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王都之变
    苍狮王都,女巫之家

    这是一间作为作战指挥部的房间,除了房间中央的王都沙盘之外,这个房间当中甚至都没有一把椅子。【】不过在这个房间里待命的人似乎也对此并不在乎。

    “灰袍他们应该已经进入药剂师协会了。”食尸鬼族长说道。作为王都土生土长的食尸鬼族群,爱德华家族有着所有黑暗住民中最灵通的耳目,不提那些有能力掩藏自己外貌的食尸鬼精锐,单单凭着多年以来经营的各种产业,这些食尸鬼们也足以监视这座城市中的一切。

    “这可比他计划的时间要迟了不少。”希尔依然带着那张乌鸦面具,她今天没有穿着医师的衣服,反而穿着一身与职业极为不相称的黑色紧身装束。而她的一头长发也被束成了一条辫子随意的搭在肩膀上。至于摄魂怪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起司。法师对于今天的情况有着很多后备计划,现在看来这些计划的制定并不是杞人忧天。

    “需要俺派人去看看吗?”倒挂在房间横梁上的巨大蝙蝠张开了他的翅膀,从里面露出一个男人疲惫的脸。这个人正是蝠人的领袖。他手下的蝠人们,作为众多黑暗住民中唯一拥有飞行能力的存在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应急小队。至于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嘛,蝙蝠毕竟还是夜行动物,和吸血鬼不同,这些长着蝠翼的类人生物在习性上更接近动物。

    “不必了,还没到时候。而且我相信法师可以解决他的麻烦。”爱米亚穿着一身红色的礼服,看着面前沙盘上药剂师协会的位置,“比起这个,希尔小姐,我托你做的事情你完成了吗?”

    医师朝着女巫略微点了一下头。

    “您的意志已经得到了执行,尊敬的女士。对您和起司先生的杰作我佩服的难以言表。”

    “没什么,做出那东西大部分是灰袍法师的功劳,我只是在旁边帮了点小忙。”爱米亚笑了一下,她当然知道希尔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在她和起司成功的研制出那东西的时候,她心里的情感也不会比摄魂怪医生淡定多少。而听到希尔说已经完成了任务,那么以摄魂怪们的性格必然不会撒谎。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独眼和罗兰先后走了进来,顺便说一句,这个时候的闪电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趴在魔法师肩上。

    “我们回来了。”独眼摘下脸上的面具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喜欢在爱米亚面前戴着这个面具。【】

    “情况如何?”女巫对二人说道,正是她在早些时候将二人派了出去。

    “情况和你说的差不多。”独眼走到沙盘边,伸手指了指上面几栋被红色旗帜标志的房子,“虽然我们只去了这几个地方,不过那里都发现了你所说的尸体,诸神在上,那可真恶心。”

    “从祭坛的设置和在场找到的尸体来看,能够确定是血肉之主的信徒。”罗兰的脸色也不太好,任谁看到那如同炼狱一样的情景想来都不会太舒服。如果不是在场的人中他是唯有的几个有能力判别邪神祭司所属教派的人的话,他是说什么都不会主动去接近那些疯子的。

    “没有找到活口吗?”女巫向罗兰询问道。

    老人摇了摇头,他头上的大帽子让这个动作格外醒目。

    “没有,能找到的都是些残骸,看起来和召唤仪式失败的景象很像。不过我也没有深入了解过他们的信仰,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还有幸存者。”

    “不会有幸存者的。所有参与召唤的人已经都死了。他们失败了。”一直靠在角落里的雨突然开口说道。这个男人自从来了之后就保持着一个姿势站在同一个地方,这是他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按理来说,一个吟游诗人的话通常当不得真,不过此时雨的话却显得非常有说服力。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人在听到他的话之后都隐隐的认同了他的结论,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好吧,不管如何,这总归是好事。只是苦了那些巡城的士兵,他们明天晚上一定会做恶梦的。”爱德华族长说。

    “那是国王应该头疼的事情,和我们无关。”爱米亚挥了挥手说道,“说到国王,怨灵有什么发现吗?”

    “抱歉女士,还没有得到它们的消息。”食尸鬼族长欠了欠身,说道。

    “我还是觉得把怨灵送到国王城堡里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在那些家伙得到我们想要的情报前,它们就会把整座城堡的人都搞疯掉。”希尔说道。

    “想要潜入城堡,怨灵是最佳的选择。再说我们也分不出其他人手去解决这件事了。在起司回来前,王都不能有失。”女巫皱了皱眉头,她看着沙盘上象征着各个黑暗种族的棋子,这些棋子被分散在王都的各个地区,用来保证能够及时赶到城市的任何一处。这是为了防止法师的行动触动了对方的底线让他们狗急跳墙。

    “要俺说俺们是不是太紧张了。到目前为止,那些家伙除了散播了瘟疫之外,并没有真的露过面。对于这些散播瘟疫者的目击记录也只有灰袍巫师在铁堡看到的情景。也许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强大。何况,最近也一直没有听到瘟疫继续扩散的消息。”蝠人首领闷声闷气的说道。

    爱德华族长正要开口告诫蝠人他太过于乐观,可是食尸鬼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定格了一样。不仅仅是他,靠在角落里的雨也在这个时候猛地睁开了眼睛。

    同一时间,在王都的城墙上,驻守在瞭望台上的士兵百无聊赖的看着王都远处的森林。这本是他看了多年的风景,可是今天,他觉得那片森林似乎比平时大了一些,这让他不禁揉了揉眼睛。而之后他再次看过去的时候,这个士兵惊讶的发现,森林确实扩大了,但是扩大了的部分并不是绿色,而是灰色……那是,鼠人毛皮的颜色。大量的鼠人从王都北面的森林中冲出来,好像潮水一般。

    “敌袭!”随着瞭望台上士兵的叫喊,嘹亮的号角声,响彻了整个城市。原本安详的苍狮王都,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