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撕破脸皮
    “你的手在流血。”洛萨注意到了起司戴着戒指的手指滴落下来的血滴,说道。

    “无妨。”对于同伴的关心,法师却显得十分无所谓,他看着三层安静的走廊对黑山伯爵说道,“比起那个,如果药剂师协会的这些药剂师都死了的话,你们的国王会不会很生气?”

    起司的话让洛萨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别说这么可怕的话。这些药剂师可都是王国的宝贝,你要是在这里大开杀戒,恐怕我都保不住你。”

    “是吗。那还真是挺麻烦的。”法师说着,继续和洛萨沿着走廊向深处走去。

    奇怪的是,这个有着王国宝贵药剂大师们的楼层,除了二楼有两个守门的卫兵之外,起司他们居然在三层没有看见任何的保护者。

    药剂师协会的三楼并没有多大,沿着中央天井的回廊边分布着各个在协会中有着卓越贡献的药剂师的独立房间。这些房间的门上虽然没有挂着名牌,可是起司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从一开始,法师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天井对面的某一间房间上。

    “这间应该就是那位格雷男爵的房间了。”法师小声对黑山伯爵说道。他用下巴指了指房门的位置,示意对方去敲门。显然起司并没有打算一开始就和这个假男爵撕破脸皮。

    洛萨点了点头,敲响了房门。而同时,在他的身后,起司则探出头看了一眼天井的下方。虽然因为悬挂在天井中的透镜的关系,大量的光线阻碍了法师的视野,可是起司却似乎还是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

    “请进。”

    洛萨咽了一口口水,推开了房门。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办公室的两侧是两排书架,从书脊上的文字来判断,上面摆放着的是各种和草药以及制作药剂相关的文献。而在书架的中间,则是一张由三块桌子构成的包围式的工作台,从起司他们的视角看过去,工作台的左手边是大量被栽种在花盆中的植物,而右边则是数量繁多的坩埚之类的器具。

    至于工作台的主人,他正在将一株植物的叶片小心的放入一瓶白色的药剂中。而随着那片叶子在药剂里迅速溶解,药剂的颜色也很快变成了叶片之前的绿色。

    “是黑山伯爵和起司学士对吗?请原谅我工作太忙没有办法亲自去迎接两位。你们知道的,最近的瘟疫闹得太厉害了。”格雷男爵是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他的体型较为消瘦,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仍然停留在眼前的药剂上,并没有去看起司二人。

    “喂,这是怎么回事?”洛萨听到对方的话愣了一下,他们要来拜访格雷男爵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接近这个冒牌货所打的幌子而已。这意味着伯爵绝对没有真的给这个家伙传达会面的请求,因为这很有可能会引来假男爵的防备。可是现在,对方对突然到来的二人却似乎毫不惊讶。这怎么能不然洛萨感到诧异呢。

    “正是我们,格雷…或者说披着格雷男爵样貌的先生。”用手拍了拍伯爵的肩膀示意他没什么好惊慌的。起司早就知道了这场会面不会如自己所设计的那样完美。虽然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策反了杰森,不过法师在踏上二层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引路人的异样。只不过,他并不甘心让自己的计划付之东流,所以才假装什么都没意识到的走到了这里。

    “呵呵,这可和您之前的所作所为不同啊,起司先生。明明已经忍耐着到了这里,为什么不再试着装装糊涂从我这里多套取点东西呢?”格雷男爵的嘴里发出令人不快的笑声。他这次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药剂,抬头看向了法师。

    起司也笑了,随着法师的笑容,他身上的白色学者长袍迅速变成了灰色,露出原本的样子。魔力涌动带起的狂风吹的长袍猎猎作响,起司的眼睛里也开始释放出白色的光芒。

    “那自然是因为,我发现你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这么做。你只是一个喽啰罢了,传播瘟疫的人不是你,制造瘟疫之种的人也不是你,你只是,留在这里的替死鬼。”

    “是吗?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格雷男爵似乎被法师的话激怒了,他整个人从工作台后的椅子里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洛萨才发现这位男爵站起来之后的身高居然比自己还要高很多。

    “凡是有草药学基础的人都不会将风语草的叶片直接扔到药剂里,叶片的溶解过程虽然看起来很帅。可是其中的成分却也会因为和叶片表皮相反应而被降解。你的举动已经充分暴露了你的无知,所以就请别再浪费我的时间了。”法师平静的说道。

    “真是尖牙利齿啊,灰袍。希望你在被我把肠子扯出来的时候还能是这幅嘴脸。”男爵的脸渐渐变长,他的面目随着他的话而逐渐破损,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膨胀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某种东西即将从这具太过狭窄的身体里破壳而出。似乎是嫌脸上的人皮太过碍事吧,从男爵身体里出现的怪物一把将整张人脸从自己的脸上撕了下来。

    “嗯,你们这些丑恶的东西就没点别的追求了吗?整天不是开膛破肚就是把头拧下来,实在是缺乏创意。”起司歪了歪头,“而且,谁说我要和你打?”

    “轰隆!”随着巨大的声响,建筑被砸穿的声音从房间外响起。而要想将这座石质的建筑砸出这样的响动,可见房间外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极为激烈的战斗。

    “洛萨,这家伙交给你了。我去帮杰克对付那个叛徒。”法师说着,毫不在乎的转身走向房间外面。只留下一脸茫然的黑山伯爵,洛萨现在是完全搞不清状况,关于屋外的响动,可起司口中的叛徒,他都没有丝毫的头绪。

    而从男爵身体里钻出来的怪物也没有放起司走的打算,带着倒刺的舌头如同弩箭一样从怪物的口中飞射出来,朝着法师的后心打了过去。

    不过这一击注定无功而返,洛萨虽然脑子没有转过来,但是他的身体却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在那条舌头离起司还有五步的距离时,伯爵的佩剑已经挡在了二者之间。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里昂和希瑟都那么讨厌和巫师组队了。你之后可得把前因后果都好好和我说清楚!”双手握剑防止武器被怪物的舌头抓走的洛萨对身后的法师大声说道。

    “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和你讲讲。”随便的摆了摆手,起司打开了房间的门,“最后一点提示,和你打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死,得多砍几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