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愚蠢的坚持
    虽然起司说的十分随意,但是洛萨可不觉得自己的对手是可以被“多砍几刀”就能杀死的对象。

    人类的形体已经完全的从这个曾经假扮成格雷男爵的家伙身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没有皮肤的蛇一般的形体。这个怪物的脸还勉强保持着人类的样子,可是那张脸上的五官已经被极度拉伸过了,能看出来的只有它眼睛里充斥着想要杀死面前渺小人类的渴望。

    “诸神在上!我宁可去再跟那种巨型鼠人打一架,也不愿意跟这玩意共处一室。”黑山伯爵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而这并不是因为恐惧,只是因为只有这种距离才能让他看见这个怪物的全貌!

    如蛇一般的怪形足有酒桶粗细,原本宽敞的办公室在它硕大的身躯面前变的十分狭小。随着这个怪物将头探出办公桌,它的尾巴,至少洛萨认为那是尾巴,一条被黄色筋膜包裹着的粗壮肉质触手,狠狠的打在了右侧的书架上。原本由厚实的木材精心加工成的书架受到这猛烈的一击顷刻间支离破碎,原本放在书架上的书本和木屑一起溅的到处都是。

    “可怜的凡人,你应该庆幸可以在死前见到我的样子。要知道,我可不是那些在变异后产生的小老鼠可以比拟的。我,是比你口中的神邸更高位的存在。”蛇形的怪物用低沉的声音对洛萨说道。它的声音像是来自幽邃的洞窟,而且还带着一股阴冷的恶风。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伯爵将手中的长剑横在自己的胸前,这柄佩剑秉持着黑山伯爵的一贯风格,从剑柄到剑脊都闪动着金黄的颜色,只有剑刃处才是锋利的钢铁,“虽然我经常把诸神挂在嘴边,可是我可从来没觉得他们有多高大。”

    “是吗,不过我确实在你的心里找不到信仰,我只看到了愤怒和悲伤。嗯,你还是很在意自己父母的死,对吗?”怪物将自己的脸更加靠近洛萨,但是距离仍然在伯爵的攻击范围之外。

    “毕竟目睹双亲死在自己面前可不是什么有趣的经历。”洛萨小心的计算着自己和敌人间的距离,口中应付到。

    “可我怎么听说,你是因为恰巧不在才躲过了刺杀的?”从格雷男爵身体里钻出来的怪物似乎并不着急和洛萨交手,它饶有兴致的将头伸到洛萨的右手边,在半空中对他说道。

    “怎么?你这样的怪物也喜欢听八卦?”黑山伯爵不屑的笑了一下,双眼紧盯着对手的头部。

    “不…可怜的洛萨,我可不是怪物。”假格雷将自己的头部转到洛萨的左边,“我说过了,我,是比神邸更伟大的存在。向我倾诉你的一切,我可以给你带来救赎。”

    对于怪物的话,伯爵的回应十分简单,他做出刺击的架势,手中长剑带着金光朝着对手的头部砍去。

    “我猜格雷死之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伯爵的长剑毫无疑问的刺在了空处,而因为这次草率的攻击,洛萨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庞大的身躯围了起来。

    “无知又蒙昧的小家伙,你以为那个灰袍为什么要把你留给我?他才不关心你的死活,他只是知道没办法从我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留下你来送死,就像其他巫师一样,他们都是这样的家伙。自私,自大,目光短浅还死不承认。”用自己的身体形成了一道无法被攻破的血肉围栏,怪物在洛萨的头顶说道。

    “但是我看到的起司可不是这样。他从远方而来,为了这个陌生王国里陌生的人们而战。他,比你可靠的多。”知道防御已是徒劳,黑山伯爵索性抬起剑尖,指向怪物的脸,用这挑衅一般的动作回答着对方的话。

    “我很好奇,洛萨,是什么支撑你说出这些话的。信任吗?勇气吗?还是你那可悲的作为贵族的荣誉感?是什么让你无视现实而沉溺在自己臆想出来的世界里,用你幼稚可笑的眼光去理解这个世界。”怪物的声音里有着某种奇特的韵律,随着黑山伯爵和它对话的时间增加,洛萨也不自觉的受到了这种影响。

    在伯爵的眼前,开始出现往事的回忆,这些回忆很淡,就像是出现在现实画面上的虚影。可是只要洛萨愿意,他可以看清这些记忆的每一个细节,从父母的死,孤独的童年,到独身接管领地,带领部队为王国征战,以及在浊流镇见到法师。在这些回忆中,洛萨看到了更多当时被自己忽略的东西,周围人在私下里谈论他时鄙夷的话语,贵族们利用他获得利益的嘴脸,甚至还有起司离开房间后的冷笑。

    “是你给我看这些的?”洛萨直视着怪物的双眼,问道。

    “当然不是,那些是你自己的记忆,我可不像那些魔鬼,有翻看人灵魂的习惯。我只是,让你看到了那些你忽略了的东西。你看的骑士小说太多了,而世界,比那些小说残酷的多。”怪物扭动着它的头部,对伯爵说道。

    “你知道在我的部队里,我的士兵们会怎么评价你说的话?”洛萨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们会说,这是我听过最响的屁!”

    说罢,黑山伯爵纵身一跃,一脚蹬在面前怪物的身躯上。包裹着粘膜的躯体虽然踩起来有些粘稠,不过洛萨还是凭借着这个踏板反向跳到了怪物身上的另一处。接着,他纵身而起,手中长剑自上而下,直刺敌人的咽喉!

    可惜,怪物的反应远比伯爵快得多,在洛萨刺出这一剑之前,怪物的尾巴已经等在了半空。这条刚刚摧毁了一整排书架的肉质触手毫不犹豫的把倒霉的伯爵一下子打到了房间最深处的角落里。这一击是如此的沉重,就算洛萨身上的黄金重甲保护能力超群,可是伯爵的嘴角依然流出了鲜血,显然是被冲击伤到了内脏。

    “唔……”洛萨捂着肋下被打到的地方,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怪物,他的左手在刚才的冲击中被折断了,那只手上的剑也已经飞远。

    “冥顽不灵的蠢货。你到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真是可笑至极。而就算如此,你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不是吗?真是愚蠢的坚持。”怪物又一次将头部探到洛萨身边,只不过由于伯爵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这只怪物肆无忌惮的将脸伸到了极为靠近洛萨的地方。洛萨甚至能闻到那怪物嘴里的异味。

    阳光,从屋顶的透镜里照到办公桌后面的玻璃墙上,再被反射回来照亮了整个房间。这些光线打在洛萨的身上,映出金黄的光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