尖刺是用来让那些居心不良者小心一点的警告。”杰森说道,可能是刚刚回忆起了之前协助建造这些透镜的事情,他回答的很快。

    “切,这玩意真的能防盗?”杰克对这所谓的防盗设施表示十分不屑。

    “对于您这样强大的狼行者来说,这些当然只是小儿科。不过对于血肉之躯的生物来说,它们还是很有威力的。”卫兵队长说道。

    “喂喂,你说话别这么大声!让他们听见了怎么办!”杰克听到对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赶紧伸出手想要捂住杰森的嘴。三个人离那两个守门的卫兵距离并不远,再说也有很多照顾草药的学徒在附近走动着,这让他十分担心这些话会被其他人听到。

    “不用担心,他们早就知道了。”杰森用空洞的声音说道。他的双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失去了焦距。

    “你说什……唔……”狼行者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可是还不等他说完,一阵突如其来的绞痛就让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只有纯粹的银,才能杀死真正的狼行者。”卫兵队长继续说道,同时将手中插入杰克腹部的银质短刀狠狠的旋转了一下。温热的鲜血随着扩大的伤口喷溅而出。而受到如此重创,杰克的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狼化。

    “杰克,你怎么了?”因为视角的关系,珂兰蒂并没有看到插入狼人腹部的利刃,她只是奇怪为什么杰克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女巫刚才专注于去研究那些透镜,并没有听到杰森的话。

    “珂兰蒂小姐,其实您的奶奶有话要我转告您。”杰森不再去管因疼痛而跪倒在地的杰克,面无表情的走向珂兰蒂。而他的这个动作,也让女巫注意到了他身上属于狼人的血。

    “你……”珂兰蒂想要说什么,但是无奈她太过于相信同伴了,这让她和杰森间的距离过于靠近了。

    不等女巫的嘴完全张开,卫兵队长的大手已经像是一块黑布般盖住了她的视野。杰森用右手覆盖在珂兰蒂的脸上,将女巫整个人从地面上抓了起来。

    “抱歉,可能是我记错了,她或许没有给您留下留言。”用左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杰森做出了一个困惑的动作。然后他右手一挥,将珂兰蒂整个人一下子扔到了天井里。

    “不过您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有什么话您可以直接去和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