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浴血搏杀
    “傲慢,短视,刚愎自用。你看看你,如此可悲的凡人,你还在坚持什么呢?”蛇形怪物丑陋的头部在洛萨的耳边用极其讽刺的语气说道。

    对于怪物的嘲讽,黑山伯爵的嘴角露出了冷笑。虽然这笑容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可是那绝对不是一个败者会做出的表情。

    “我在坚持什么?我看是你在等什么吧。为什么你明明有着远超我的力量却不去追赶起司?为什么你明明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却依旧在这废话?我可不相信你只是想要体验欺凌弱小的快感。你,其实杀不了我吧?”

    洛萨的质问让怪物脸上的戏谑消失了。这只怪物第一次用认真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凡人。它歪着脑袋,两只狭长的黄色眼睛里露出惊讶的神色。

    没错,这只冒充格雷男爵的怪形并不是想要玩弄洛萨,而是它确实杀不了他。这种被称为吞魂怪的怪物是恶魔和魔鬼结合后诞下的怪诞产物之一,它可以在杀死猎物后变成对方的外貌并窃取受害者全部的记忆和能力,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但是如此可怕的天赋必然也有着代价,而这代价就是它不能直接杀死猎物。

    吞魂怪只能杀死失去求生**的人,这是来自魔鬼血统的奇特桔梗。而这也是起司之所以放心让洛萨去和吞魂怪单独战斗的原因,因为法师知道,在这位爵爷的心里,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坚定信仰。凭着这股信仰,即使洛萨不能杀死吞魂怪,可是也绝不会死在对方手里。

    虽然最大的弱点被看破,可是吞魂怪似乎并不是很担心这场战斗再出现变数。毕竟洛萨现在已经几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就算伯爵的意志再坚韧,怪物还是有自信可以让洛萨失去继续与自己对抗的意志的。

    “凡人,你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但是这也只能让你多受些苦罢了。”吞魂怪低声说道。同时收紧了包围着洛萨的庞大身躯。像蟒蛇一样将黑山伯爵紧紧的缠绕起来。

    “我吞噬过无数灵魂,你也不会例外。最终,你会求我终结你可悲的生命。”

    “哈哈,被说破弱点就恼羞成怒了吧?你不过就是一条没有皮的蛇而已。”洛萨的身体虽然被对方捆住,可是他却显得并不害怕,既然知道吞魂怪不能杀死自己,那么这只怪物不论做什么对于伯爵来说也只是一些皮肉之苦罢了。

    但是洛萨很快意识到自己错了。吞魂怪没有皮肤,取而代之的是包裹着**的黄色粘膜组织,这些粘膜显然有着极强的腐蚀性,当怪物把洛萨捆起来的时候,伯爵的黄金重甲就开始发出“嘶嘶”的声音。洛萨的铠甲自然不可能真是黄金做的,可是不论打造了这套重甲的到底是什么金属,它都挡不住怪物的腐蚀。

    “是啊,我是没有你们这些小肉人一样的表皮。可是我很想知道,在你也失去了这层外表之后,能不能还像现在这么淡定。”吞魂怪的嘴里发出阴险的笑声,它十分享受将猎物的外皮融化时猎物那极度惊恐又无力而为的表情。

    “就算……就算你融掉了我的皮肤,我也比你耐看多了!”洛萨从牙齿里挤出来这句话,吞魂怪不仅在融化着他的护甲,来自纯粹**力量上的挤压也让伯爵身体的每一根骨骼都在发出绝望的呻吟。

    “又来了。你们这些人类总是用着自己的审美观来衡量世界,好像这世界上不合你们眼的就都是丑陋的,与你们理想相似的就都是美丽的。”吞魂怪说着,加大了勒紧洛萨的力度。

    “呵,当然了。难道我还要承认你这样的怪物长的漂亮吗?”洛萨的牙龈因为大力的咬合而渗出鲜血,但是伯爵本人还是坚持着说出了这句话。

    “无意义的狡辩。”随着身躯的再次收紧,吞魂怪的粘膜已经快要将伯爵的护甲烧穿。或者说,在膝盖和手肘这样护甲比较薄弱的地方,那种好像被泡进开水的痛感已经开始侵扰洛萨的神经。

    “啊啊啊!”身体传来的剧痛让洛萨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这些粘膜对人体的腐蚀效果远不如它腐蚀铠甲时有效率,但是这缓慢的侵蚀却可以制造出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来折磨猎物。

    “哈哈哈哈,对,对!就是这样!惨叫吧!哭嚎吧!很快你的脑子里除了疼痛之外就什么也不会剩下了!来求我啊,求我痛快的杀了你!”听到黑山伯爵的惨叫,吞魂怪显得异常的兴奋。事实上,在所有被它吞噬的生物当中,洛萨算是最坚强的那一批人。而折磨这种人,让他们的精神彻底屈服,带来的快感远比吞噬本身大的多。

    “痴,心,妄,想…”洛萨一字一顿的说道。他身上的重甲已经尽数被融化,此时的伯爵感觉自己就好像正在滚烫的热油里泡澡。而就在这个时候,洛萨原本捂着左肋的手突然摸到了什么东西,那正是他之前来不及还给网虫的匕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把匕首没有被溶解,但是现在的伯爵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噗!”利刃刺进**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格外明显。而与其说洛萨用匕首捅了吞魂怪一刀,其实伯爵只是调整了一下匕首的角度,蛇形怪物收紧的肌肉就迫不及待的将这把利刃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不!这是什么!”如蟒蛇般的身体急速松开,网虫的匕首对吞魂怪造成的伤害远比看起来严重的多。

    根据后来法师的说法,这是因为驯蛛人的武器上通常都会涂上自己蜘蛛的毒液,而吞魂怪在粘膜保护下的**组织除了拥有强大的力量之外实际上十分脆弱。只不过有那层粘膜保护才显得强大,一旦保护身体的粘膜被刺穿,这只怪物对疼痛的耐受度其实十分低下。

    “这是什么?这是要你命的东西!”虽然身体已经几乎无法站立,可是洛萨知道这是战胜这怪物的唯一机会。黑山伯爵死死的攥着手中的匕首,将它从吞魂怪的身体里拔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从伤口里喷溅出大量具有腐蚀性的血液。不过此时的洛萨早就不在乎这点疼痛了。

    巨大的痛苦带来的就是近乎疯狂的报复心,不等对方从突如其来的伤害中恢复过来,黑山伯爵已经拿着匕首扑了上去。洛萨完全无法想象自己是怎么在这种全身骨骼近乎断裂的情况下刺出这么多刀的。他只是机械性的对怪物的**重复着刺入,拔出,再刺入的动作,而当蛇形的怪物终于停止了痛苦的尖叫和癫狂的扭动时,那巨大的身体上早已遍布着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哈,哈……”洛萨将匕首顺着怪物头部的眼窝扎进去之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暴行。原本就因为征战而遍布着伤痕的身体此时因为受到吞魂怪血液腐蚀的关系更加破烂不堪,可是伯爵本人却对此毫不在乎。他的左手仍然握着匕首的手柄,似乎如果这个怪物还没死透,他就会继续刺下去。

    原本整洁的办公室,因为这一场恶战变得破碎不堪。在这一片狼藉中有着两具形体,摊在地上没有了呼吸的蛇形怪兽,和站在死去怪物尸体上的一个满是伤痕,浑身浴血的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